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7章 尔虞我诈

    更新时间:2018-08-09 11:40:32本章字数:3482字

    至于伏元,此刻也是极为烦闷,根本无法入睡。

    沐真给了他一巴掌,对他当众羞辱,虽然让他羞愤难当,但这口气也并非不能忍受。

    但这对于伏元来说,只是小事。

    按道理,沐真这一巴掌,等于是将之前所有的事情都一笔勾销,这也是沐真打那一巴掌的用意所在。

    这一点伏元很明白。

    当然,如果沐真什么都不做,也不对他惩戒羞辱的话,反而更会让他感到心中不安。

    然而,沐真的手段如此高明,这让伏元也同样感到不安。

    这个时候,伏元房间中,一位心腹剑卫轻声问道:“统领,您是否还在为那一耳光心中恼怒?这沐真也的确有些不讲情面,当众羞辱统领,有些过了。”

    说话之人,名叫魏峥,跟随伏元已经数十载,忠心耿耿,说话之间,语气也较为随意。

    “这一耳光,没有这么简单!你想一想,在当时的情形下,如果沐真不抽一耳光,什么也不做,直接就走,那么我们心中必然忐忑不安,心生恐惧。”伏元道:“当然,他也可以当众点出我们的罪行,然后拼个鱼死网破,我们虽然必死无疑,但也绝对能够让沐真等人伤亡惨重,届时三大指挥使死的死,残的残,对沐真而言,也不是好事。”

    伏元又道:“所以,他才会抽我一耳光,因为只有抽我一耳光,我们才会心中安分,其实这也是一种安抚的手段。”

    魏峥顿时点头道:“有道理,不过既然事已至此,这件事也应该一笔勾销了吧?”

    “一笔勾销?说的容易,要知道,从古至今,我还真没有见过几个人能够容忍部下对自己见死不救的!而且这沐真,如今只是一个半大少年,你认为他会放过我们?”

    伏元根本不认为沐真会真的这么罢休。

    “那统领是认为,沐真如今只是在稳住我们,等到和天城大军汇合之后,或是回到宗门,再算这笔账?”

    魏峥沉思道。

    伏元摇摇头,眉头紧皱,站起身来,在房间中来回走了片刻,流露出了极大的不安。

    最终,他目光一闪,似乎是下了什么抉择:“魏贤弟,如果我现在去投靠袁宫主,你又会如何选择?直接说就是,无论你是跟随我走,还是留下,我都不会强人所难。”

    魏峥听的心底一震,沉思了片刻,随后沉声道:“我魏某人在日月剑宫中,一直都颇受统领照顾,否则也不可能这么快提升到达罡气境巅峰,投靠袁宫主也是一件好事,这么一来,也就不用担心沐真有朝一日会秋后算账!这小子的资质太过妖孽,日后在宗门之中,只会势力越来越大,甚至会盖过现任掌教梦秋思,届时更加没有我等的容身之处!”

    “好!”伏元拍了拍魏峥肩膀,旋即又道:“既然你这么想,那么其他剑卫兄弟,应该也会这般考虑。你去把其他剑卫兄弟都喊来,我们现在就逃出去,这谷阳城距离大罗古城,已经不远,最多一天的路程,连夜出逃,是最佳时机!”

    的确。

    扶摇宫除却已经死去的两名女剑卫,还有二十五人,这二十五人,实力最弱的也有真气七重巅峰。

    其中真气八重的剑卫高手,也不在少数。

    这么一股力量,若是加入大罗教,必然会使大罗教壮大不少,同样也会让前去投奔的袁昊空,更有脸面。

    不出片刻,二十五人就被召集到达伏元的房间中。

    伏元将之前的想法一一说出来,让这些扶摇剑卫做出抉择。

    顿时之间,这二十五人便陷入了沉默中,心中极度挣扎压抑。

    这并非是一个简单的跟随和选择!

    这一次的选择,关系到他们背叛日月剑宫,投身到另一个势力之中。

    而且,这二十五人的处境,和伏元也不尽相同,他们毕竟都是剑卫,是小卒,即便沐真日后要报复,也绝不会对他们痛下杀手。

    他们当初之所以不援救沐真,也全都是听从伏元的命令,这一点大家心知肚明,即便是掌教至尊也不会将事情的责任,推到他们这些剑卫的身上。

    所以,没有非死不可的罪果,却必须要做出一个生死的抉择,这极为困难。

    最终,十五名跟随伏元数十年的剑卫站了出来:“我们愿意跟随伏统领!”

    随后,又有五人陆续站了出来,表示愿意跟随伏元。

    至于最后五人,伏元则和颜悦色道:“无论大家做出什么样的抉择,我伏元都不会强人所难,你们不必想太多。”

    伏元话音一落,顿时就有四人站出来道:“我们愿意跟随伏统领,同生共死!”

    只有最后一个人脸色极其难看,有些愧疚道:“统领……我心爱之人在日月剑宫中,所以,这一次属下恐怕不能跟随统领……”

    伏元当即点点头道:“不必为难,我不会强人所难。好,那咱们二十五人就马上准备,连夜出城。”

    说罢,那二十四名剑卫便立刻行动起来,准备回到各自房间收拾行礼。

    而那位最终没有反叛的扶摇剑卫,则极为难堪的转身,脸上流露出了一丝不舍。

    毕竟,他在扶摇宫中待了三五年,和不少剑卫兄弟都情同手足,如今突然间要天各一方,而且日后还将会是势不两立的敌人,心中不免伤感。

    然而,也就在他刚一转身之际,身后的伏元,突然剑抽出腰间长剑,劈出一道剑气,将这剑卫斩为两截!

    “噗噗!……”

    一道道鲜血,洒落整个房间,那惨死的剑卫,双眼睁大,仿佛不相信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一般。

    不过,他连惨叫声都来不及发出,就已经身首异处。

    而房间中的二十四人,也都一个个震撼的无以复加,有些心中甚至长长的舒了一口气,暗道自己是做出了跟随伏元的选择,否则也会和此人一般下场。

    伏元看着地上的尸体,冷冷道:“你们不要以为是我绝情,要知道,这一次事关重大,一旦风声泄露,那么我们一个也别想活!”

    二十四人只能是点点头,义无反顾的跟随伏元。

    事到如今,他们即便是选择反抗,也不会有好下场,跟着伏元,日后在大罗教,或许还能够搏得权位。

    伏元仿佛是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一般,收剑回鞘,随后便带着二十四人走出房间,找到各自的战马,趁着夜色,悄悄的离去。

    这谷阳城虽然也是座不小的城池,但其中的修士高手,却远远不及日月剑宫这一次的高手。

    即便是城主,也不过是一位真气八重的高手,又怎么可能抵挡的住伏元等人?

    然而,也就在这二十四人刚刚行进到街道上不出千米的路程后,其中两名剑卫突然剑策马转身,朝着原路狂奔!

    这两人,几乎没有经过任何商议,只是相互对视一眼,顿时便明白了彼此的意图。

    下一刻,两人异口同声的大喊:“伏元叛变!”

    “伏元叛变!”

    “伏元叛变!……”

    这一声声呐喊,在万籁俱寂的深夜中,顿时传出了极其遥远的地方,回荡在谷阳城上空。

    “什么?”

    伏元等人神色大变,一个个暴怒不已。

    然而,他们却已然没有时间去追杀这两名剑卫,否则必然会被沐真率领大军赶上来包围。

    伏元此人可以说心狠手辣,对待跟随自己多年的剑卫,可以说杀就杀。

    所以,这两人仅仅只是当时臣服伏元,在这四面开阔的街道上,找到机会,马上就逃窜。

    这么做虽然极其危险,但他们还是要放手一搏。

    毕竟伏元是一位真气九重高手,一旦追过去,他们两人必死无疑。

    不过他们认为,即便是跟着伏元进了大罗古城,也不会有什么好下场,生死一念之间,两人还是选择了返回日月剑宫。

    ……

    伏元转身看着那两个已经逃走的剑卫,不禁怒吼一声:“混账!这两个叛徒,居然半路反叛!”

    不过,即便他心中再怎么恼怒,也不可能转身去追。

    当务之急,是赶快冲出谷阳城。

    然而,此时此刻,剩下的二十二人,看到伏元不敢追击逃窜的人,顿时又有十多人调转马头,也朝着原路狂奔而去!

    顿时之间,整支队伍,便只剩下了不到十人!

    加上伏元,也不过区区九个人。

    “该死!”

    伏元看到这一幕,刹那间暴怒不已,浑身真气爆发,一掌拍出,直接朝着原路逃窜的众人轰杀而去。

    不过雪玉骢的速度太快,伏元的掌气,只波及到了其中两人。

    这两人顿时就被震的吐血,人仰马翻,横死在当场。

    看到伏元痛下杀手,剩下的八名剑卫,也不再敢有异样心思,只能跟随伏元朝着谷阳城门方向冲杀过去。

    之前那两人在深夜中高呼“伏元叛变!”,自然是惊动了整支大军,刹那间就有一大批高手纷纷冲到街道,骑上战马,开始追击伏元。

    不过,大家发现,在街道上指挥大军追击的,只有宋光熙一人,并没有看到沐真和杨石的身影。

    这个时候,云瑶也从房间中冲了出来,她第一时间就娇喝道:“宋指挥使,咱们速度追击伏元那反贼!少剑主此刻已经去了城门方向堵截,因为他早就料到此人会叛变!”

    “什么?”

    几乎所有人都心中一惊,他们没有想到,沐真居然能够预测到这伏元会反叛,这完全出乎了他们的意料。

    不过,这么以来,也就更加利于追杀伏元。

    宋光熙带着手下的日月剑卫,很快便狂奔出数千米,在路上,也遇到了叛离了伏元的扶摇剑卫,于是便合兵一处,使得这追杀的队伍实力,也变的更为强横。

    ……

    至于伏元九人,此刻已经在街道上狂奔出数十里,距离谷阳城的城门,也越来越近。

    也就在伏元将要冲杀到城门处时,那城墙上顿时显露出了五十多道身影。

    这些身影,是谷阳城的守城军,一个个也都有真气五重的实力,联合在一起,几乎是可以重创化气境高手。

    不过这些守城军,对于伏元而言,只不过是蝼蚁。

    伏元甚至都不出手去轰杀那些守城士卒,直接一马当先,朝着黑洞洞的大门冲去。

    “伏元!你反叛本门,可知道会有什么下场!”

    突然之间,一道声音,从大门处传来,随后一支队伍,也从大门之中缓缓走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