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章 怪物

    更新时间:2018-08-09 11:45:43本章字数:2635字

    突然看见那只手时,我吓了一跳。

    我想不管是谁,在看到这情形时,绝对也会惊恐的。

    暮色下,一只手陡然从草丛中伸了出来,并且还在晃动,这是何等地突兀,况且,这又是在几十座的坟地间。因此,当我看见那只手时,第一反应就是,直接朝后退了一步,一颗心也猛地一沉,心中闪出一个词来:僵尸!

    可是,那只手十分地纤细而白皙,不像是死人的手。

    再一细看,一颗头接而从草丛中冒了出来。

    谢天谢地,这颗头我很熟悉。是林子璇。

    林子璇不断朝我招手不断跟我打着哑谜。她在张口跟我说话,可是,我却根本听不到她在说什么。只隐隐听见两个字:“师兄……师兄……”

    疑惑间,一样黑色的东西映入眼帘。那黑物就在林子璇身后一两米处,开始我没有看到它,现在经风一吹,草尖摇晃,我终于见得它的一角。

    但因为这时我离那儿约有七八米,天又将黑,我根本看不清楚那是什么。但我知道,那绝对不会是好东西!

    会不会是开始林子璇看见从棺材里爬出来的怪物?

    我正要跑过去提醒林子璇要小心,林子璇突然瞪大了眼睛,伸手指着我,像是看到了十分可怕的东西。紧接着,林子璇径直朝我冲了过来,并且张口朝我大声喊道:“师兄,快跑!”

    片刻之间,林子璇冲到了我面前,抓起我的手撒腿便跑。我立即就明白了,林子璇刚才一定看到了我身后危险降临,所以才目露惊恐,并且叫我跑。

    我也抓紧了林子璇的手,不假思索与她朝前跑去。

    跑了约摸十来步,我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这一看,令我大惊失色,在我们身后五六米远外的地方,跟着一个全身烂泥的怪物。那怪物像是人,但衣衫褛烂,面目全非,步履蹒跚,跑起来摇摇晃晃,像极了电影里的丧尸。

    难道是僵尸?

    我毛发直竖,这时恨不得脚下生出一对翅膀飞起来。

    林子璇一定是早发现了那怪物,这时也吓得不轻,咬着嘴唇,紧抓着我的手惊惶失措地朝前跑。因为是在草丛里,迎面不时有草叶或树梢朝我们身上、脸上刮来,但我们已完全不顾得这一些,只想着逃离那怪物的视线里,离得越远越好。

    因为情况太突然,我们几乎是慌不择路,不知跑了多久,直到我们跑出了草丛,一头钻进一片黑暗的松树林里时,我们都跑不动了,不约而同停了下来。松开对方的手,各自扶在一棵松树上,气喘吁吁。

    我警惕地朝后望着,生怕那怪物追上来了。

    “应该……没……没跟来吧?”林子璇上气不接下气地问。

    我应道:“应该没有。”然后望着林子璇问:“那是什么东西?”

    林子璇的脸上再次呈现一片惊恐,“我也不知道,像是僵尸。”

    “僵尸?怎么可能?这世上有僵尸吗?”我更相信刚才那怪物就是《山狗1999》中那个变态的麻疯病人。

    林子璇颤抖着低声说:“我……也觉得奇怪,我是在一个被挖开的坟坑里发现它的。我开始看见它时,它躺在坟坑里。我以为是个死人,可它突然动了起来,并且发现了我。我吓得不敢做声。可它一直跟着我,我只得脱下外套挂在一棵小树上,终于引开了它,然后就悄悄地去找你。因为我担心会引来那怪物,所以不敢大声说话。当我看见它出现在你后面时,吓得我的心都快要跳出来了。”

    我听得心里一阵发麻,凉气从后脊骨直往上窜。

    当时那怪物就出现在我身后,若不是林子璇及时跑出来,只怕我现在凶多吉少。现在想来,依然一阵后怕。

    “你没看清楚那是什么东西吗?”我问。

    林子璇说:“没有。”

    “恐怕那坟地里不只一个怪物,当时我看见你时,在你身后也看到了一个黑色的东西。”

    林子璇说:“那黑色的东西是棺材。”

    “哦。”原来是一具棺材。恐怕就是我们先前看见裸露在地表的那具棺材吧。

    林子璇轻声问:“师兄,现在我们怎么办?”

    我朝四周看了看,这是一片松树林,每棵树茁壮挺拔,遮天蔽日,况且现在已是黄昏,因此,这片林子里显得更加黑暗,两三米外的事物就看不清楚了。而那怪物到底有没有跟来,目前尚难以知道。我们是不能再按着原路返回去了,只有从其它的路离开这里。

    当我把我的想法说出来后,林子璇又问:“那我们还要去找还魂草吗?”

    “这个……”我一时被问住了。

    现在这情况,谁还敢回去找?这一回去,不啻于送死。可是,我们若找不到还魂草,苗飞也只有死路一条。

    “我们去别的地方找吧。”我极艰难地说道。在说完这句话后,我心里升起一股内疚。别的地方,我们根本不知道哪里还有坟地。我这是在自欺欺人。

    林子璇却说:“其实,我刚才在棺材附近的一座坟头看见了一株草,是七片叶子,不知那是不是还魂草。”

    我一听,心中又升起了一股希望。“这样吧,子璇,我们先绕路离开这里,回到路上去。你在路上等我,我去棺材那儿采还魂草。”

    “不行,要去一起去!”

    我觉得要回去采那还魂草,绝对是九死一生,我不愿意林子璇去冒这个险。可林子璇非常固执,非要跟着一起去。

    林子璇说:“我觉得我跟你在一起,有一种安全感,要是我一个人在这黑暗的地方,我害怕。”

    我握紧了手中的木棍,坚定地说:“好吧,要死就一起死吧!”我说完脱下外套披在林子璇的身上。

    这时天已完全黑了,虽然一轮圆月已在东方冉冉上升,但树林里还是十分灰暗。虽然光线会引来那只怪物,但我们还是不得不打开其中一个手电筒。我再三叮嘱林子璇,一旦发现不对劲,立即逃跑,由我来对付那怪物。

    林子璇轻轻应着,紧挨着我走。我感觉到她心中非常害怕。其实,我又何尝不是?

    但是,我们现在逼上梁山,为了苗飞,不得不铤而走险。

    因为知道前面有危险,我和林子璇都十分小心,也走得较慢,眼观四方,耳听八方,步步为营。一直走了约二十来分钟,我们才走出松树林,终于来到了那片坟地前。

    我和林子璇不约而同停了下来。

    四下寂静无声,面前是那一座座连着的坟包以及随风摇晃的野草,月光柔和地洒在这片坟地上,朦朦胧胧,却越发显得阴森。

    林子璇在我耳边轻声问:“师兄,现在我们怎么办?”

    我估摸着那具棺材就在离我们这里约二十米以外的地方,而那具怪物也有可能还蹲在这里。我们要到那里,不能惊动它,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先到路上去。”我说。

    林子璇问:“不去找还魂草了?”

    “我去,你别去。”

    “不!”林子璇立即生气地说道:“不是说好一起去的吗?你怎么又反悔?”

    “我怕有危险……”

    “可你不在我身边,我感到更危险。”

    一听林子璇说这话,我心中陡然升起一股暖洋。怎么说呢,她这句话打动了我的心,让我对她又多了一份喜欢。并且心中也暗暗向自己保证,一定要用性命保护林子璇的安全,只要我还在,就不能让她出事。我想抱着她,向她表白。但是,我控制住自己了,压抑住心中的激动轻声说:“那我们过去,不过你要记住,一旦有危险,立即跑,后面的事,一切交给我。”

    林子璇点了点头,“嗯,知道了。”

    这时因为有月光,我们勉强能看清面前的事物,为了不暴露目标,我特意关上电光,和林子璇小心翼翼地朝棺材那里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