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9章 僵尸

    更新时间:2018-08-09 11:45:44本章字数:3083字

    “让你去你就去,别废话,等这里的事情解决了,我们再去找我女儿。”中山装的声音充满了冷意。

    我说道:“大叔,我知道你是一个高手,你为什么不去?”

    中山装道:“你快点过去,我在一旁掩护你,要是里面的东西我对付不了的话,我会及时救你走,要是我去了,里面的东西会感应到我,会有防备,你明白吗?”

    大叔这么说,那便说明,他已经肯定了里面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只是他也不知道那东西是什么。

    这是要我去送死么?我才没那么傻,乖乖地去送死。

    “不去是吧?好,我送你去。”

    说着,中山装抓起了我的衣领,直接将我丢了过去。

    我的整个身体都飞了起来,划过了十几米远的距离,然后狠狠的砸在了地面上,摔的七荤八素。

    当我从地上爬起来时,我感觉全身的骨头都快散架了,但奇怪的是,我竟然没有受伤。

    我刚刚抬起头,便看到了眼前的黑色棺材,并且从里面正传来吱呀吱呀的声音。

    我吓的魂都快冒出来了,这这么可能?我和装山庄藏身的地方有十几米远,中山装怎么可能把我丢出去这么远?

    我体重在一百四十斤,就算他力气太大,最多把我丢三四米,怎么可能丢十几米?

    这中山装到底是什么人?

    而现在不是想这个问题的时候,棺材就在我眼前,距离我一米都不到,我本想立即撒腿就跑,但是,仔细一想,我停了下来。

    中山装现在有求于我,只要我为他办好了事,那他肯定会帮忙救我的朋友。

    中山装显然对这个棺材里的东西非常重视,不然救他女儿这么大的事,他都能拖下来。

    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尽量的让自己保持冷静,中山装绝对是一个高手,我想,棺材里面就算有什么东西,中山装在暗中保护我,一定不会出什么问题。

    我缓缓的走到了棺材面前,棺材里传出来的声音越来越大,如鬼哭狼嚎,直往我心里窜。

    我心中充斥着无限的惊恐,我拼命的让自己冷静。

    近距离下,乘着月色,我看到这个棺材似乎比一般的棺材要大上一圈,棺材盖的边沿上刻着一种神秘的纹路,这些纹路是深红色,在银色的月光下显色非常诡异。

    咯吱!咯吱!

    随着我的出现在这里,棺材里传出的声音更大了,突然,整个棺材盖被什么东西渐渐的掀了起来,露出了一条缝隙。

    而缝隙里,伸出了一双惨白的手,这双手没有一丝血色,就好像一具干尸的手臂。

    干尸怎么可能是活着的?我以前考古时,跟着师父一起见过一具干尸,干尸根本就没有任何生命力,那么,现在这棺材里面到底是什么东西?

    我想立即逃走,但我非常好奇,我竟然想看看里面是什么东西,再者,中山装让我把棺材里面的东西引出来,我不能逃走。

    咯吱!

    突然,棺材盖子被里面的那双手给掀开了一条大缝,一阵阵臭气从从棺材里冒出,迎面而来,我顿时一阵阵恶心,急忙用手捂住了鼻子,屏住了呼吸。

    这是尸体的味道,死尸的味道!

    我现在可以断定,棺材是一具尸体,而且这个尸体是活的!

    尸体不可能是活的,除非是有人动了手脚,我突然想起了湘西的传说,难道‘炼尸’的传说真的存在么?

    那一双惨白的手在裂缝里伸了出来,在棺材边沿摸索着,似乎想从棺材里面爬出来。

    银色的月光开始顺着棺材的缝隙照射而去,棺材里面发出了一声低沉的吼声,就好像我看过一些僵尸电影里僵尸的声音,这是僵尸的呼吸……

    我感觉到里面的东西在月光的照射下似乎在觉醒……

    难道这棺材里面是一具僵尸不成?

    我心中越来越感到不安,下意识的擦拭了一下额头的冷汗,脚下慢慢开始向后退去。

    吱吱……

    紧接着,棺材被完全打开,一个黑影从棺材里面射了出来,我还没看清楚眼前的是什么东西,这黑影猛地向我冲了过来。

    我心中顿然一紧,下意识的疯狂向后狂奔,向中山装的方向跑去。

    然而,后面的东西并没有追来,我已经来到了中山装藏身的地方,中山装一脸凝重的看着远处。

    我惊魂未定,顺着中山装的目光看去,一个黑影跑向了一个坟头,然后趴在地上,似乎在撕咬着什么。

    我大吃一惊,那个坟头是我抛尸的地方!

    中山装惊声道:“这棺材里果然是个僵尸!”

    僵尸?难道这世界上真的有僵尸吗?

    “奇怪的是,僵尸最喜欢人的鲜血,刚才那个僵尸为什么不攻击你呢?”中山装一脸的迷惑。

    我急忙将我抛尸的事情告诉了中山装。

    “什么?你杀了人?”

    “没有,不是我杀的,这些事情待会给你解释,我们还是离开这个地方吧。”

    我一秒钟都不想在这里待下去了。

    我没有跟中山装过多解释那个黑衣男子的事情,他也没多问,我们就隐匿在后方,看着那个僵尸一块不剩的把黑衣男子的尸体吃了个干净。

    银白月色下,我看到那个僵尸开始缓缓转过身,一步步朝原来的棺材里走去,我疑惑的问向旁边的中山装,“这僵尸要回去了?他不过来?”

    刚刚它可是闻着我身上的人味了,我俩之间距离也不远,不可能现在不来追我,这中间肯定有什么?

    中山装双目紧盯僵尸,表情严肃,没有回头看我,但却给我解释了一句,“僵尸之所以放弃了攻击你,那是因为他发现了比你更好吃的事物,吃饱了,自然要回棺材里消化。”

    “啥?还有这说法。”我懵了一下,人吃饭是要消化,是因为人体器官是活的,僵尸不是死的吗?

    僵尸吃完还要消化,这还是头一回听说,我很是无语,不过也没继续在这个问题上纠结,我这几天遇到的奇怪事情还少吗。

    我们就静静的看着僵尸离我们而去,一直到僵尸完全没入了棺材,一切都恢复平静后,我才松了口气,不过中山装至此都没有出手,让我惊讶。

    中山装像刚才僵尸吃尸体的地方快速移动,我紧跟其后。

    一股股血腥的气味直往我鼻孔里窜,银色的月光下,我不敢直视眼前惨不忍睹的画面,那黑衣男子的尸体被开肠破肚,到处都是尸体的残块和一些恶心的液体。

    我心中直犯恶心,我急忙捂住了鼻子,看到中山装蹲下身子,拿出了一双手套戴在手上,仔细检查地面上血淋淋的尸体。

    我整个人都不好了,难道他不知道恶心吗?不害怕么?

    看到中山装一脸的平静,我判断,中山装一定是对这种血淋淋的场面司空见惯了。

    中山装检查了一会,说道:“这具尸体并不是一般的尸体,是用尸毒所养的尸体,怪不得僵尸刚才会舍弃你,这尸体对僵尸可是大补之物。”

    尸毒?那是什么东西?

    “走吧,带我去找我女儿。”中山装把视线从现场收回,眼中焦急一闪而过。

    “完事了?你不是要抓那僵尸吗?”我不解也不岔,内心微微升起点怒火,刚刚把我丢过去吸引僵尸,害我差点挂掉,现在竟然当没事发生一样转身走人,玩我呢?

    而且,刚刚看他一副严肃冷漠的样子,显然对这件事很上心,为何现在却置之不理了,不过没等我疑惑完,中山装便给了我答案。

    “我是想证明一下这僵尸是不是我想的那种僵尸,现在暂时还不能杀它,这是被人炼制出来的僵尸,一旦我杀了它,炼制它的人就会有所察觉,到时候还怎么查炼尸之人?”

    中山装没有向我隐瞒,把他的目的说了出来,我也才知道他是来调查炼尸的。

    之后我带着中山装去了那栋木楼,木楼大门紧闭,我先上前去探情况,发现没有异常之后,带着中山装进了楼里。

    中山装似乎很急切,一进去就直往二楼奔去,我想他是发现一楼没人,自从我把那黑衣男子弄死了之后,木楼这边都还算安全,只要钟老头不过来的话。

    我紧跟着上楼,就听到中山装焦急与愤怒的声音,看到女儿变得人不人鬼不鬼,他情绪一时没控制住。

    此刻的林雯,在地上躺着,眼神迷离,嘴唇发青,全身都在颤抖,似乎是中毒之像。

    中山装伸出了右手按住林雯的脉搏,片刻后,怒道:“该死!竟然敢害我女儿,不要落在老子手里,不然老子一定将你碎尸万段!”

    显然林雯中毒不轻,我急忙道:“大叔,此地不宜久留,我们还是快点离开。”

    我们没有丝毫逗留,带着林雯出了木楼就离开。

    中山装情绪恢复后,我们正处在一片绿野之中,中山装背着林雯,朝我道谢,“谢谢你帮我找到了我女儿,你放心,你的朋友我会帮你救出来,但我女儿现在身中邪术,不能说话,惊吓过度,必须立即治疗。”

    听了他这话我松了口气,他那么厉害的一个高人,林子璇他们一定会没事的,我点点头说道,“救我朋友的事,那就有劳大叔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