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9章 僵尸炼制过程

    更新时间:2018-08-09 11:45:44本章字数:3337字

    苗飞解释道:“那些笼子里的僵尸,只要大喊大叫,就说明饿了,我们就用血喂他,他们不叫,就说明他们不饿。”

    “钟小灵说她每天都会来巡视,要是我们做不好,就给我们喝血池的血水,这些血水喝了,就会渐渐变成僵尸。”

    听到这些恐怖的一幕一幕,我心中生起了一阵阵的恶寒和无限的愤怒!

    我想一个正常人,听到这些,看到这里的画面,都会怒火中烧!

    我牙关紧咬,拳头紧握,真想把这里摧毁,太邪恶了,把活生生的人变成僵尸,这样做,还是人么!

    可是我现在没有这个能力!

    苗飞和阎承雪的工作,他们肯定不想做,可是为了活下去,他们必须忍受这非人的折磨,他们必须做。

    “你们先忙,我出去转转,要是找我,就去右边尽头的那个石屋。”我真不想在这里呆下去了,我怕我忍不住拿起东西把这里砸了。

    告别了两人,我走出了石屋,深深的呼吸了几口气,石屋里的画面,恐怕是我这辈子见到最恐怖的事情了。

    我很快冷静了下来,开始研究这个古墓,对于一个考古工作者来说,探索古墓是他们的专业技能,只是,我现在手中没有任何探索的工具。

    这里一共十八个石屋,那其他的石屋里是什么呢?我充满了好奇,我走到了第二个石屋面前,我看到了门口的拉环。

    钟老头特别叮嘱过,不要让我逃跑,不要让我进其他的石屋。

    我犹豫了片刻,我还是决定进去看看,就算里面是僵尸,我现在可是僵尸的同类,僵尸之间有相互感应,它们不会伤害我。

    只要我不留下痕迹,钟老头根本不会发现,至于脚下一些模糊的脚印我没有在意,到时候我出来时,可以处理掉。

    我伸出了右手,握住了拉环,我正要拉,突然一个冰冷至极的声音出现在了我的身后。

    “你在干什么!”

    我吓的打了一个哆嗦,急忙缩回了手,我后面是钟小灵,我竟然不知道她什么时候站在了我后面!

    我刚才出来时,走廊里绝对没有人,就算有人要接近我,我绝对能发现,因为我成了僵尸后,感官灵敏了很多,可是她站在了我的身后,如此近的距离,为什么我没有发现?

    这不科学。

    钟小灵冷冷的盯着我,“该去的地方你可以去,不该去的地方,你最好不要乱走,要不然怎么死都不知道!”

    说完,钟小灵向走廊尽头走去,我紧紧的跟在她后面,我倒要看看她要去哪里。

    她走到了走廊的尽头,打开了石门,转头对我道:“进去!”

    我急忙道:“我们是不是应该谈谈?”

    “进去。”钟小灵直接拉起了我的手臂,猛力一甩,把我丢进了石屋内,下一刻,等我从地上爬起,石门已经关了。

    我立即冲过去打开了石门,而昏暗的走廊里,已经看不到钟小灵的身影。

    “人呢?”

    “见鬼了么?”

    钟小灵去哪里了?每个石屋之间有四五米的距离,她把我甩进石屋后,就算她要打开另外一个石屋进去,也需要时间,我从地上爬起来,立即打开了石门,而钟小灵就消失了。

    这不科学!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来无影去无踪么?

    不对……钟小灵的力气怎么会这么大?抓着我的胳膊,就将我甩飞了?

    我突然感觉,钟小灵充满了诡异和神秘。

    我重新回到了属于自己的石屋里,不敢乱跑了,因为钟小灵说过,要是乱跑,怎么死都不知道。

    其他石屋里,到底是什么?是不是林子璇也在其中一间石屋内?

    被困在一个地方,没有手机,面对一个个棺材和一具具尸体,时间久了,真的会疯的!

    可是现在没有任何办法,联系不到中山装,只能听钟老头的安排,一切等到月圆之夜。

    无事之下,我又去找苗飞和阎承雪两人,我刚进去,看到他们在捞着血池里那个之前被推下去的人类。

    苗飞给我解释道:“将人丢尽血池后,等他们吸收完血池里的鲜血后,就会自动漂浮上来,流到岸边,我们将他捞起来就好。”

    将人捞上来后,我惊讶不已,这个人的身体上没有沾一丝血迹,皮肤光滑无比,就好像新生儿的皮肤。

    难道这里面的血水可以美容么?效果这么好?

    我记得刚才苗飞把尸体丢进血池时,这个人的身体每一寸皮肤都皱巴巴的,看来这血池非常诡异。

    这个人并没有完全死透,有微弱的呼吸。

    在血池里被淹没了,过了这么久,为什么会有呼吸?这一切让我无法理解。

    阎承雪又开始拿着针管扎向了这个人的身体上,苗飞在一旁拿着罐子接着血液,随着这个人体内血液渐渐的流出,他的身体开始快速变化。

    婴儿一般滑嫩的肌肤开始变暗,体内的机能在快速的衰竭,随着三大灌的血液完全接满后,这个人的几乎变成了干尸,全身皮包骨头,皮肤皱巴巴的。

    随后,苗飞又将这个人推进了血池内。

    在我的询问下,苗飞解释道:“我们每天的工作就是在同一个人体内放血,放血后,他体内就会干枯,然后推进血池,吸收血池的血液,然后再放血,供这些笼子里的僵尸喝,这些人的身体,就好像是一个转换器,把血池里的鲜血转化成僵尸的食物。”

    “等到第二天,我们又换另外一个人放血,让第一个人休息,如此循环,一直等到这个人无法吸收血池里的血后,这个人就彻底的死了,就会化成腐尸。”

    “有一些体质好的人,就会化成僵尸,会被我们关在笼子里,然后继续喝人类的血,这就是炼尸之法。”

    我奇怪的看着苗飞,他怎么会知道这些?以钟小灵冷漠的性格,根本不可能告诉苗飞这些的。

    “这是钟小灵告诉你的么?”我问道。

    苗飞轻轻摇头,“不是,这些是我以前从爷爷留下的书籍上看过,上学的时候,这些书,你不是也看过吗?”

    我突然想起来了,以前苗飞老是喜欢看一些古怪的书籍,我也是闲来无事偶尔研究研究,因为我自小喜欢古玩和考古方面的知识,但我喜欢的那些古人记载的盗墓的故事,里面有很多奇异的故事和恶鬼,但我不喜欢僵尸,没有看过有关僵尸的书籍。

    苗飞很无奈的道:“我也没有想到,爷爷留下的书籍里面,这些都是真的,我还以为是胡编乱造的呢。”

    我问道苗飞,“那你知道人尸么?”

    “人尸?”苗飞摇了摇头,“爷爷留下的书籍中,好像没有这个词。”

    一旁的阎承雪道:“你不是说,你家里有一本禁书么,说是你爷爷的笔记,还有,我记得上次去你家,去你家的仓库里面搬桌椅,也见到过类似于我们手里的这些瓶瓶罐罐,或许你爷爷以前也是个坏人,哼!”

    苗飞不乐意了,“我爷爷怎么可能是坏人?我爸妈都是本分的人,做了一点小买卖,我爷爷只是喜欢收集这些东西而已,他老人家生前喜欢捣鼓一些东西很正常,湘西的人都喜欢这些东西。至于我爷爷的留下的禁书,和爷爷一起下葬了,我又没有看过。”

    我想,苗飞的爷爷生前一定是一个了不起的人物,苗飞是一个非常讲义气的人,他父母也非常和善,那他爷爷肯定不是恶人。

    “颜知,你之前给我说过,钟老头要把你炼制成僵尸,为什么不把你关起来?你看上去好像什么事都没有。”苗飞和阎承雪两人忙完后,围在我身边。

    我说道:“我刚才不是给你说过人尸么?钟老头想把炼制成为人尸,和一般的僵尸不一样,我变成僵尸后,一会拥有人类的思想和意识。”

    苗飞也阎承雪闻言惊讶不已,随之,苗飞突然垂头丧气的样子,“颜知,这次的事都怪我,要不是我吹牛,也不会让你为了你表哥的事来到这里了,现在大家都被困在这里,我们两人被蛊虫控制,而你却要变成僵尸,这……这都是我害的。”

    我无奈的笑了笑,“以我们的关系,我还不了解你?我知道你当初在吹牛,我之所以来这里,是因为我对湘西的三大传说非常感兴趣,想前来碰碰运气,结果,运气还真不是一般的好,刚来没几天,就见到了其中两个传说,蛊虫和僵尸。”

    阎承雪哭丧着脸,“钟老头把我们困在这里,我觉得是想把我们一辈子都困在这里,我觉得我们三人现在成了钟老头的帮凶,到时候就算我们逃出去,也会为世人所不容,要是钟老头被抓了,那我们也会被抓的。和莫则一起来的那三个人,是我和苗飞两个人杀死的,呜呜……”

    阎承雪说着说着,承受不了内心的煎熬和恐惧,哭了起来。

    我闻言也是大吃一惊,“苗飞,和莫则在一起的那三个人,是你们两个杀的?”

    苗飞一脸的痛苦之色,“是钟老头逼我们这么做,要是我们不杀了他们三个,就让这里的僵尸把我们活生生的撕成碎片吃了,所以……所以我们为了活下来,就按照钟老头的安排,给他们三人喝下了特制的尸水,他们三人很快就昏迷了,变成了给僵尸提供鲜血的食物。”

    听到苗飞和阎承雪是被逼的,我心中总算好受了一些,我也不怪苗飞和阎承雪两人,每个人都怕死,要是把我和苗飞的位置对换,钟老头也是这么威胁我,说不准,我也会这么做。

    我不可能让僵尸活生生的把我撕裂成碎片,为了活下来,我会去伤害别人,我又不是圣人,我也怕死,而且这完全是被逼的。

    苗飞和阎承雪似乎已经绝望了,两人心中的恐惧感早已消失了,或者说,两人已经麻木了。

    无论再恐怖的环境,还是再恐怖的事情,只要习惯了,就不觉得恐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