• 第56章 北境第一强者

    更新时间:2018-08-09 11:40:29本章字数:2888字

    众人行走良久之后,突然一座壮丽的巨大山峰,出现在眼帘。

    这座山峰,要比真阳宫的山峰雄伟高大的多,漫山苍松翠柏,郁郁葱葱,飞瀑流泉,宏伟高大的宫殿一排排耸立在山腰。

    山巅之上,更是有着一座波涛滚滚的碧池,碧池旁,构建了一座巧夺天工的巨大宫殿,高高耸立在云霄之中,让人称奇惊叹。

    “日月宫!”

    三个大字,笔走龙蛇的刻画在宫殿那巨大牌匾之上,字体苍劲有力,散发出淡淡光泽,震慑人心。

    这便是整个日月剑宫的核心所在,日月宫。

    “好大的手笔!”莫宇看到这日月宫,神色之间,尽是惊叹:“相比这日月宫,六合门简直就是一个破山门,用天壤云泥来形容其间的差别,也不为过。”

    六合门,在北境之中,也算是七大宗门之一,在万千宗门和武道世家中,也算是名列前茅,但除了天城和其余两大巨无霸宗门,谁又能和日月剑宫相比?

    众人沿着真阳宫通向日月宫的山路上,一路向前。

    莫宇和宁馨两人,则是一路啧啧称奇,走马观花般的看着周围景色,犹如是置身在了仙境一般。

    直至走到日月宫的大门前,一位守门的弟子,立刻就躬身行礼道:“见过安宫主,见过少剑主,掌教至尊此刻正在日月殿中等候,还请宫主和少剑主前往觐见。”

    沐真和安纪昀还不觉得有什么,那莫宇和宁馨两人却是感到无比惊诧:“少剑主,我们才刚刚进宗门,也没有什么人前去通传,即便是有,也不会比我们更快,掌教至尊又是怎么知道安宫主回来了?”

    “圣位强者可以念通百里,真气散播出去,能够感知周围一切的高手气息,这日月宫也不过方圆百里,我们一进宫门,自然就被掌教察觉到。”安纪昀道。

    “什么?”

    莫宇听的神色骤变,他怎么也没想到,圣位强者传说中的念通百里,居然是真的。

    他知道圣位强者很强,但是怎么也没想到,会强大到如此地步。

    然而沐真却是习以为常,他本身就是梦秋思的真传弟子,对于圣位强者的神奇,早就司空见惯。

    安纪昀随后让那守门的弟子,带着宁馨和莫宇两人去登记名字,安排住处,而她和沐真两人则前往日月殿面见梦秋思。

    日月殿。

    伫立在日月宫正中央,高达数百丈,让人看一眼,有一种仰望天宫的感觉。

    在这日月殿的旁边,有一座天月池,是整个日月剑宫中最神秘的一处禁地。

    天月池方圆数十里,池的东边有着一处茅屋,正是天月池守池老者所居住的地方。

    那守池老者,在沐真来到日月剑宫时,就已经在这里,也不知道在这里待了多少年,也没有人知道这老者的年龄和身份。

    沐真曾经问过安纪昀,安纪昀也曾对沐真说过,在她刚刚记事起的时候,这守池老者便在天月池了。

    所以,沐真推测,整个日月剑宫,知道这守池老者身份的人,恐怕就只有他的师尊梦秋思一人。

    “守池前辈。”沐真路过天月池茅屋时,躬身行了一礼,随后才继续千行。

    沐真每一次路过天月池,都会这么做,一是觉得这老者极其神秘,二是因为此人毕竟是比师尊都还要古老的宗门前辈,出于敬重。

    不过,沐真每一次的行礼打招呼,都根本得不到这守池老者的丝毫回应。

    这一次也是一样,那老者坐在自己茅屋门前的石凳上,闭着眼睛,似乎是在闭目养神,一动不动。

    看到这个情形,沐真也见怪不怪,毕竟这老者每一次都是这样。

    越过天月池,他和安纪昀就来到了日月殿的门口,那殿门前的弟子,一看到是沐真和安纪昀两人前来,立刻放行。

    两人行进大殿之中,顿时在那殿堂深处的一个巨大宝座上,就看到了一个女子。

    这个女子身材高挑,皮肤白皙如玉,身穿一件白色长裙,长裙上刺绣了一幅红色的烈日图案,红白相间,给人一种刚柔并济的气质味道。

    这女子就静静的坐着,气息悠长,目光深邃如海,又仿佛是一潭古井,星辰明月,都尽在其中。

    这个女子,正是日月剑宫的掌教至尊,梦秋思。

    金榜第一的强者。

    稳稳压在统治北境万千宗门那天城之主的女子。

    沐真恭恭敬敬的行礼,喊了声“师尊”。

    如果说,全天下,唯一能够让他感到深不可测,需要仰望的人,莫过于眼前的这位女子。

    即便是金榜第二的天城之主,也没能给沐真这种感觉。

    那安纪昀也微微点头,问候一声,随后在梦秋思下方的一排宝座上落座。

    “师姐,我们在路上遭遇了截杀。”

    刚一落座,安纪昀就有些愤愤的道。

    梦秋思微微颔首:“这一点我也有算到,前日我用真气催动‘日月推演术’,感应到你们似乎有危险,不过极其朦胧,也不能确定其位置,就只能在宫中等候。”

    “日月推演术?就是那门历任掌教都没能修炼成功的推演秘术?师姐,你居然将这门功法修炼成功了?”

    安纪昀有些惊讶,因为他很清楚,圣位强者虽然可以念通百里?但绝不可能感知到万里之外的事情。

    那已经是近乎与仙人的手段了。

    当然,如果修炼一些推演神算秘典,倒是可以推演天机,探查到天地玄奥之秘。

    但推演之术,极难修炼,可以说在整个北境,没有任何一人会推演秘术。

    然而,如今梦秋思居然可以感知到她们在万里之外有危险,这实在太过震撼人心,太过不可思议。

    沐真也同样觉得不可思议,不过他早就知道自己师尊这一次闭关,必然会大有所获,虽然不清楚师尊将日月推演术修炼到达了何等程度,但哪怕只是摸到了边儿,也依然是个奇迹。

    随后安纪昀将这一路的惊险遭遇,都讲述出来。

    梦秋思静静的听着,只是点点头,虽然没有说话,但那目光之中绽放出来的狠历精芒,就已经让沐真知道,这洪均和大荒尊者,必然要被诛杀。

    而后,安纪昀也将沐真在潜龙榜中得到第一的事情,以及泰元门主方煜消失的真相,都一一讲出。

    这些事情,梦秋思并没有太过在意,只需要知道是什么人谋害了方煜,就已经足够,诛杀真凶只是早晚的事情。

    “真儿,如今你最担心的,应该是你之前的师父方煜被困在灵域世界中的哪一个位面吧?”梦秋思对沐真道:“晚一些时日,我会亲自出手,施展‘日月回光术’,彻底查出方煜的下落。”

    沐真问询大喜,慌忙道谢:“谢师尊。”

    梦秋思却是笑着摆了摆手,这个时候,那安纪昀去突然间想到了什么,神色间有些不悦道:“师姐,我有件事想要请问一下,真儿这一次征讨大罗教,为什么要让袁昊空去辅助?为什么不让我去帮助真儿,你应该知道那袁昊空,狡猾似狐,奸诈如鬼,让他去坐镇,是不是有些不太……”

    “不!”梦秋思直接打断她道:“那袁昊空毕竟和你我同出一脉,而且如今实力大涨,早就今非昔比,日后突破圣位,也是指日可待的事情,让他坐镇,有何不妥?”

    安纪昀咬咬牙道:“师姐,你应该很清楚,他虽然和我们同出一脉,但和我们的关系并不融洽,而且对真儿也大有成见,加上他真阳宫的首席弟子烈尘没能选拨上少剑主,必然更是怀恨在心,这一次若是借机报复,害死了真儿,岂不是得不偿失?”

    “这不可能。”梦秋思摇摇头:“袁昊空此人虽然桀骜不驯,但还不至于做出这样的事情,而且这件事情是我安排的,他岂敢违背?最关键的是,他对日月剑宫还算是忠心耿耿,你就不必担心了。”

    安纪昀听到梦秋思这番话,只能是沉默。

    梦秋思接着道:“这一次,之所以让袁昊空坐镇,也有我的良苦用心,纪昀你应该明白,沐真早晚要继任日月剑宫掌教大位,作为一门之主,就要有博大的胸怀,驭人的手段,那袁昊空并不是大奸大恶之辈,只要好好磨合,日后必然能够成为沐真的左膀右臂。”

    顿时,沐真就有些羞愧。

    就连安纪昀,这个时候也有些自惭形秽,她怎么也没想到,梦秋思的心思,居然如此深远,远不像自己想的那么偏执幼稚。

    同一时刻,她也就明白,自己的师姐,之所以是北境第一强者,绝对仅仅是真气修为那么简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