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2章 九死一生

    更新时间:2018-08-09 11:45:45本章字数:3324字

    头顶落下来石块,将我砸的稀巴烂?还是地面是个石门,突然打开后,我会掉下去?或者说是一些毒气和其他的东西突然弥漫在整个空间?

    四周的墙壁都非常平整,地面上只有一些模糊的脚印,到处的接缝都看不出任何痕迹,那么这个陷阱到底是什么?

    我的大脑在飞速运转,在分析着眼前的陷阱,弩箭和刀剑之类的东西我已经排除了,任何人设计机关,都不会把同样的机关用上两遍,第一,敌人见过一次机关后,第二次会对同样的机关有防备;第二,机关设计者都是一些傲气十足的大师们,他们不屑于在同一个地方设置两个同样的机关,如果雇主这么要求,那是对他的侮辱。

    毒气显然不可能,因为这里的古墓已经千年以上了,要是真有毒气,早就散尽了,那么,我目前能判断出的,只有两个可能,头顶有石块,或者说,地面有陷阱。

    地面上的陷阱我不怕,我怕的是头顶!万一一块无比巨大的石块落下来,就算我是僵尸,也会被砸的稀巴烂!

    “颜知,到底怎么了?有什么问题么?”中山装看到我原地不动,僵化在场,急忙询问。

    我回答道:“我脚下踩到了机关,现在不能收脚,一但稍稍一动,机关就会启动,这次不像前面两次那么简单,我正在判断和分析。”

    钟小灵不解的道:“前面两次你不是闯过去了么?难道这次不行么?”

    钟小灵肯定不知道机关的可怕之处,而我这两年跟着师父,对机关是有些研究的,我解释道:“前两次的机关,是触发式机关,我从这里走过去,机关就会启动攻击,而这次的机关,是一个大面积攻击的机关,我之所以不动,是因为我怕头顶,更重要的是,我怕我的脚稍稍一动,不光我这里出现问题,整个走廊都会出现问题,到时候,大家都会死在这里!”

    中山装道:“你的意思是,你担心我们两个?”

    “差不多是这样吧。”我想了想道:“现在,我们距离走廊的今天只有七八米的距离,在三十多米的距离段,最多设下三个机关,所以这是最后一个机关,也是最危险的机关,我的意思是……”

    “你们两人现在从我身边绕过去,走到走廊的尽头,我的前面现在一定是安全的。”

    中山装一脸的警惕,“你确定?”

    我轻轻的点了点头,我现在和他们对话,都不敢回头,怕动作太大。

    中山装道:“我们可以返回刚才的石屋,不是更安全么?”

    我一怔,装山庄似乎不相信我,我说道:“要是这里塌陷,你们过不来呢?对付钟老头,我一个人肯定应付不过来……相信我。”

    钟小灵对中山装道:“别墨迹了,难不成颜知会害你不成?”

    中山装稍稍犹豫,抱着钟小灵缓缓的向前走来,走到我的跟前后,停了下来,打量着我的脚下。

    我脚下的地面已经洼陷了四五厘米,中山装的脸上有些惊恐,“这里果真有问题,颜知,你能这么快反应过来收住脚步,一定对古时的各种机关非常了解,我真是越来越佩服你了,还有对你的身份越来越感兴趣了。”

    我撇了他一眼,“顺着墙角一直往前走,不用小心翼翼的,动作一定要快!”

    中山装没有丝毫犹豫,脚下用力,几乎是用百米冲刺的速度向前猛冲而去。

    七八米的距离,眨眼之间就到,两人已经走动了走廊尽头的石门前。

    没有任何危险,两人转过身里静静的看着我。

    我猛然吸了一口气,脚下疯狂的用力,整个人从地面上弹了起来。

    在我弹起的那一瞬间,右脚下似乎又陷进去一些,而后……

    脚下的地面突然裂开,厚重的石板分成了两半,脚下全部是密密麻麻的尖刺!

    整个走廊内的石板都收缩了进去,变成了一排排锋利的金属尖刺!

    不过,走廊尽头的三米之处是安全的,也就是说,石门外的三米处的石板依旧完好无损,可是,就算我刚才猛力弹了气力,也不可能一下子跳出五米远的距离。

    所以,我的身体是倾斜从空中落下,这样落下去,直接会被扎成刺猬!

    在空中没有任何着力点,不能改变身形……

    “啊!”

    下一刻,在钟小灵的尖叫声中,我的身体就这么直直的落了下去。

    嗤嗤……

    无比尖利的尖刺刺穿了我的身体,我的四肢,身体到处都是血洞,无法忍受的痛苦袭向了我的脑海深处。

    然而,尖刺长度只有一米四五,正好将我的脑袋留在了外面。

    吼!

    一声巨吼,在疼痛的刺激下,我直接变身了,尖利的指甲长了出来,两只獠牙伴随着从口中涌出的血液从嘴角伸出。

    我无比痛苦的嘶吼着,似乎我的嘶吼声才能压抑我的痛苦。

    眼前的画面鲜血淋漓,惨不忍睹,中山装和钟小灵两人的面色一片煞白,要不是我提早发现机关的异常,恐怕他们两人早就死了。

    中山装将怀中的钟小灵放在了旁边的地面上,立即从包里拿出了一卷绳子,绳子头绑着一个小铁块,而后大喝,“颜知,听到我说话没!”

    虽然我变身了,但我的意识还是清楚了,我看到中山装手中的绳子,急忙道:“听到……快,把绳子丢过来。”

    如果不把我快点救出去,我失血过多的话,会死在这里。

    中山装将绳子丢了过来,连续丢了三次,我才抓到了手里,我将绳子缠在了手臂上,绑了个死结。

    现在我全身被尖刺刺的千疮百孔,根本就不能动,要是一动,到处的伤口会撕裂,尖刺会刺的更深,所以,需要中山装将我从这里拉出去。

    中山装站在地面的石板边缘,猛力拉去。

    撕心裂肺,我的身体在渐渐的离开尖刺,随着中山装的用力,一股股鲜血从我的身体里喷射而出……

    吼!

    无尽的痛苦只能依靠嘶吼来发泄,这样才会好受一些,随着体内血液的流逝,我心中泛起了嗜血的欲望。

    “快!快抓住我的手!”

    我距离中山装只有两米多的距离,我终于抓住了中山装的手,中山装爬在石板边沿,废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将我拉了出来。

    我们两人躺在地上气喘如年,我全身鲜血淋漓,到处的伤口在快速愈合着,我能清晰的感觉到,体内受创的脏器在快速恢复,可是一阵阵的虚弱感向我袭来,我知道,自己已经失血过多。

    虽然我身上的伤口恢复的很快,但大面积的创伤会造成血液流失。

    我嘴角的尖牙开始收了回去,指甲也缩了回去,我已经明白,愤怒才可以使僵尸变身,一旦平静下来,身体会很快恢复原样。

    中山装立即蹲下来检查我的身体,我的目光不由自主的扫向了中山装的脖子,我咽了几下口水,真想一口咬上去。

    中山装缓缓道:“你的伤口恢复的很快,恢复力是一般僵尸的几倍,要是其他低等僵尸受了这么重的伤,加上失血过多,肯定不会恢复,而你身体上的伤口没有一分钟的时间,已经全部复原了,只是……”

    中山装说着,撇过头来看着我,看到我嗜血的目光,吓的后退两步,“颜知,你要做什么!”

    我苦笑了两声,“失血过多,现在需要大量的血液,你别怕,我可以控制自己的。”

    我缓缓地从地上站了起来,只是感觉有些嗜血的欲望,身体稍稍有些虚弱感,并没有其他异常。

    我俯着身子,向下面的尖刺上看去,密密麻麻的尖刺一直延伸到了远方,我想,除了走廊两遍尽头的两个石屋跟前有三米位置外,整个走廊其他地方都已经没有了路。

    想起刚才的一幕和承受的痛苦,我又忍不住打了个激灵。

    “你真的没事么?”中山装似乎还不确定,再次问我。

    我点了点头,“大叔,你放心,或许我的体质和其他僵尸不同,再说了,我刚才喝了钟小灵的血,可能活人鲜血给我带来的力量非常强大,所以我才没事。”

    “什么!”中山装面色巨变,大吃一惊,“你……你喝了活人的鲜血?”

    “怎么了?”我被中山装突然的大吼吓了一跳,“刚才在外面情势危急,我也是不得已之下才喝了钟小灵的血,你放心,我没有咬她。”

    中山装的面色一片冰冷,“怪不得你受了这么重的伤都没事,原来你是喝了活人的鲜血,你可知道喝了活人鲜血的后果么!凡是僵尸,要是没有喝活人的鲜血还有救,要是喝了活人的鲜血,以后只能喝活人的血,要是喝死人或者医院血库的血,是不行的,会导致僵尸退化!”

    这一点我是知道的,钟老头早就告诉我了,可是当时我没有其他选择。

    我急忙问道:“退化了会怎么样?”

    中山装冷冷道:“会变成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身体腐烂,力量减退!”

    我不由的想到了外面的腐尸,难道我会变成那样子么?所谓活人的鲜血,就必须是刚从人体内出来的鲜血,要是隔上一个小时都不行。

    钟小灵这时道:“事已至此,这件事以后再说,我们还是快点对付我爷爷!”

    “这个你拿着。”中山装将一把断剑递给了我,这把剑显然是刚才第二个机关中断裂的剑,我正好没有武器,接了过来。

    我们三人站在了最后一个石屋门口,门上依旧没有拉坏。

    “还有没有爆破装置?”我转头看着中山装。

    “最后一个。”中山装又从包里掏出来一个,递给了我。

    完成好一切后,我们立即后退,轰然一声爆响,石门被炸开了。

    一阵阵的烟雾中,一股股刺鼻的血腥味迎面而来,中山装的面色顿时一片惨白,倒是钟小灵一脸的漠然,她早就习惯了这里的血腥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