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3章 袁昊空败北

    更新时间:2018-08-09 11:40:30本章字数:3272字

    几乎所有人都呆住了。

    守池人?

    真气九重巅峰强者?

    那个在天月池旁木屋之中生活了近乎百年的白发老者,一个几十年都不曾开口说过话如同哑巴一般的人?

    日月剑宫的弟子,都觉得自己是不是看错了,一个个定睛看去,然而看仔细后,发现和袁昊空搏杀之人,的确就是那位守池老者。

    这简直是不可思议!

    所有人都觉得,此刻发生的事情,完全超出了他们的想象。

    被众人认出了身份之后,守池老者依然沉默,依然没有说话,他身躯之中的真气勃然而发,如同是一尊苏醒的巨龙,不断施展出一招招奇异的掌法拳法,试图将袁昊空击杀在当场。

    狂风暴雨一般的攻击。

    降落在了袁昊空的身上,他几乎每一次都运转了全身真气本源,才能够抗衡那守池老者的杀招。

    这让他感到极为的恼怒。

    要知道,这一次袁昊空可谓是计划周全,几乎把所有能够发生的事情,都全盘算到,但却没有料到,最后守池人会出现,而且还是一位隐藏极深的高手。

    此刻,在皓月宫山峰下人群聚集之地,烈尘依然还在横行无忌,霸道的镇压反叛者。

    然而,也就在他春风得意之际,突然听到那皓月大殿门前,似乎传来了极其强烈的真气轰鸣声。

    其中一股真气的气息,炙热无比,至刚至阳,不容分说,必然是自己的师父袁昊空。

    然而,还有一股真气波动,极其强大,但却神秘非常,和自己师父缠斗在一起,分庭抗礼,隐隐约约中,似乎还要稳压自己师父一头。

    这让烈尘感到极为的震撼。

    “怎么回事?”烈尘抬头望向皓月宫大殿的方向:“究竟发生了什么?这日月剑宫之中,除了梦秋思和安纪昀,难道还有人能够和师父抗衡?这怎么可能!散发出那股神秘真气波动的,又是何方神圣?”

    也就在烈尘思索的时候,皓月大殿方向突然传来一声惨呼,紧接着袁昊空的身影,就从皓月宫的山峰上跌落下来,直接坠落在半空之中。

    随后,一道身穿白衣的身影,从山峰之上追击而来,浑身散发着强大的真气波动,完全不可阻挡。

    这一幕让烈尘彻底傻眼了,就连真阳宫的真阳剑卫,也都全部呆滞在了原地。

    他们紧张无比的朝下观望,随后只见袁昊空催动真气,刚刚想要从空中稳住身形,但随后又被那守池人一掌拍落下去了近百丈。

    如若不是袁昊空本身的实力极其强横,肉身强大,换做一般的真气九重巅峰强者,早就被震为了一滩肉泥。

    “啊!……”

    皓月宫山峰之下,不断的传出袁昊空的惨叫,那些跟随袁昊空一起反叛的诸多高手,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被打下山谷,根本无法援助。

    毕竟。

    真气九重巅峰高手之间的搏杀,根本无法插手,除非是安纪昀那样的存在,才有可能救得下袁昊空。

    真阳宫的诸多高手,完全没有想到,眼看着就要大功告成,居然会出现了一位如此恐怖的高手。

    而且,此人正是整个日月剑宫都以为是一位废人的老者。

    这完全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之中。

    距离地面还有近乎三千多米的高度,但袁昊空接连被守池人的真气轰击下坠,根本没有稳住身形的时间。

    照这样下去,恐怕还不等自己降落到达地面,就已然被轰杀在山谷之中。

    自己这一方虽然也有不少高手支持,数百位真阳剑卫一旦联手,或许还有一丝可能阻拦守池人,使得自己喘息过来,但对方也同样有六大宫的精锐,必然不会使自己获得任何一丝一毫的援助。

    所以,思索之间,袁昊空几乎是瞬间就爆发所有的真气,整个人化为一道烈焰,气势徒然升腾到达巅峰,方圆数千米的虚空,都变的炙热无比,如同是一座熔炉。

    这使得正在追杀袁昊空的守池人,也不由得身形一滞,不再追击。

    因为,他感应到,那袁昊空似乎正在燃烧体内本源,这种情形,一旦追杀下去,势必两败俱伤。

    当然,燃烧本源之后,袁昊空的实力,也会大大衰减,跌落到普通真气九重巅峰高手的实力,那么一来,即便是六大宫主任何一人,也足以抗衡袁昊空,自然也不会对日月剑宫造成威胁。

    守池人自然也可以这么做,但风险极大。

    因为此刻的袁昊空,已经化为一团烈焰光芒,朝着真阳宫的方向激射而去。

    而袁昊空的一众心腹手下,也都知道大势已去,纷纷回到真阳宫之中列阵以待,甚至是开启了其中的一些剑阵,准备生死搏杀。

    毕竟,袁昊空一旦失败,那么他们的下场也只能是被赶尽杀绝。

    所以,如今虽然大势已去,但也不可能让他们放弃抵抗,继续跟随袁昊空,也许还会有一丝希望。

    当然,之所以守池人不去追击,这也和他的态度有着极大关系,他并不认为,自己一定需要援救日月剑宫。

    这一次他之所以出手,那是因为沐真被困在了位面通道或是位面世界之中。

    在守池人的眼中,即便是梦秋思的生死,也并没有什么,但对于沐真,倒还真有一丝不舍。

    毕竟这么多年,在整个日月剑宫,只有沐真一人对他尊敬有加。

    而且,他和沐真之间,还有着一些不为人知的关系,这一点即便是梦秋思也从不知晓。

    此刻袁昊空燃烧本源狼狈逃离,终于生还到了真阳宫的山峰上。

    看到这一幕,守池人也不在意,而是直接穿梭到达了真阳宫那列阵以待的真阳剑卫方向,对真阳剑卫进行诛杀!

    片刻之后。

    真阳宫上就传来一声声惨呼,是一个个真阳剑卫,倒在了守池人的真气轰杀之下。

    与此同时,整个日月剑宫也杀声震天,六大宫的所有剑卫,也都凝聚在了一起,由六大宫主带领,朝着真阳宫杀了上去。

    此刻,几乎所有山峰都在高呼,毕竟袁昊空被守池人击溃,这无疑是极为振奋人心的消息,已然和之前众人恐惧惶恐的情绪,截然不同。

    “叛贼袁昊空已被击溃!叛贼袁昊空已被击溃!所有跟随袁贼反叛之人,速速降服,否则格杀勿论!”

    六大宫主之中的一位女子,爆发出真气,化为一片音浪,传播出去。

    这女子正是皓月宫的宫主,实力修为在六大宫主之中,最为强横,也是六大宫这一次讨伐袁昊空的首领。

    形势,彻底扭转。

    甚至于,在真阳宫之上,居然也爆发出了喊杀之声,一些真阳宫的精锐,也渐渐倒戈,跟随讨伐声和身边的反叛者搏杀起来。

    然而,最为凄惨的,倒并非是袁昊空。

    而是烈尘等人。

    在之前,烈尘还带着诸多高手耀武扬威,一切尽在掌控之中。

    却没想到,转瞬之间,自己的师尊真阳宫主,都落荒而逃,根本无暇顾及他的死活。

    此刻,在烈尘等人的心中,顿时爆发出了强烈的恐惧。

    难道说,就这样失败了?

    要知道,凡是反叛者失败,那么最终的下场,必然是被诛杀,绝对没有任何活下来的可能。

    而且,此时此刻,九大山峰之上都在高喊:“斩杀一切反叛者!”

    那么反叛者,如今也就剩下为数不多的真阳剑卫,以及烈尘为首的一些真阳宫核心弟子。

    彻底的孤立无援。

    就在这时,烈尘身边的一些弟子,几乎是吓的脸色都煞白起来,面对来势汹汹的讨伐大军,完全不知所措,甚至放弃了抵抗。

    “咚!”

    也不知是谁,居然噗通一声跪了下去。

    随后,一个个都噗通跪下去,这些人看着汹涌而来的各大宫长老和弟子,彻底生不起一丝一毫的反抗之心,尽皆跪下降服。

    一瞬间。

    烈尘就感到了众叛亲离。

    这个时候,那之前斥责袁昊空的周颖儿,也长长舒了口气,她前一刻还带着一众师弟师妹东躲西藏,生怕被真阳剑卫找到诛杀,如今倒是完全了。

    不过她的心中也同样更加担忧起来。

    毕竟沐真和掌教至尊的传送灵阵被摧毁,此时此刻也不知道沐真有没有遇到危难,还有没有希望能够归来?

    据传闻,一旦传送灵阵被灭,那么就绝对没有一丝一毫回归的可能。

    不过,她还是对掌教至尊梦秋思抱有一线希望,在她心中,梦秋思是神一般的存在,也许她能够有什么手段能够回来呢?

    和她有着同样心情的,自然也有宁馨。

    宁馨对于梦秋思的担心,还不至于十分强烈,但沐真可以说是她的救命恩人,她的心中,极为忐忑,也不知道这一次沐真能否渡过劫难,回归宗门。

    至于莫宇,则和六大宫的精锐弟子,朝着烈尘等人,进行了血洗。

    他对这烈尘,可谓是恨之入骨,下手丝毫不留情,和几位六大宫的弟子一起联手,几乎几个回合之间,就将烈尘击溃在当场。

    烈尘被击溃的一瞬间,顿时就有不少弟子上去踩踏,甚至有一些忠心的弟子,几乎是想要将烈尘分尸在原地。

    看到这一幕,周颖儿则站出来道:“都住手!这烈尘狗贼虽然该杀,但还不是死的时候,留着他,说不定可以找到袁昊空的下落,毕竟只有他是袁贼的真传弟子,知道袁昊空的诸多秘密,如今袁昊空逃出宗门,不知去向,一旦想要对我们进行报复,那也极为可怕。”

    听到周颖儿这么说,顿时所有人都不再动手,不过确实骂声连连。

    “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守池人……守池人怎么会是一尊如此强大的高手,我不甘心!不甘心!”

    烈尘浑身血迹斑斑的躺在地上,心中爆发出一声声不甘的咆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