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4章 再遇守池人

    更新时间:2018-08-09 11:40:30本章字数:2276字

    而日月台下,沐真和安纪昀抬头看了看,也同样觉得无奈,只能是沉默。

    沐真和安纪昀两人,十分清楚,这一次虽然没有闹出人命,但这一次的仇恨,也彻底结下了。

    如果说之前都只是意气之争,那么今天就是真正的种下了仇恨种子。

    烈尘想要杀死沐真,这个事情,两人都心知肚明。

    就连之前那暴怒之下的袁昊空,也险些就杀死沐真,而安纪昀同样也对那烈尘动了杀机,这些事情,整个日月剑宫的弟子,都很清楚,但没有人会怪她。

    毕竟,安纪昀是事出有因,而袁昊空,则是以大欺小,倚强凌弱。

    沐真感叹一声道:“师姑,这一次的事情,并非我所愿,只是没想到这烈尘如此不死不休,哎……”

    “不用说了,即便我不偏袒与你,这件事情的责任,也无需你承担。”安纪昀道:“这日月台周围的观战台中,成千上百的弟子长老,他们都是这一次事件的见证人,根本不需要你说什么,公理自在人心,即便是你师尊查问,我也会对她将事情的经过说清楚。走吧,明日你还需要去日月坛开启灵台,进入方煜所在的那个位面,回去恢复一下消耗的本源,调整好状态进入灵域。”

    话音一落,安纪昀就带着沐真从日月台的石阶上,走了下来。

    除了日月宫一脉支持沐真的弟子爆发出声声呐喊之外,其余八大宫的弟子和长老,则是忧心忡忡。

    尤其是一些长老,他们完全能够感受到,之前日月台上的凶险,两大半步圣位的强者,杀机乍现,几乎是要血溅五步,不死不休。

    一个是日月宫主,一个是真阳宫主。

    两大日月剑宫的大人物,居然结下了如此血海深仇,这绝不是日月剑宫的幸事。

    这一次日月台的事情,如同是一团铺天盖地的乌云,笼罩了整个日月剑宫的上空,凭空使得气氛变的压抑起来。

    回到真阳宫之后,烈尘已经彻底被击溃,无论是身体上,还是心志上,都彻底被击败,脸上也不再有之前的锐气。

    他烈尘,始终敌不过沐真。

    无论是实力上,还是潜力上,甚至是心胸上,都相差甚远,这让他感到莫名的沮丧。

    这一路上。

    袁昊空自然也探查了他的气海,发现他气海所受的伤势,也的确不是沐真所为,而是透支本源催动那灵器铜钟的缘故。

    然而,不管罪魁祸首是沐真,还是烈尘自己,袁昊空对沐真的仇恨,都不会有一丝一毫的消减。

    而且,他更是发现,烈尘受到的伤势,至少需要调养三五个月,这期间不能够再修炼,再烈尘这个修炼真气的黄金岁月,停留三五个月恢复伤势,这几乎是致命的。

    不但如此,即便是调养好,烈尘的真气修为,也会大不如以前。

    “该死!”

    从袁昊空口中得知了这个消息,烈尘极为不甘心的怒吼一声。

    要知道,他本来是日月剑宫中极为耀眼的天才弟子,虽然在上一次的潜龙榜上,输给了天城之主的儿子宇文晟。

    但也仅仅只是略逊一筹,论资质,在整个北境,绝对是能够排到前十的少年天才。

    但如今呢?

    沐真自然不必多说,宇文晟似乎没有太大变化,但那飘渺书院的庄白羽,也同样是亘古罕见,几乎是不亚于沐真。

    难道说,他烈尘真的要被沐真等人的光芒所掩盖?

    注定只能够做一个小角色?

    “该死?这一次你没死就已经是不幸中的万幸!”袁昊空目光冷冷的训斥了一句:“尘儿,你如今最关键的,就是赶紧调养身体,将气海恢复,不要再去想什么少剑主,未来掌教的事情,这些事情,不是你该想的!知道么?”

    “可是……可是师尊,难道就这么算了?”烈尘依然有些不甘心道。

    “自古以来,成大事者,本就需要多加磨砺,这一次日月台的事情,对你而言,也许是一件好事,安心养伤,其它的不要在想了。”

    袁昊空语气淡淡,说完之后,他转身离开房间,留下那心中悔恨无比的烈尘。

    不过,那袁昊空又真的如此善罢甘休了?

    他回到自己的府邸之中,同样是心思百转。

    这一次日月台的事情,虽然双方都没有死于台上,但最后关头,他的确是对沐真下了杀手,而且是不顾一切。

    烈尘也同样偷袭沐真,暴露出了要置沐真与死地的杀机。

    当然,安纪昀也和他一样。

    这种不死不休的对立,虽然只有那么一刹那,但却足以成为袁昊空心中一个恐怖的梦魇,挥之不去。

    袁昊空根本不相信,安纪昀和沐真会真的释怀。

    虽然此时此刻,一切看起来都和往常一样,彼此之间仿佛风轻云淡,但日后呢?

    袁昊空如今年事已高,他是梦秋思和安纪昀的师兄,但修为却略逊安纪昀一筹,和梦秋思比,就更不用说。

    真气九重巅峰强者,如果不能够突破圣位,最多也就是一百八十载寿。

    一旦大限将至,他撒手人寰,真阳宫恐怕就会受到彻底的打压,烈尘的下场可能会更加悲惨。

    毕竟沐真是日后要掌管日月剑宫的人,一旦成为掌教至尊,又岂会对烈尘善罢甘休?

    他的这些思虑,也都在情理之中。

    但这些事情,他却不能够告诉烈尘,也不能告诉真阳宫如今跟随他的心腹手下,因为这些事情一旦说出去,就会引起轩然大波,甚至是会酿出大祸。

    前后思索了一番。

    袁昊空目光一闪,似乎下定了什么决心。

    ……

    而沐真和安纪昀这边,则把日月台的事情,通传给了梦秋思。

    梦秋思得知之后,一言不发,但心中已然明了。

    她唯一感到失落的,则是原本想要一手促成的和睦局面,最终还是要分崩离盘,也许冥冥之中,日月剑宫就该如此。

    然而,也就在沐真这一次拜会梦秋思的时候,发现了一件十分匪夷所思的事情。

    在他刚刚进入师尊梦秋思那座阁楼前的时候,居然发现那个一直守在天月池的守池老者,居然从阁楼之中,走了出来!

    “嗯?”

    沐真有些恍然。

    因为,自从他来到日月剑宫的那一日,他就从未见过那白发守池老者离开过天月池。

    这守池老者,甚至于都不怎么离开那茅屋方圆百丈的距离。

    然而,此时此刻,居然在梦秋思的阁楼前,看到了此人,这不由得让沐真感到极为惊讶。

    “守池前辈!”

    沐真心中震惊的同时,依然和往常一样,行了一礼道。

    然而,在你行礼之后,那守池老者居然点了点头,回应了沐真。

    顿时之间,沐真就感到有些目眩,因为这守池老者,这么多年以来,几乎从未回应过他的问候。

    这是第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