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5章 活埋

    更新时间:2018-08-09 11:45:44本章字数:3232字

    我这一撞,把那个人也撞得后退了两步,但是,我的胳膊立即被对方给抓住了,听得她喝问道:“你干什么?”

    是钟小灵。

    我这时也顾不得刚才有没有撞怒她,急慌地说:“屋里有东西。”

    钟小灵冷哼了一声:“胆小!不过是个风车而已。”

    风车?只是一个风车?

    我回过头,或许是在黑暗中呆久了,我的眼睛也适应了这种黑暗,我定睛一看,依其轮廓看来,那果然是一座火车的样子。不过,那风车起码有两三米高吧,我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大的风车,不由有些惊讶。

    “在这儿别动。”钟小灵丢下这句话,便朝屋子里的左方走去。我的目光紧紧锁在她的身上,想看她到底要干什么。只见钟小灵走到一面墙角下,拿起了一样东西,然后朝我走来。

    我朝那东西一看,像是一把锄头。一颗心不由地又提了起来,她拿锄头干什么?我第一反应便是提高警惕,谨防她用锄头来打我。而钟小灵却并没有这么做,将锄头递到我面前说:“去那边墙下挖一个坑。”

    挖坑?我下意识地后退一步,挖坑干什么?想活埋我?

    不,不对,不是活埋我。她没有要活埋我的理由。

    难道,她要活埋黑衣男子?

    不管怎么样,先把锄头拿过来再说,有锄头在手,至少也可以当个武器,万一发生不测,也好有个防身的东西。于是,我小心翼翼地将锄头接了过来,试探着问:“挖坑干什么?”

    钟小灵气冲冲地说:“叫你挖,你就挖,哪来那么多废话?”

    我气血上冲,真想抡起锄头,对着她的头直接一锄头下去,把她灭了算了。但是,理智又告诉我,我不能这么做。冲动是魔鬼,一旦冲动,将会受到更加严厉的惩罚。于是,我努力将心中的怒火咽了下去,尽量平和地问:“你不会打算想把那个人给埋了吧?”

    “对。”钟小灵毫不隐瞒地吐出了一个字。

    我倒抽一口凉气,我猜对了,她果然是要活埋了那男子。可是,她为什么要这么做?她跟黑衣男子不是一伙的吗?我还没有提出我心中的疑惑,又听得钟小灵说:“如果你不想死,就按我说的去做。”

    这是在威胁我吗?

    每个人都是有个底线的。我生气地问:“你这是杀人,知道吗?杀人!”

    钟小灵说:“他若醒过来,你,还有楼阁里的那个女的,都会死。不,应该会生不如死。”

    我暗暗一震,惊讶地问:“你这是在帮我们?”

    钟小灵不置可否,然后朝门口走去,冷酷地丢下一句话,“你速度快点,记住,要埋三尺深,不然,他会醒过来。只给你二十分钟。”当走到门口时,她又停了下来,“他可能随时会醒过来,为了以防万一,你最好先让他断气。”她说完便朝门口外大步踏了出去。

    我瞠目结舌,一时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我听错了吗?还是,我在做梦?钟小灵这个人,虽然很怪异,但也不至于这么残忍吧?她会因为我和林雯而活生生地把一个人活埋?而且,她刚才说出那么一番话来,是多么地云淡风轻,就好像现在要活埋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一条死狗!最令我震惊的是,她在说这些话时,是不假思索,每一个字都是随口而出,就好像,她对这方面很有经验。

    也就是说,她曾经埋过活人!

    一想到那么一个看起来娇滴滴的姑娘把一个大活人埋在坑里,我不由一阵毛骨悚然。

    于是,感觉身体四周更加阴冷了。

    而现在,要我去活埋一个人,我做不到,即使对方是一个十恶不赦的该死之人。我没有再在这儿停留半刻,立马也跟了出去。

    来到外面那间房里时,钟小灵已走到了门口。她听到我出来的脚步声,回头朝我望来。正巧这时有一缕阳光射在她的头上。她的秀发被阳光映得金红,她的脸,在阳光下也泛着青春的光芒。但是,她的眼神,却是异常地冰冷,冰冷得令人害怕。

    “你出来干什么?人埋好了吗?”她问。

    我走到她面前,勇敢地对视着她的眼睛,“对不起,要我去埋一个活人,我做不到。”

    钟小灵的脸上飘过一丝鄙弃,“做不到?难道你希望他醒来后把你活埋了?”

    我又一阵心悸。对钟小灵这句话,我没有半点置疑。黑衣男子一旦醒来,如果他能想到活埋这种手段,绝对会对我实行。

    “如果他要活埋我,我也没有办法。总之,我是不会去做这种事的。”我说完就要走出去,钟小灵却挡住了我,然后,她走了进来,把门关上,瞪了我一眼,吐出两个字:“没用!”

    我想回敬她,难道做一个残忍的刽子手这才算有用吗?但是,这话一到喉咙间,我又生生咽了下去。跟这种人是没法讲道理的,我又何必与她太较真?只是,她把门又关上,难道——

    “进来。”钟小灵说完,已提步朝里面那间房里走去。

    我意识到她要进去干什么了,莫不成要当着我的面活埋黑衣男子?要教教我怎么做一个有用的人?我不想进去,但是,当我看到钟小灵在走到门口处停下来,并且回头朝后望来时,我又退却了,然后步子不受控制地移开来,沉重地走向那间我所恐惧的黑暗之门。

    待进去后,我这时已能较清楚地看到里面的景象了。这间房子也很空阔,除了一座又高又大的破风车及地上的那个半死人之外,别无他物。

    钟小灵朝地上的黑衣男子看了看,把手伸向我。我这时完全傻了,不知道她要干什么,惊讶地望着她。人在某种特殊的情况下,会变得思维迟钝。而钟小灵也不说话,只是将手伸到我面前,不动。时间仿佛一下停滞了。她要干什么?她要干什么?我不断问我自己。然后,鬼使神差地,我将我的手伸了出去,去抓她的手。

    可是,我才碰到钟小灵的手,她立即将手收了回去,然后喝道:“锄头!”

    我这才明白,她将手伸向我,是叫我把锄头递给她,而不是叫我牵她的手。我直骂自己蠢货,然后将锄头递给了她。

    难道,她真的要当着我的面活埋了黑衣男子?我真不敢想像。

    而令我更加不敢想像的事情还在后面。

    只见钟小灵提着锄头走到黑衣男子身边,用脚踢了踢他,然后,她抡起了锄头,对着黑衣男子的头猛地砸了下去。

    我目瞪口呆。

    “咚!”是锄刃背砸在黑衣男子脑袋上的声音。

    我的心直接震了一下。

    黑衣男子像被触电一般,突然从地上坐了起来。我心猛地一沉,脚下一软,差一点坐倒在地。

    “咚!”又是一声闷响,锄头麻利地再次朝黑衣男子砸了下去。黑衣男子闷哼一声,朝后倒了下去。

    接而,钟小灵手中的锄头接二连三地朝黑衣男子的头砸了下去。黑衣男子再也没有动过。我惊愕地望着这一幕,感觉就像是在看电影,不,更像是在做恶梦。我不敢相信我的眼睛。在我的眼皮底下,竟然发生了这样残酷的杀戮!

    然而,这却是事实。

    钟小灵,一个正值青春年少的女孩,怎么会如此地残忍!

    黑衣男子本来没有死,为了让我将其活埋,她要硬生生地将黑衣男子给打死。我的心,汹涌起伏。我想去阻止钟小灵,但是,我的腿像灌了铅一样,一步也移不开。而我的脑袋里面像是响了一起鞭炮,一阵轰鸣。

    不知砸了多少锄头,钟小灵终于停下了手,将锄头往地上一扔,抹了抹额头上的汗珠,对我说:“现在他死了,你可以埋了。”

    这个女子太可怕了,我想逃,想要离得她远远地。然而,她已走到了我的身边,仿佛看穿了我的心思,停下脚步,慢悠悠地说:“如果你不埋了他,他的尸体会发臭,然后会被我爷爷发现。我爷爷一旦发现他死了,你觉得,我爷爷会放过你吗?”

    我生气地叫道:“他是你杀死的,不是我杀的!”

    钟小灵冷哼了一声:“你觉得,我爷爷会相信你的话?我说他是你杀的,他就是你杀的!”她边说边朝门外走去:“埋不埋,你自己选择。速度要快,二十分钟后你还没有出来,就永远不要出来了,留在这儿与它作伴吧。”

    待钟小灵出去后,我捡起了地上的锄头。我感觉我已经不属于我自己了,跟一具行尸走肉差不多,然后走到一堵墙下,机械地去挖坑。

    我不明白,我为什么会受钟小灵的威胁,我到底怕她什么?是的,我怕她什么呢?我只要有锄头在手,绝对可以一锄头干翻她!

    可是,我并没有这么做。

    不知挖了多久,我终于挖了一个坑了。这坑不是很大,不过放下一具尸体,还是绰绰有余。于是,我将黑衣男子拖进了坑里。

    一股浓稠的血腥味扑鼻而来,令我几乎窒息。

    但是,这并没有阻止我将这具尸体埋掉。在埋它的时候,我在心里说,杀你的是钟小灵,你要报仇,就去找她吧。刚才钟小灵在杀你时,不是我见死不救,而是,我也是希望你死的。天作孽,犹可存;自作孽,不可活。谁叫你要去伤害一个走不了路说不了话的弱质女孩呢!你这种人,百身莫赎!

    将黑衣男子埋了后,我将锄头一扔,逃似地朝门外走去。

    可是,我发现门是关着的。

    我走到门边,正要拉门,突然,门外传来一道苍老的说话声。

    是钟老头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