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3章 冷漠的少女

    更新时间:2018-08-09 11:45:43本章字数:2680字

    我来到楼梯口,小心翼翼地朝下面望,一颗心紧张了极点,生怕下面出现一只妖魔或鬼怪。然而,我所看到的,却是一张我较为熟悉而又极为冷漠的脸。而看到她的一瞬间,我心头一沉,不知为什么,却感觉到比看到了一只妖怪更要惊慌。

    是钟小灵。

    而这时,钟小灵只是随意地朝我们看了一眼,然后,慢慢地走了上来。她步履轻盈,踩在楼梯上,就像踩在棉絮上,几乎没发出什么声音。这也是为什么我一开始并没有听见她上楼来的脚步声。

    钟小灵为什么会来这儿?她跟那个丑陋的黑衣男子到底是什么关系?现在黑衣男子倒在地上,昏迷不醒,她看到这一幕,会对我们做出怎样的反应?在这一刹那,我心潮起伏,忐忑不安。而林雯显然也跟我一样,这时惊恐地望着钟小灵,忘了动弹。

    不大一会儿,钟小灵已走到了楼阁上。当她看到地上的黑衣男子时,秀眉微锁,显然怔了一下。然而,她并没有如我想像中的那般大发雷霆,而是随意地将我和林雯看了一眼,冷冷地问:“你们干的?”

    “是我干的!”我立即说道:“他想欺凌林雯,我没有办法,只有将他打晕。”接着,我又强调:“我只是失手将他打晕了而已。”

    钟小灵并没有对我的话置疑,奇怪的是,她并没有再去看黑衣男子一眼,只是对我说:“你把他拖下去。”

    拖下去?我微微一愣,只是把黑衣男子拖下去?那么林雯呢?我正想说要把林雯也带走,钟小灵却走到了林雯的面前,居高临下,像女皇一般望着她,以一种不容置喙的语气霸道地说:“你,留在这里,哪儿也不要去。”她说完便朝楼梯下面走去。

    林雯一听,顿然求助地朝我望来,双目通红,急得似乎要哭了。

    我这时可以肯定,林雯就是钟老头与钟小灵他们爷孙俩关在这儿的,就算不是他们,这事也绝对跟他们有关系,心中一怒,一时脱口而出:“你们为什么要把林雯关在这里?你没权利要留她在这里!”

    林雯闻言,停下脚步,转头朝我望来。她的脸沉了下来,冷若冰霜。而我目光与她一对上,不由地心底感觉一股莫名的不安。我不明白,为什么我会对这么一个年纪比我小身材比我矮的女孩子会害怕。

    “如果她不留在这里,她就会死。”林雯淡淡地说:“你们都会死。想活命,还是想死,你们自己选择。”她说完,继续朝楼下走去,甚至没有再朝我和林雯多看一眼。

    我不打算理会钟小灵。我觉得林雯若留在这里,绝对会危险重重。谁知道会不会还有第二个黑衣男子来欺凌她呢?而且,黑衣男子只是被我打晕了而已,他醒来后,绝对会再来找林雯的,到时,林雯依然难逃魔爪。

    想到这儿,我快步走到林雯身边,坚定地说:“走,离开这里。”

    没想到林雯却朝后退,脸上尽是惊恐之色,慌乱而痛苦地摇着头,眼泪汪汪。

    我懵了,她这是怎么了?她不想走?不不,她比谁都想要离开这儿。可是,她现在为什么不让我带她走?我惊讶地望着林雯。不过很快,我知道了原因。她害怕。她不敢离开!

    只因钟小灵刚才的一句话,让她没有勇气移开这幢楼阁半步!

    她越这样,我越发感觉到这幢楼阁的危险,又上前对她说:“林雯,听我说,你不能留在这儿!跟我走!”

    林雯依然朝后躲,边哭边摇着。她发不出声音来,不然,她一定会对我说:“我不走,我不能走,不能走……”

    我心急如焚,越发觉得怪异。到底是什么原因,令林雯对钟小灵害怕成这样?而未容我多想,便听到钟小灵极不耐烦的声音:“你再不快点,你将也会永远被关在这儿。”

    林雯一听,陡然朝我望来,然后朝我打了一个口语。是两个字。我开始没懂,但在林雯说了两遍后,我明白了,她说的是莫则两字。我走到她身边,在她耳边轻声问:“你叫我去找莫则来救你?”林雯忙不迭点头。

    我一下子就明白了,并且理智地缕清了思路。钟小灵在看到我时,又是在我将黑衣男子打晕的情况下,她还对我有恃无恐,并且表现得极为淡定,这是因为,她知道,我对她根本就构成不了威胁。也就是说,如果我跟她来硬的,她有信心将我放倒。同时,现在苗飞和阎承雪都在她手中,如果我敢违逆她的意思,苗飞与阎承雪就危险了。并且,我也可以猜测得到,林雯喉咙不能发出声音,腿不能走,绝对跟钟小灵与钟老头脱不了干系。

    一开始,我们就错了。这里是一个狼窝,我们不该来的。而现在,单凭我,只怕救不出苗飞与阎承雪,也救不出林雯,更可能找不到林子璇。所以,我必须得求助于他人。而在这深山林老林里,在这被世人遗弃的老村庄里,恐怕只有莫则那一帮人能来帮我们了。

    对了,我突然想起了中山装。如果我能找到他,把这一切告诉他,说不定他也能把大伙给救出去。

    现在,我只能顺着钟小灵的意思,对她百依百顺,这样她才会对我减少提防,我才有机会去找莫则和中山装。

    于是,我将神像一扔,朝林雯看了一眼,给了她一个鼓励的眼神,然后便去拖黑衣男子。

    黑衣男子昏迷不醒,他那丑陋的脸令我不敢直视,我只得抓住他的双腿拖着他往楼梯下面走去。这畜生较弱瘦,可他现在像半个死人,身子却非常地重。我费了好大的劲才将他拖到楼梯口。然后,又朝林雯望去。林雯正望着我,眼中充满了惊恐、绝望与期待。我忍不住对她说:“不用怕,我会再来的。”

    林雯重重地点了点头。

    而我说上这句话,犯了一个大错误,因为我一说完,钟小灵突然停下了脚步。虽然只是停了不过两秒钟,但我知道,这两秒钟内,她已做了一个决定,那就是,不会允许我再来这儿。

    见钟小灵已到了楼下,我抓住黑衣男子的腿往楼梯下面拖。黑衣男子身子着地,我每往下走一阶梯,他的头就往下移一个阶梯,在落在阶梯上时,发出咚的一声闷响,就像西瓜落地一样。

    如果他是清醒的,他一定会感到很痛。但我现在,才不管他会不会感到痛,只希望他不要醒过来。最好,永远不要醒过来。

    待到了楼下,钟小灵站在门望着我。我一直将黑衣男子拖出了门口,钟小灵这才走了出来,把门关上,上了扣,这样以来,这门只能从外面打开,里面的人在没有将门砸破的情况下,是走不出来的。当然,她并没有上锁。因为现在她手中没有钥匙。

    “你不要再来这里。”钟小灵对我说:“如果你敢再来,你绝对会后悔。”

    我没有回答她这句话,只是朝地上的黑衣男子看了一眼,问她:“这人怎么办?”钟小灵连黑衣男子看也不看,只是轻描淡写地说:“看一下他死了没有。”

    见钟小灵这样子,我再次惊讶起来。这黑衣男子跟钟小灵到底是什么关系?怎么钟小灵一点也不在乎他的生死?甚至,都不屑多看他一眼?

    难道是因为黑衣男子长得丑?

    钟小灵这个女孩子,邪得很,我没有再多想,便蹲下身去看黑衣男子到底死了没有。按理来说,我将他从楼上拖到这儿,经过他的狗头与楼梯的碰撞应该醒来了才对,可至始至终,他一直一声未吭,也没有动过,就像是真的死了一般。

    我将手伸到黑衣男子的鼻前,探了探。没呼吸?我怔了一下,又探了探,还是没有呼吸。难道就这样死了?我只感觉心中一沉,紧张地站起来,不安地望向钟小灵。

    钟小灵又问:“死了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