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1章 机关陷阱

    更新时间:2018-08-09 11:45:45本章字数:3312字

    中山装将随身带的包放在地上,从里面掏出一个手指粗细的金属仪器,他按下了仪器上的红色按钮,接着,仪器的顶端闪烁着蓝色的光芒。

    我走过来一看,我认识这东西,是探测仪,是盗墓者的专用装备,不过中山装手中的探测仪似乎并不是最新款的。

    中山装将探测仪的顶端贴着墙壁,顺着被破坏的拉环方向慢慢移动着。

    “滴……滴滴……滴滴滴……”很快探测仪发出一阵阵警报声。

    这些简单的警报是有规律的,可以告诉我们,墙内哪里是实心,哪里是空的,探测仪也只能做到这些。

    只要找到空心的位置,就是石门的开关所在,只要毁了那个地方,就可以打开石门。

    钟小灵从来没有见过探测仪,好奇的问道:“这是什么东西?”

    我解释道:“盗墓探测仪,可以找到石墙里面的开关。”

    中山装转过头白了我一眼,“不认识就不要瞎说,这叫电子智能探测笔。”

    电子探测笔只是官方的叫法而已,这东西刚制造出来,是用于正途,后来被盗墓者利用。

    很快,探测仪的响声越来越强,中山装手中拿着一个笔,在墙壁上慢慢的画着范围,然后顺着墙壁继续探测。

    显然中山装不是这方面的行家,或许是第一次做这件事,笨手笨脚的。

    “大叔,时间紧迫,让我来吧。”我走了过去。

    中山装转过头来,有些不相信的看着我,“你?你会用这个?”

    我自信满满的说道:“不要忘记,我是考古工作者,这些东西我当然会用。”

    中山装有些意外,“这些东西都是禁品,只有政府人员才可以用,你怎么会用?”

    我解释道:“你手里的这东西都已经过时了,我一年前就不用了,现在专业盗墓者的手中都是新一代的产品,探测非常精准,而且是带语音播报的,不像你这个,还需要自己去判断。”

    中山装一怔,惊声道:“你是盗墓贼?”

    我不满的辩解道:“我像是贼么?我是考古人员!”

    中山装还是相信了我,我接过了仪器,熟练的在墙壁上探测着,不到一分钟的时间,我终于找到了开关所在之处。

    我用画笔将位置圈了起来,对中山装道:“爆破工具呢?”

    中山装有些吃惊,没想到我这么快就找到了位置,他说道:“爆破弹数量有限,你最好找到精准的位置。”

    显然中山装不相信我,从我手里拿过了探测仪,在我找到的位置上又重新探测了一遍,然而惊讶道:“这么精准,小子,你说,你到底是做什么的?”

    “考古的!”我的语气非常坚定。

    “是么?”中山装对我的职业彻底的产生了怀疑,他没有多问,从包里找了一个手机大小的东西递给了我。

    我拿在手里看了看,道:“两年前过时的爆破装置,内置一百二十克炸药,威力比一般的手雷强上一些,定时五秒,爆破力低等,而且存在不稳定性。”

    中山装极为吃惊,“你到底是做什么的?这些东西都是政府最新的产品,你怎么说是过时的?”

    我嘿嘿笑了笑,“最新的产品很难买到,政府又不是专业盗墓者,要最新的产品有什么用?”

    “小子,我看你十有八九就是个盗墓贼!看来这件事办完了,我要考虑考虑把你抓回去。”中山装不怀好意的看着我。

    抓我?有这个可能,不过,就算我是盗墓贼,我手里没有赃物,他不敢把我怎么样,问题是,我现在是个僵尸,中山装有足够的理由抓我。

    现在不是考虑这件事的时候,我们要尽快从这里出去,找到钟老头。

    我将装置按在了我画的爆破点后,装置启动,四个金属爪子从装置的底部伸出,牢牢的吸在了爆破点。

    我检查一切没有问题后,让中山装带着钟小灵走远一点,按下了启动按钮。

    装置上显示着红色数字:5、4、3、2、1……

    “轰!”

    一声爆响,爆破点完全被炸开,石屑飞射,一阵阵烟雾过后,我立即去检查,石门的开关已经被毁坏。

    我心中一喜,用力将石门推开。

    “走!”

    我抱着钟小灵向前冲去,中山装紧跟其后。

    “等等!”

    我们刚刚走到了外面的走廊,怀中的钟小灵大喊了一声,我急忙止住了脚步。

    “怎么了?”我不解的问着,看着钟小灵的神色非常凝重。

    钟小灵道:“小心有机关,我爷爷说过,古墓的机关启动后,非常可怕。”

    机关?眼前的走廊还是以前阴沉沉的走廊,钟老头所在的炼尸室距离我们有三十多米,难道这段路程有什么机关不成?

    这里是宋朝某个大官的墓地,古代厚葬习俗由来已久,历代王侯将相不惜耗费人力物力营建陵寝地宫,为了防止墓葬被盗墓贼侵扰,古人们在墓穴中设置了各种各样的防卫机关,试图阻止盗墓贼进入。

    当掘墓人悄然闯进地宫,他们并不知道自己要面对的是价值连城的宝藏,还是防不胜防的陷阱。

    以前跟着师父盗墓,遇到过十几种机关陷阱,我去过的一些古墓,比现在这个古墓要大的多,所以,这个墓地就算有机关,也只是一些简单的机关。

    我判断了一下这个走廊还有四周的墙壁,能装置机关的地方,无非是头顶昏暗的角落或者的地面,之一两房墙壁都是石屋的主体,不会有危险。

    可是现在我们手里没有探测机关的工具,那唯一的办法,就是硬闯,三四十米的距离,而且是直线前行,没有多大的危险。

    我将怀里的钟小灵交给了中山装,道:“你们两个在这里等我,我去试探一下,看有没有机关。”

    我现在是僵尸,只要脑袋不碎,我是死不了的,就算有机关陷阱,我也不怕。

    中山装点了点头,“小心点。”

    我大摇大摆的向前走去,目观八方,心中还是有些紧张,刚走了三步,几道寒光向我射来,嗖嗖嗖!

    一支支锋利的箭矢直接刺穿了我的身体,我出了一声冷,汗我低下头看去,身上被插了九个箭矢。

    “颜知!”中山装吓的不轻,我冷喝一声,“不要过来!”

    我猛吸了一口气,拔出了一根箭矢,这箭矢是不是一般的箭,而是弩箭,那头顶黑暗的角落里肯定隐藏有四五个弩机。

    我以前在一些文献中看过,早在两千多年前,人们就开始在墓穴中设置一些主动防卫的设施,可以击杀盗墓贼,又可以杀一儆百,击退盗墓贼。

    弩是非常灵巧的机械装置,弩同弓的发射原理是相同,但比弓箭射得远,杀伤力强,速度更快,只要触动机关,几把弩同时射击,就算是远距离射杀,盗墓贼根本无法躲避。

    我忍者剧痛,将体内的箭矢一根根的拔了出来,这种痛苦真的难以忍受,我只能咬紧牙关。

    当所有箭矢拔出身体后,只是十几秒的时间,我身体上的伤口已经完全复原。

    我长长的舒了一口气,我是不死之身,我倒要看看前面还有什么机关!

    我继续向前走去,头顶不知道什么地方一阵异响,接着是一个巨大的铁链卷着十几把生锈的刀剑向我砸了过来。

    刀剑被铁链串联在一起,在这狭小的空间里,我根本无法躲避,我唯一能做的,就是身体卷缩在一起,趴在地上,双手抱住脑袋。

    这个办法非常笨,要是人类用这种办法,必死无疑,可我是僵尸,只要护住脑袋就好。

    我的全身开始传来无尽的剧痛,此刻,恐怕我的身体至少被七八个刀剑刺穿。

    这种机关叫做九锁杀阵,一般用于狭小和隐秘的空间里,用一条锁链将五把以上的刀剑固定,从多个方位向盗墓者攻击,一次必杀,无法躲避,就算是来上五个以上的人,也会同时被杀死。

    如果我不是僵尸,我们三人根本无法闯过机关,早就死在这里。

    等一切平静下来后,我身体稍稍一动,全身都会传来无比的痛楚,我咬着牙,右手紧紧的握着插在我胸口的剑柄,一点点的硬生生的往出拔,太疼了,种痛苦简直是无法想象。

    中山装一脸的担心,急忙喊道:“速度快一点,你这样做,会疼死你自己的!”

    我咬着牙关,狠狠的用力,嗖的一声,一把长剑被我拔了出来,胸口一股鲜血喷射而出,那种无法忍受的痛苦让我差点晕厥。

    我大口大口的喘着气,满头都是冷汗,看着身体上还有七把刀剑,我欲哭无泪。

    中山装道:“你现在已经是一个僵尸,你以后就要面对各种伤害,第一次都是这样的,等你习惯了,就不觉得疼了。”

    习惯?你说的轻松!

    刚才在外面战斗,被腐尸抓伤,因为腐尸是尸毒,我是僵尸,根本没那么痛苦,而现在,是刀剑穿透了我的身体,还不止一把。

    我将身体上的刀剑一个个的拔了出来,这种场面,连我自己都觉得恐惧和惨不忍睹。

    中山装说的好像没错,我拔出第一把剑时痛苦难忍,几乎让我晕厥,但第二把,好像没有第一把那么痛苦,直到后面的几把,我无比清晰的感觉到,自己所承受的痛苦在减轻。

    这是心理作用?还是真的习惯了?那也不可能习惯的怎么快。

    难道是僵尸的体质会渐渐的免疫痛苦?

    我检查了我的身体,除了疼痛和大量失血带来的虚弱感,我的身体没有其他任何异样。

    将所有刀剑拔出了身体后,我继续向前走去,十几米后,我感觉脚下不对,我右脚好像将地面踩下去了。

    我立即止住了脚步,全身都不敢动,我稳住心神,尽量控制自己身体的平衡,这种情况,就好像踩着地雷一般危险,我完全不知道我松开脚后,这里会发生什么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