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3章 僵尸童子尿

    更新时间:2018-08-09 11:45:45本章字数:3306字

    我们三人立即冲进了石屋,石屋里面一片平静,只有中间血池里的血水在不停的沸腾着。

    那些关着僵尸的笼子都是打开的,地面上是一团团的尸体碎片,和一些恶心的东西,旁边石床上也看到半个人,每个石床上都被一片红色覆盖,是残碎的骨头和血肉……

    看到如此恐怖的画面,我们都猜出来了,钟老头把这里的僵尸和人类都活生生的吃了!

    我心中泛起了一种恶心的感觉,我以为自己变成僵尸后,会习惯所有的恶劣环境,但这种画面让我无法忍受。

    “这……这到底是什么地方!这……钟老头竟然……竟然用如此邪恶的阵法!”

    中山装整个人都在颤抖,说话都不利索了。

    “这血池的血液……都是人类……人类的血液……”

    “他……他到底……到底杀了多少人……”

    “我明白了……外面……外面的腐尸……村庄里的村民……这个血池……”

    中山装已经联想到,血池里的鲜血,是整个村庄村民的鲜血!

    整个村庄几百人,被钟老头杀了,血液变成了血池,尸体变成了腐尸。

    这简直是丧尽天良,泯灭人性!

    任何人知道这样的事,都无法忍受,心中会充满无尽的怒火!都想把这种邪恶之人碎尸万段!

    “呕!”

    中山装终于承受不了眼前的画面,在一旁干呕了起来。

    我和钟小灵的目光落在了石屋中央的血池内,钟老头吃完了这些食物后,现在肯定在血池内!

    我急忙问钟小灵,“你爷爷肯定在血池内,我们现在应该怎么做?”

    钟小灵的目光移动到了血池的边沿,道:“你看到血池周围的金属纹路没?只要毁坏了这些纹路,就能破坏掉炼尸阵法,爷爷的进化就会失败。”

    我立即找到了那些纹路,那种手中的残剑狠狠的扎了下去,但是,手中的刀剑根本破不开那些刻在地面上的纹路,就像钟小灵说的,这是一些奇特的金属。

    我再次使劲,剑尖只能在纹路上留下淡淡的痕迹,我吃惊不已,难道这些金属是钢铁不成?

    我又换了几个地方,依旧没有任何作用,看来血池边沿都是被金属打造,人力是破不开的。

    我着急道:“怎么办?”

    钟小灵眉头紧锁,看来也没有办法,我说道:“破阵不是需要道法么?”我立即看向了旁边在干呕的中山装,道:“大叔,你别呕了,快点想办法破阵!”

    中山装右手按在墙上,背对着我,头也不回,继续呕着,“等会……你们别急啊,我……先让我吐一会……”

    我彻底的无语,中山装不是修道之人么?对血腥味不是有免疫么?怎么这么差劲?这么久都缓不过来?

    或许他来到这里后水土不服,本来就生病,加上连番大战,消耗巨大,现在身体已经无法负荷了。

    钟小灵再次开口,“还有一个办法,不过……”

    钟小灵没有说下去,我想这个办法一定不是什么好办法,不然她早就说了。

    在我的催促下,钟小灵开口道:“血池被炼尸阵保护着,人类是下不去的,要将我爷爷逼出来,只有一个办法,你下去将爷爷逼出来。”

    “什么?”我大吃一惊,“你让我跳进这个血池?”

    钟小灵点了点头,“对,但是你要记住,这个血池里的血是不能喝的,这里的血,是整个村子里村民的血液,经过了数年的炼化,已经是一种有毒的血液,任何僵尸喝了,都会变成邪恶的僵尸,当然,只喝上一点是没有事的,但不能在里面久呆。”

    “我爷爷一定在血池地下进化,你必须打断他的进化,阻止他,将他杀死。”

    下去真的没事么?钟小灵也不敢肯定。

    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狠狠咬牙,虽然我不想下去,但为了杀钟老头,我豁出去了!只能赌一局了!

    “等等!”

    我正要跳下去,一旁的中山装终于吐完了,阻止了我,他面色一片惨白,整个人都好像虚脱了。

    我立即停下了脚步。

    中山装走了过来,微微的喘着气,似乎非常虚弱,他说道:“你现在失血过多,要是你跳下去,你能抵挡住血池的诱惑么?”

    我一愣,我确实是失血过多,但我可以控制自己嗜血的欲望,问题是,我要是跳进了血池,那种嗜血的欲望和饥饿感肯定会被全面激发,要是我真的喝了,我就会变成和钟老头一样邪恶的僵尸,到时候,后果不堪设想。

    “大叔,你有办法么?”我急忙问着。

    中山装面色非常凝重,检查着血池边缘的阵法纹路,口中喃喃道:“这是一个邪恶的阵法,只要破坏了这个阵法,里面的鲜血就没有用了,不过,这个阵法恐怕以我的修为也破不了,再者,我身上没有这种高级的破阵符……”

    我无语了,既然没有用,你说什么?

    “大叔,你还有爆破装置么?”我记得刚才炸这个石屋的石门时,中山装说是最后一个了,我真希望还有一个,就算阵法纹路是金属,也可以被炸药炸开。

    “有的话,我早就拿出来了,还会在这里为难么!”

    时间非常紧迫,我心中着急不已,中山装突然想到了什么,立即从包里拿出了一大堆的瓶子,而后道:“快来帮忙,将瓶子里的东西全部倒进去!”

    我立即走了过去,中山装已经打开了两个瓶子,将里面的粉末往血池里倒。

    我急忙问道:“这是什么东西?”

    “现在只能死马当做活马医了,我希望这些药粉可以破坏血池里面的血液。”中山装似乎也不敢保证自己可以成功。

    这银色粉末,好像是上次中山装杀死那个僵尸时,将粉末倒在了僵尸身上,僵尸就燃烧了起来。

    另一种红色液体,我不知道是什么东西,中山装说这是黑狗血,杀僵尸用的。

    我也打开了瓶子,不管瓶子里是什么东西,总之不是驱毒就是对付僵尸的,不一会时间,血池的血水开始浑浊,出现了其他的颜色,阵法之上的纹路渐渐的失去了光泽。

    吼!

    一声巨吼从血池底部传了上来,这声巨吼让人心底发麻,就好像远古的野兽在寂静的夜空咆哮。

    沸腾的血池疯狂的开始澎湃,狠狠的击打着岸边,但所有血水好像有魔力似一般,无论如何飞溅,都不会冲出血池之外。

    中山装的药粉果真起效果了,血池里的血水已经被彻底污染,那些药粉基本都是治疗尸毒所用,在僵尸进化过程中遇到这种药物,谁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

    钟老头在血池底部不停的挣扎,整个血池惊涛骇浪,但始终没有把他逼出来。

    难道我们失败了?

    我看着周围地面的尸体残魂,还有一些家具桌椅之类的东西,我看到什么就拿什么,直接往血池里丢。

    可这些东西是没有用的。

    “童子尿!童子尿绝对有用!”钟小灵突然道:“我爷爷说过,童子尿无法伤害成型的僵尸,但对进化中的僵尸杀伤力非常大!”

    我好像在电视电影里看过,童子尿可以驱邪,可以对付鬼,难道也可以对付僵尸么?

    中山装和钟小灵的目光齐刷刷的看向了我。

    “你们什么意思?我今年二十五岁了,你们认为我是童子么?”我有些尴尬的解释着。

    钟小灵冷漠的看着我,“别撒谎了,你肯定没碰过女人。”

    我愕然,“为什么?你以为你是谁?你说我没碰过我就没碰过?我告诉我,我这个人很风流的,百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

    钟小灵狠狠的白了我一眼,道:“那天你和林子璇睡在一张床上,孤男寡女,而你一晚上都没有碰她,林子璇可是一个大美女,要是你碰过女人,一个正常的男人……”

    “别说了!”我脸上有些发热,立即打断了钟小灵的话,怒道:“你这个偷窥狂,你竟然监视我!”

    中山装瞪着眼睛看着我,不敢置信,“你真的没碰过女人?”

    你不说话能死呀?我都二十五岁了,没碰过女人,很丢人好不好,你这是神补刀么?

    钟小灵的声音非常冷漠,“你墨迹什么呢,快点!”

    “快点什么?”

    “往血池里撒尿!”

    我无语道:“大姐,我是僵尸好不好!我的尿就算是童子尿,也是僵尸童子尿,有用么?”

    钟小灵冷冷道:“有没有用不知道,反正你试试不就知道了?”

    此刻时间紧迫,形势危急,我顾不了那么多了,可是,看到钟小灵和中山装直勾勾的看着我,我心中发麻。

    “你们不会回避一下么?”

    钟小灵撇了我一眼,“你是不是男人?男人的我见多了,没什么稀奇的。”

    我有些尴尬,就连中山装闻言,也有些尴尬,钟小灵才多大,最多十八岁。

    钟小灵冷冷的等着我们,道:“你们两个在想什么呢!我是见过僵尸的!”

    原来是这样,中山装和钟小灵背过了身去,我立即深吸了一口气,憋了好久,硬是憋出了一些尿。

    这可能是我这一生干的最荒唐的事,站在一个血池边,当着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的面,往血池里嘘嘘……

    我还没提上裤子,钟小灵就冲了上来,她冷不丁的往我的下面看去。

    她不是失血过多,一直动不了,还要我们抱,怎么跑的这么快?

    我心中一万个草泥马在奔腾,这个女人到底害不害臊!

    问题是,刚好被钟小灵给看到了。

    我发誓,除了我老妈外,绝对没有第二个女人看过……

    我真的想把钟小灵给捏死!我的第一次就这么没了……

    钟小灵的嘴角勾起了一抹邪恶的笑意,“真想不到,一个僵尸还会害羞,呵呵……”

    “我也没有看出来,一个大男人的,还怕别人看。”中山装如鬼魅一般出现在了我的左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