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2章 进化

    更新时间:2018-08-09 11:45:44本章字数:3350字

    我打开了瓶盖闻了闻,里面散发着一股股腥味,稍稍有些刺鼻,我问道:“这是什么东西?”

    前几次冲老头给我喝的东西,把我算计,里面有蛊毒,现在我要留一个心。

    钟老头嘿嘿一笑,解释道:“僵尸进化,是让人的体质完全进化,用医学术语来讲,新陈代谢会减慢,延缓衰老,细胞恢复力惊人,要是受到伤害,就会立即恢复,让体质完全脱胎换骨。”

    “所以……进化转变过程中非常痛苦,一般人的意志力根本无法承受,很多用活人炼制的僵尸,就是因为在进化中无法承受这种痛苦,大脑受创,精神崩溃,变成了无意识的行尸走肉。”

    我闻言大吃一惊,进化僵尸这么危险么?

    钟老头笑道:“你不用担心,我给你的这种东西,是我用秘法秘制的药物,只要你吃下后,会全面压制你的痛苦,让你顺利的进化成为一个僵尸。”

    我点了点头,相信了钟老头的话,钟老头虽然不信任我,但他却想把我炼制成人尸,一来是为了完成祖训,二来,炼制人尸,也是他必生的梦想。

    所以,钟老头会控制我为己所用,但不会加害于我。

    钟老头走进了旁边的树林里,很快从里面搬出来一个木箱子,从里面取出来几根胳膊粗细的神秘木桩,木桩一头是尖的,一头是圆的,上面雕刻着一些密密麻麻的纹路。

    这些木桩有些诡异,上面的纹路好像和符咒上所画的纹路一般。

    钟老头将七根木桩从箱子里取出,仔细了检查了一番,而后依次整齐的摆放在脚下,随后,钟老头又从箱子里拿着一个罐子,打开罐子放在鼻子边嗅了嗅。

    钟老头似乎在检查这些装备没有问题后,拿出了控制僵尸的铃铛摇了几下,随着清脆的声音在耳边想起,莫则等六个僵尸排成了一排,跳到了空地的中央位置。

    随后,钟老头收起了铃铛,对我道:“儿子,你也去空地中央。”

    我走到了六个僵尸旁边,和他们站在了一起。

    钟老头的目光从我们七人的身上扫过,道:“你和他们的距离拉开一些,他们六个和你不是一个级别的,僵尸进化,他们六个会发狂,小心到时候影响到你。”

    随后,我和莫则他们落开了七八米的距离。

    钟老头点了点头,然后拿出了刚才那个罐子,顺着地面从罐子里倒出银色的的粉末。

    银色粉末一点一点的倒在地面上,钟老头边倒边走,围绕着我们走了一个大圈。

    银色的粉末和银色的月光相互呼应,散发出梦幻般的光彩,紧接着,银色粉末渐渐的飘向了空中,就好像无数个萤火虫漫天起舞,将我和六个僵尸包围在了其中。

    这奇异的一幕让我惊叹不已,我忍不住问道:“父亲,您这是做什么?”

    钟老头解释道:“这是一个法阵,目的是聚集月光,让你们进化期间减少危险。”

    接着,钟老头拿着那几个木桩围着这个圈的边沿钉了下去,随着七根木桩全部钉在了圈外的地面上,整个圈子里的银色粉末被完全圈了起来,无论怎么飘散,都不会飘出圈外。

    这一幕好奇异。

    我感觉周围银色的月光似乎都被圈内的银色粉末吸来,那种沐浴在身上的光线直接往我的皮肤里渐渐的渗入,这种感觉非常舒服,就好像有人在给我做全身按摩。

    本来我还担心进化危险,感受到这种温暖舒适的感觉,我心中没有那么紧张了。

    钟老头做好一切后,仰头凝视着天上的银月,估计时间差不多了,脸上闪烁着兴奋和疯狂的光芒,对我道:“乖儿子,快把那罐药水喝了,剩下的事就靠你自己了,记住,无论发生任何事,都不能离开法阵,一直要等到进化结束。不然的话,进化失败,你就会变成没有意识的腐尸,成为行尸走肉。”

    我心中又开始紧张不已,立即一口喝下了手中的药水,将罐子丢掉。

    药水入肚后,内体燃烧着一股股的热浪,这股热流在我体内每一个部位乱窜,让我极为不舒服。

    改变我人生的这一刻马上就要开始了,要是我进化成功后,就再也无法变成一个人类了!

    钟老头一直凝视着天上的月色,随后面色猛然一凝,喝道:“要开始了!”

    随之,钟老头双手之上做着复杂的手势,口中念着咒语,银色的月光如天下的瀑布一般倾泻而下,将整个法阵覆盖。

    我感觉余光似乎化成了一股股实质的力量将我包裹,往我身体里窜,我顿感压力倍增,月光似乎要将我的身体压扁,将我的身体撕碎,将我的身体摧毁!

    莫则等六个僵尸已经在痛苦的挣扎,他们六人额头都有黄符镇压,但这些黄符在月光的洗礼下似乎没有多大作用了,开始在地面上疯狂的翻滚,挣扎,他们的嘴角渐渐冒出了尖利的獠牙,双手之上的指甲变成了青色,在快速的生长。

    莫则口中发出凄厉的惨叫,其他五个僵尸接着也嘶吼了起来,吼声整天,惊起了旁边树林里的鸟兽四处乱窜。

    整个场面极为恐怖,我心中不由的冒出一股巨大的恐惧感。

    我明白,他们最终会进化为最低等无意识的僵尸。

    而我不一样,我的意识始终是清醒的,我感觉月光超强的冲击力在我的体内肆掠,让我痛苦难忍,就像一股股冰冷的寒气要惊我体内的每一个部位冻结。

    而我刚才喝下的药水化作了一股股的热流,似乎在抵抗者这些寒气,延缓它们的速度,让我身体承受的痛苦大量的减轻。

    就算如此,我还是感觉心底如蚂蚁在爬,有一把刀好像在一刀一刀的割着我的肌肤。

    我知道,月光的力量在快速改造我的身体,只能忍,要是我承受不住,我就会进化失败,我就会变成和其他六个僵尸一样,成为行尸走肉。

    可是,我以前只是一个普通的人类,我的身体从来没有受过如此之大的创伤,这种痛苦我根本就无法忍受!

    身体上每一个部位的疼痛会传向大脑,在疯狂的冲击着我每一根神经,我感觉自己的神经快要崩断了。

    我的意识在一点点的混乱,一段段的记忆在意识里来回飘荡着,就好像快进的电影一般,我知道,如此持续下去,我的意识就会彻底崩溃!

    可是我无能为力,我只能在痛苦中等待这悲剧的发生。

    难道我真的要死在这里了么?我不甘心!

    下一刻,我终于承受不住了,脚下发软,意识发黑,我开始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我感觉自己的意识里好像有一个恶魔,张牙舞爪的向我扑来,将我的意识一点点的吞噬……

    突然,我感觉什么东西嗖嗖嗖的破空而来,这只是我的感觉,我眼前的视线已经模糊,什么都看不到了。

    下一刻,有几张东西贴在了我的身上,顿时,我感觉大脑清醒了很多,体内那钻心的痛楚也在渐渐的减轻。

    我眼前的画面再次恢复了正常,无尽的银色在包裹着我,空中飘散的银粉似乎可以让月光聚集,一道道月光好像变成了闪电,一道接着一道劈向了我的头顶,往我体内窜去。

    “快!从里面出来!把莫则带出来!”

    我听到一个声音向我大喊着,我的视线透过了身边无尽的银色,顺着声音而来的方向看去。

    我看到阵法外面的远处,有两个熟悉的身影,正是中山装和林雯!

    他们来救我了,我心中一喜,立即向阵法外挪动着脚步,可是我的脚下似乎被定格一般,随着我的移动,周围的月光疯狂的在阻止着我的脚步。

    这怎么回事?就算如此,我也只是移动的比较慢,中山装让我把莫则带出去,给我十几秒钟,我就可以走出去。

    “乖儿子,难道你忘了我给你之前的交代么,你走出阵法就会进化失败,变成没有意识的行尸走肉!”

    钟老头在大吼着,不让我走出阵法。

    钟老头在阵法的东方站着,中山装和林雯在阵法的西边站着,双方之间隔着阵法。

    双方为什么没有动手呢?中山装为什么不冲进阵法救人呢?

    显然这个阵法只有僵尸才可以进去,人类不能进。

    中山装面色焦急,“颜知,不要听这个老头说的!我有办法救你!快点将我的徒弟拖出来!还记得刚才你差点进化失败,是我用符救了你,快点出来!时间拖得越久对你越没有好处!”

    中山装这么说,我犹豫了,我到底是要进化僵尸,还是要做人呢?

    林雯大喊,“颜知,你要是真正的进化为僵尸,你就没有回头路了!快点出来!”

    “哈哈……”钟老头大笑,“阁下,要是你的徒弟莫则现在出来,你自然有办法救他,他只是一个低等僵尸,没有进化之前,体内的尸毒可以祛除,可是颜知是要进化人尸的存在,你有能力祛除一个人尸体内的尸毒么?你有能力将他体内已经进化一半的能量祛除么?恐怕没有人有能力祛除!他走出法阵就会死!”

    我脚下刚移动了一步,听到钟老头的话,我又止住了脚步。

    此刻,我是骑虎难下,我应该相信谁?

    中山装急声道:“颜知,不要听他胡说八道,你要相信我,你快把莫则带出来!”

    林雯都快急哭了,“颜知,我求求你了,你将我师兄带出来。”

    中山装和林雯是好人,钟老头是非常邪恶之人,我心中当然知道去相信谁,可是,我被钟老头用蛊虫控制了,他摇动拨浪鼓随时可以要我的命,还有苗飞和阎承雪也被控制,林子璇也在钟老头手里。

    我要是现在背叛钟老头,他绝对会杀了我!

    果然,钟老头看到我再次移动了脚步,手中出现了一个拨浪鼓,冷冷笑道:“颜知,只要你再动一步,我就要蛊虫的蛊毒散发在你的全身,你就会立即失去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