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章 怪物(二)

    更新时间:2018-08-09 11:45:43本章字数:2598字

    从坟地边缘到达棺材那儿,大约是二十米的距离。而这二十米,对于我和林子璇来说,就像是二万五千里长征,几乎是心惊胆战,步步危机。我们除了要注意草地里可能卧躺着的毒蛇外,还要时刻防备着那只怪物从黑暗中冲出来对我们搞突然袭击。可以说,我们的神经绷紧到了极点。

    在荒郊野外,晚上一般会有虫豸的呜叫,可这时,仿佛这里的虫子都已绝迹,硬是没有听到一丝声音。耳边只有风声、脚步声、衣裤跟青草的摩擦声以及我们紧张的心跳声。

    还好,我们有惊无险地到达了棺材那儿。

    在这黑色的夜里,即使四周安静无声,但面对这漆黑的棺材,我们还是未免一阵心悸。不知为什么,对于棺材,我有一种与生俱来的恐惧。只要在黑暗的地方看着棺材,我的心里就会感到莫名的害怕。

    可现在,我却努力让自己战胜这种恐惧。

    这是对我有史以来最大的考验。

    而林子璇跟我一样,她一直紧挨着我,并且呼吸急促,看得出来,她的心中也充满了惊恐。

    可是,我们都没有退却。

    林子璇身为一个女孩子能做到这一点,真的很不容易。我既佩服她,又喜欢她。

    因为光线太弱,必须得用手电筒照着才能找得到还魂草。为了以防万一,我提议,我和林子璇兵分两路,由我来注意四周的情况,以防怪物的偷袭,而林子璇去找还魂草。

    林子璇与我一拍即合,她打开了手电筒走向棺材旁边的一座坟头前。而我,则打起十二分精神,不断地环顾四周。

    约摸三四分钟,突然听到林子璇低沉而略带兴奋地说道:“师兄,我找到了。”

    我心一动,忙凑了过去。

    果然,在手电光的照射下,一株约摸一尺多高的小草映入眼帘,而它,果然是七片叶子。叶子成条形,较细。

    “这就是还魂草?”我总感觉这草太普通,跟那传说中的还魂草有些差别。

    林子璇说:“我不知道呢,但它的确是七片叶子。”

    “怎么没有花?”

    “可能还没到时候吧。”林子璇说到这儿,抬头朝天空的月光看了一眼。

    我们的声音很小,就像一对情人在窃窃私语。

    钟老头说过,一定要等月光照在它身上,它开了花之后才能采,不然,就算我们采回去,也一无用处。于是,我提议,“我们在这里等它开花。”

    “嗯,好。”林子璇说着便将电光给灭了。

    我们并排站在一块,都没有说话。四下里骤然变得十分地安静。林子璇还是很害怕,与我挨得极近。闻着从她身上传来的体香,令我十分着迷。但是,我这时心中并无任何邪念,只期盼着还魂草快些开花,然后我们将它采下尽早离开这是非之地。

    等了约摸五六分钟,林子璇打开手电光朝还魂草照了照。结果令我们很失望,没有开花。

    又等了七八分钟,我也不耐烦了,也用手电光去照了照还魂草,依然没有开花。而这时,月光分明已照到这儿了。

    “会不会钟师傅是骗我们的?我好像没有听说有哪种草非要等月光出来才开花的。”

    林子璇说:“我只知道夜来香,是在晚上开花。”

    “可它不需要月光啊。”

    忽然,我闻到了一股怪味,像是臭味,可又像是腐肉的气味。我不由皱上眉头,四下看了看,轻声问林子璇有没有闻到,林子璇说:“是好像有一股臭味。”

    一阵夜风吹来,那气味越来越浓了。我的心也绷得越来越紧,一股不祥齐涌而来,我睁大眼睛望向四周,提醒林子璇要小心。

    突然,听得林子璇失声叫道:“师兄,那是什么?”

    我和林子璇同时打开了电光,并且不约而同照向了前方。在离我们五六米外的地方,赫然出现了一条黑物。月光下,像是一个人的轮廓。那怪臭味就是从它那儿传来的。并且,它以飞快的速度朝我们这方扑来。

    几乎在一瞬间,它已迈出了好几步,离我们不过两三米了。

    两道电光照在它的身上,我们终于看清楚了它的真面目。

    只见那是一个浑身上下衣服腐烂到发黑的“人”,青面獠牙,脸上淌有黑褐色的液体,脸、胳膊及胸口等有的地方肉掉了,露出了白森林的骨头,狰狞恐怖,凶神恶煞!

    是僵尸?

    “快跑!”我下意识地推了林子璇一把。

    “卟嗵!”一声,林子璇直接坐到了地上。

    我本是想转身逃跑的,一见其状,立即收回腿,而在这一刹那,那怪尸已冲到了我面前。我握紧手中的木棍,几乎是下意识地一棍子打了过去。

    “啪!”棍子重重地打在对方身上,发出一声闷响,然而,对方并没有停下,我只感觉胸口一痛,身子已朝后退了出去,重重地撞在身后的棺材上。

    胸口与后背一阵剧情,而那怪尸已再次扑了上来,我惊惶失措,狠狠地将手电筒砸了出去。

    手电筒砸在对方的额头上,但是,根本没有阻止它。我还来不及举起棍子,它已到了我面前,双手掐住了我的脖子。

    顿然,一股恶臭扑鼻而来,又因脖子被掐住而几乎窒息,我只感觉一阵头晕目眩。

    “师兄!”林子璇从地上爬了起来,用手电筒重重地敲打着怪尸的头。怪尸放开了我,转身朝她瞪去。林子璇吓得一连朝后退了三四步,怛然失色。我重重地一肩撞了过去,将怪尸撞开了,然后抓起林子璇的手便跑。

    可是,林子璇却跑不动了。

    “师兄,我……我腿软。”

    其实我又何尝不是腿软,可是,我不能软下去,我必须得挺起来啊。

    眼看怪尸再次猛扑而来,我放开林子璇的手,不假思索地手持棍子朝怪尸迎去。

    棍子直接顶在怪尸的胸口上,可是,不但没有将怪尸顶开,反而一股巨力传来,棍子被撞了回来,从我手中滑出,重重地撞击在我的胸口上。

    “啊!”胸口又是一阵剧痛,我痛得弯下了腰。

    我还没来得及挺起身,怪尸伸出双手已朝我抓来。

    突然,“砰”地一声巨响,怪尸的一只手臂出现一个黑窟窿,接而又是一连几声巨响,怪尸的两只手臂被打断。我惊讶地发现,黑暗中出现了好几个人,其中一个走在最前面的男子手持一把猎枪不断地朝着怪尸猛击。

    终于,怪尸身上百孔千疮,终于扑倒在地,再也没有动弹。

    我心有余悸,站在原地半晌反应不过来。

    那几人立即冲了上来,用棍子朝地上的怪尸敲打了一番,确定对方不会再起来后,这才打量起我和林子璇来。

    他们一共是六人。五男一女。年龄在二十二岁左右。刚才救了我一命持枪的男子是一个寸头,国字脸,一脸地正气。唯一的那名女子身子较纤细,扎着马尾辫,双目清澈明亮,像是一个大学生。其余四人比较普通。

    “谢谢你们救了我。”我边靠近林子璇边向他们感谢。

    持枪男子问:“这深更半夜地,你们怎么会在这里?”

    “我们……”我和林子璇相互看了一眼,“我们在找还魂草。”然后又问持枪男子,“你们……又怎么会在这里?”并且还条件反射般地朝他手中的枪看了看,很疑惑他怎么会有枪。

    持枪男子收回枪,并没有直接回答我,而是朝另四名男子使了个眼色,那四名男子立即分散开来,各持一个狼牙手电筒朝四个不同的方向照去。

    那名女子在持枪男子耳边低声说了两句,持枪男子朝我和林子璇看了看,点了点头,神色凝重,然后走到我那个落在地上的手电筒面前,将其捡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