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1章 被僵尸咬了

    更新时间:2018-08-09 11:45:44本章字数:3082字

    一道道刺眼的光线从窗外射了进来,洒在了床上,我醒来时,发现自己在一处简陋的民房里,我睁开眼后只觉得浑身无力,连呼吸都似乎很费力,动一下,肩膀两处传来撕裂般的疼痛让我倒吸一口凉气。

    我的身下是一个土炕,身上盖着一床发潮的被子,显然是很久没有人使用了,整个房间里传来一股淡淡的怪味。

    我从炕上爬了起来,回想起昨晚的一幕一幕,尤其是想起那个恐怖的僵尸,浑身忍不住打了个冷颤。

    要不是昨晚中山装及时出现,在命悬一线的时候把我从鬼门关拉了回来,恐怕我早已经是僵尸的口中之食了。

    我靠在墙壁上,感觉全身发软,整个人还是迷迷糊糊的,中山装和林雯呢?

    我大喊了几声,很快,林雯从门外走进来,给我递过来一杯水,并关切的问我,“喝点水,身体感觉怎么样了?”

    她已能开口说话了,并且,腿也能行走了。

    我接过水喝了一口,问道,“我躺多久了?”

    “躺多久不重要,你能活着回来就不错了。”中山装从外面走了进来,他端着一碗汤药,汤药冒着热气,传来了一股股难闻的味道,我忍不住皱起了眉头。

    “快点把药喝了。”林雯将中山装手中的汤药接了过来,递在我的面前。

    看着汤药里黑乎乎的东西,发出一股股令人恶心的味道,我忍不住干呕了几声,我一闻就想吐,还让我喝?

    “这里面是什么东西,怎么这么恶心!”

    林雯淡淡的道:“喝习惯了就好,你身上的伤,一直要喝这个汤药。”

    一直?看着都恶心,让我怎么喝?

    我稍稍一动,肩膀上又传来一阵阵刺骨的疼痛,中山装道:“你是被僵尸咬伤,要是你不喝,后果你自己想清楚。”

    想起昨晚那僵尸的恐怖,我就忍不住心底发寒,良药苦口利于病,再说了,我一个大老爷们,只是喝药有什么怕的?

    我接过了汤药,捏着鼻子,一口灌进了嘴巴。

    汤药入口,我一股脑的喝完了,然而立即漱口,我终于知道先前林雯给我拿来的那杯水是干吗的了。

    “昨晚上你在地面上留给我那个箭头和写的跟踪两个字,你是去跟踪谁了?那僵尸怎么会找到你的,你在之前有没有察觉到异样?”中山装很快切入正题。

    我回想着昨晚的事情,应道:“昨晚上我发现了钟老头在附近活动,鬼鬼祟祟,我好奇之下就跟了过去,之后,钟老头进了木楼。”

    “你是说抓我女儿的那个老头回去了?”中山装脸色一凛,林雯听到钟老头这个名字也是整个人一惊。

    “他已经知道林雯被人救走了。”我说道,我也不明白为什么那个僵尸会突然出现在那,木楼离坟地有一大段距离,就算是气味也早被夜风吹干净,那它是怎么找到的?

    中山装道:“昨晚上我们杀了僵尸,要是那个钟老头是炼尸人,那么我们杀死僵尸后,他肯定有所察觉,或者说,他昨晚上鬼鬼祟祟,肯定发现僵尸有异常,去了坟地,然后一路追来。”

    “钟老头要是去过墓地,一定会发现他儿子被杀了。”林雯对中山装道:“爸爸……这里的一切都是钟老头做的,师兄他们一定是钟老头抓的。我们必须尽快找到钟老头,将他捉拿归案。”

    捉拿归案?中山装说过,他们是政府的?他们到底是什么人?

    我记得第一次见到林雯他们时,林雯说他们五人都是大学生,是来考古的,当时我就怀疑,因为我也是从事考古的,一些细微的举动就可以告诉他们不是,再说他们手中有猎枪,可以轻易杀死腐尸,根本不像大学生那么简单。

    中山装面色凝重,道:“这里始终是钟老头的地盘,我们人单力薄,在没有搞清楚敌人实力之前不要贸然行动,不要忘记,莫则他们还在敌人手里,我们只能弄清楚敌人的实力后,详细布局后,再行动。”

    我急忙问道:“林小姐,当时我在木楼里遇到你时,你给我说你三天前见过我朋友林子璇?”

    我一觉睡了三天,醒来时已经是三天后了,那三天内,我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林雯解释道:“三天……应该说是四天前,我和莫则五人一直在调查炼尸人,但一直没有进展,于是我们就从坟地中间的那个棺材入手。”

    “那时是大白天,我们五人走到坟地中间,打开了棺材,谁知刚刚开馆,棺材里面冒出了一股毒气,我们五人都中招了,全身无力,动都动不了。”

    我现在才明白,昨天晚上为什么中山装一直在棺材附近隐匿,不去动手掀开棺材,原来是怕有邪术或者毒气。

    “过了有半个多小时,钟老头和他孙女钟小灵来了,和他们一起来的,还有一男一女,这两人我见过,好像是你的同学。”

    我一怔,肯定是苗飞和阎承雪。

    “你那两个同学好像被某种邪术控制了,目光呆滞,神志不清,两人和钟小灵一起,将莫则等人装上了推车,推走了,然后钟老头用邪术将我控制,让我不能说话,将我带到了那个木楼。”

    “当时木楼里还有一个女孩,正是林子璇,而那个长相极其丑陋像个野兽的男人,正是钟老头的儿子,钟老头竟然让他的儿子在我和林子璇中间选一个做老婆!”

    说道这里,林雯神色有些激动,咬牙切齿,“那男子选中了我,然而天将林子璇带走了,把我一个人留在了木楼。”

    “接下来的事,你应该知道了,你打晕了那男子,救了我,然后钟小灵出现了,对了,那男子是怎么死的?你为何大半夜去抛尸?”

    中山装和林雯眼睛直勾勾的看着我,等待我的回答。

    这两个人身份神秘,但绝对是可以信任的人,于是,我将自从来到这里发生了所有事巨细无遗的告诉中山装父女。

    中山装闻言,面色变了数遍,“这炼尸的人,肯定和钟老头有关,能炼制出刚才棺材里的那种僵尸,这个人道行一定很深,钟老头把你们骗过去,却不杀你们几个,看来这个炼尸人是抓来活人来炼尸,一点一点的将人折磨死。”

    我心中一惊,拿活人炼尸?炼制成僵尸吗?我有些不解的问道:“难道钟老头抓我们炼尸吗?那为什么钟老头不把我们囚禁起来,反而让我们行动自由?”

    中山装沉思片刻,道:“你知道猫抓耗子的游戏吗?”

    我一怔,“什么意思?”

    中山装道:“这个山头,这个村子,一旦你们走过我们刚来来的坟头,就走不出去了,无论你往那个方向走,都会迷失在这里,所以,炼尸者根本不怕你们逃走。”

    中山装这么一说,一切都解释的通了,这件事绝对是我考古几年里见过最诡异的一件事。

    我问道:“大叔,难道你也走不出去么?”

    中山装道:“我当然能走出去,最近这一代死了很多人,我这次前来就是为了寻找这个炼尸人,我推断,这个炼尸人,十有八九就是你口中的钟老头了。”

    钟老头这个人非常诡异,钟小灵心狠手辣,这几天我对两个人的接触,很多时候都是心颤胆寒,他们两个人绝对有问题。

    我急忙道:“大叔,你一定要救我的朋友。”

    中山装的目光中闪过一抹凌厉,道:“你放心,莫则是我的弟子,和他在一起的那几个人都是我属下,显然,莫则和你的朋友都被钟老头一起抓了,我当然会救。再说,我们的职责就是除魔卫道,我一定会抓住钟老头和那个钟小灵。”

    我闻言终于安心。

    “不过……”中山装继续道:“我们现在还不清楚钟老头的实力,还有他手下有多少人,有多少僵尸,从你们两人的描述来看,你们只见过钟老头和钟小灵,我们也只见过棺材里的一个僵尸,我推断,一切都没有那么简单,所以这件事,我们必须慎重而行。”

    慎重?现在我朋友和你弟子被抓了,说不定已经被炼尸了,你不着急么?

    我急忙道:“大叔,你不是说过,你们是政府的人么?你们可以打电话请求支援啊。”

    中山装道:“在这里,电话根本就没有信号,再说,都来了几天了,电话也没电了,要是从这里走出去请求支援,时间上来不及,要是真的支援的人来了,只会打草惊蛇,要是钟老头跑了,这里是荒山野岭,又是他的地盘,我们去哪里找?”

    “更重要的是,我们昨晚杀了僵尸,钟老头肯定知道了有高手在这里,我们的身份基本上已经暴露,钟老头十有八九在找我们,也在试探我们的深浅,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摸清敌人的底细。”

    我目光从中山装父女两人身上扫过,我们只有三个人,如何去对付钟老头?

    我问道:“大叔,你是不是已经有了计划?”

    中山装点了点头,面色有些凝重的看着我,道:“我早已经有了计划,要摸清敌人的底细,就要深入虎穴,而这个任务非你莫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