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4章 暗室

    更新时间:2018-08-09 11:45:44本章字数:2544字

    我一时不知该怎么回答钟小灵。难道要我实话实说,说黑衣男子已经死了?若这样,那我就成为了杀害他的凶手,钟小灵会怎么对付我?就算钟小灵不为黑衣男子报仇杀了我,若这事让钟老头知道了,也绝对饶不了我!

    因此,我决定撒谎。

    “应该没事,好像还有呼吸。”说到这儿,我故作轻松地强笑道:“我只是敲了他一下,死不了的。”

    钟小灵这才朝黑衣男子望去,不过,只看了一眼,然后立即收回目光,双目微闭,想了两秒钟,然后对我说:“看一下他的伤口怎么样。”

    我忙去检查黑衣男子的伤口。先前在楼上,我用神像朝黑衣男子的头砸了好几次,每次都是毫不留情。虽然没有将他的脑袋砸出一个大窟窿,也不至于他头破血流,但绝对是砸破了一块皮,并且也流了血。血液很稠,将他伤口处的头发也粘成了一块。可奇怪的是,人的血是红的。而他的血,像是黑的!

    黑血!

    我吃了一惊。不过,我并没有继续留意这个问题,而是较为仔细地查看了一下他的伤口。如果他伤口不是很严重,说明他就不会死。只要不死,我想我也不会死。当然,我这时没有想过,如果黑衣男子不死,我会更加危险,他一旦醒来,绝对会来找我报仇。以他这种人,就算不打死我,也绝对会整得我的断胳膊或断腿,让我生不如死。

    结果,我发现黑衣男子的头有两处较为严重,虽然血已止住,但那伤口裂得挺开,让人一看,触目惊心。

    我站起身,深吸了一口气,对钟小灵说:“伤口——不严重,应该没什么事,估计很快就会醒来。”

    钟小灵说:“把他给我拖过来。”她说完便朝前面走去。

    我又是一愣,拖过去?以为我听错了。但是见钟小灵走得很快,一下就走出了两米外了,我这才回过神来。虽然我不知道钟小灵想干什么,但我知道,我现在必须要对她绝对服从。于是,我再次抓起黑衣男子的双腿拖着他费力地朝钟小灵跟去。

    因为黑衣男子的身子较沉,路面又有较厚的灰尘与落叶,我这一路拖来,在路上留下了极深的拖痕。

    朝前走了不过二十来米,钟小灵在一幢老泥土房前停了下来,回头朝那深深的拖痕看了一眼,若有所思,然后推开了面前这幢房子的门。

    因为是木门,又因为很久没有打开过的缘故,这一推开,木门顿然发出嘎拉一声刺响。

    钟小灵对我说:“把他拖进去。”

    我拖着黑衣男子走到门口,朝里一望,只见里面宽敞,但较灰暗,并且屋子里空荡荡地,什么也没有。很显然,这屋子里很久没有人来住了。我不明白钟小灵为什么叫我把黑衣男子拖进这屋子里去。但是,她既然下达了这个命令,我也不敢反抗,况且,也没有理由反抗,于是,倒是很乐意地将黑衣男子拖了进去。

    将黑衣男子拖进屋里后,我将他放在房间的正中央,回头见钟小灵没有跟进来,便走了出去。

    到了外头,却见钟小灵正在用脚抹除刚才我拖着黑衣男子在地上留下的拖痕。

    我纳闷了,她这是在干什么?我怎么感觉她在毁灭证据呢?难道——她不想让别人知道黑衣男子在那房间里?会不会她也想替我隐瞒真相,不让人知道黑衣男子昏迷了;抑或许,她还有其它的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

    待将那些拖痕抹去后,钟小灵走到我面前,淡淡地说了一句:“进去。”

    我这时充满了好奇,倒要看看钟小灵到底想干什么,于是,乖乖地走进了屋子里。

    待我进去后,钟小灵也紧跟而入,朝外面看了一眼后,迅速地将门关上了。

    屋子里本来就黑,这门一关,顿然更黑了,就像黄昏来了一样。

    我正惊诧,钟小灵又对我说:“里面还有一间房,把他拖到里面去。”

    不知为什么,我的心里又莫名地紧张起来。我隐隐感觉到钟小灵想干什么了,可是,我不明白她为什么要这么做。同时又想,她不会想在这里面把我给杀了吧?我不由地再次警惕起来。然而,钟小灵在说了那句话后,没有再看我一眼,也没有看地上的黑衣男子,径直朝房间的另一扇门走去。

    待到了那扇门前时,钟小灵轻轻一推,门缓缓地开了。因为门开得较缓慢,并没有发出多大的声响。而随着那门被推开的一瞬间,我的心像是被一只手给紧紧揪住了一般,更加紧张了。

    门开了后,钟小灵回头朝我望来,见我没有动,生气地问:“怎么还站在那儿?把他拖进来。”

    我犹豫了片刻,决定照她的话去做。

    于是,我再次抓起黑衣男子的双腿将他朝里面拖。当拖到那门前时,我停了下来,朝里一望,却见里面又是一间房子,但房间较小,并且那房间里只有一扇窗户,那窗户安装了玻璃,玻璃用报纸贴盖住,完全挡住了光线的进入,因此,这间房子里,十足的就是一间暗室。

    而现在,它就像是一个黑洞,令我莫名地惊慌,不敢往里踏入一步,生怕一进去,里面就有古怪的妖魔鬼怪朝我扑来。

    钟小灵在我旁边,又命令道:“拖进去。”

    我忍不住问:“为什么要把他拖进去?”

    钟小灵冷冷地说:“你别管,叫你拖,你就拖。”

    我越发觉得这个钟小灵的怪异了,又问:“你到底想干什么?”

    钟小灵显得极不耐烦,提高了声音:“我想干什么,关你屁事!快拖进去!”

    我顿然也火了,长这么大,蛮横无理而又泼辣的女人我见过不少,但从来没有见过像钟小灵这样既凶悍又邪魅的,我真想趁现在她独自一个人是在黑暗中,将她干掉算了。我就不信我一个大男人还干不过这个娇小的小丫头。

    但是,理智又告诉我,我不能这么做。如果我跟钟小灵干起来,为了以防后患,她就得将她干翻,让她永远爬不起来,那么,我这就成了犯罪。还有一个可能,就是我根本就干不过钟小灵,那么后果将会更严重,她这时就像一条毒蛇,一旦没有杀死它,它以后势必会来找上你,咬死你!

    说到底,我现在不是单纯地害怕钟小灵,而是有太多的忌惮,因为,我的朋友还在这里,甚至,林子璇下落不明,在事情没有完全明朗的情况下,我绝对不能轻举妄动出一点差错。一旦有错,即可能迎来的将是万劫不复。

    经过一番思忖,最后,我妥协了。抓起黑衣男子的双腿,我用力将其里面那房间拖。因为门槛较高,在将他拖进去时,脑袋从门槛上掉落在地上,发声极重的一声闷响。

    而我一进入到里面,一股腐朽之气扑鼻而来,这是一种极重的霉味。可以想像,这房间里至少有十年没人有住过了吧。同时,我总感觉这里面凉飕飕,好像有一股冷风在我身边盘旋。

    既然进来了,即使是龙潭虎穴也一时没法出去了,我只得拖着黑衣男子倒退着往里走。走了约三四米,突然,我后背一痛,碰到了一个硬物上。我惊呼一声,慌忙回过头。

    而在这回过头的一瞬间,我只感觉心头猛地一紧,面前赫然出现一座黑色的庞然大物!

    “啊!”我吓得惊叫一声,放下黑衣男子的腿,惊恐地朝门口跑去。但是,才跑了不到四五步,又重重地撞在了一个人的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