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9章 神婆

    更新时间:2018-08-09 11:45:45本章字数:3330字

    道士掐指一算,似乎也没有得到什么答案,而后拿出了三个铜钱放到一个碗里,碗里倒上了水,淹没了铜钱,道士拿出了一把匕首给女人,说,“滴上三滴血到碗里。”

    女人一怔,还是照做了,割破了手指,滴了三滴血到碗里,随即,血液散开,整个碗里的水变成了红色,紧接着,里面的三个铜钱飞了出来,哐哐哐三声,落在了桌面上。

    但是,令人惊奇的是,两个铜钱直直的立在了桌面,一个铜钱是倒下的。

    我旁边的钟小灵突然在我耳边小声道:“这女人杀过人。”

    我大吃一惊,问钟小灵,“你怎么知道?”

    钟小灵道:“这算命的道法我也会,爷爷以前教过我,你看碗里的血,是黑色!”

    道士突然抬起头来,目光盯向了我和钟小灵,有些不善的盯了我们一眼,又回到了桌面上。

    我和钟小灵说话的声音非常低,难道他听到了?

    道士对那女人淡淡的道:“正所谓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你走吧。”

    女人一下愣住了,周围很多人也是不解,这是什么意思?难道道士算不出来么?怎么赶人走?

    女人突然跪倒在地,“大师,求求你了,求求你了,你帮帮我,已经好几年了,我想有个孩子,大师,我知道你有办法。”

    大师微微的摇了摇头,“自己犯下的罪孽要自己承担,或许你承担了这个后果,还有一丝希望,要是你不想去承担,恐怕这一辈都没有孩子。”

    女人突然抽泣了起来,满脸是泪,她颤颤巍巍的站了起来,一边擦着眼泪,一边从包里拿出了一叠钱,塞向旁边的功德箱。

    道士急忙伸出手来,道:“我说过,我算命是不收钱的,要是我算的准了,你下次再来以表你的心意。”

    女人离开了,她一边走一边擦着眼泪,似乎非常痛苦,她的背影是那么落寞……

    很多人都不懂女人为什么哭,为什么要离开。

    可是,我知道女人杀了人,难道这是报应么?杀人和生孩子是两码事啊,有关系么?

    很快轮到了下面几个人算命,一男一女二十七八岁,本地人,是看姻缘,道士算了之后,说两人结合后,平平淡淡,一生不会大富大贵,也不会有大的挫折。

    两人感谢了道士后离去,接下来是一个男人求子,结婚四年,没有孩子,和第一个女人的情况差不多,道士说他家宅阴气太重,只要搬家换个阳气充足的地方三个月之内便可怀孕。

    男人感谢了道士之后,给道士钱,道士不要,说等他算的准了,再次前来时,给功德箱里塞钱就行,想给多少都可以。

    接下来,终于轮到了我。

    我刚坐下还没有开口,道士道:“你不是来算命的。”

    我微微一笑,“那大师说说看,我是来做什么的?”

    道士道:“你们是来找人的。”

    我一怔,笑道:“没错,我是来找人的,不过,再找人之前,我想大师为我算上一卦。”

    道士淡淡道:“心不诚,不可算。”

    “呵呵……”我不动声色的笑道:“我还没有开口,大师为什么说我心不诚?”

    道士的面色突然有些冷意,盯向了我旁边站着的钟小灵,道:“小姐,年纪如此轻轻,为何不入正途,我劝你放下屠刀回头是岸。”

    我一怔,这是什么意思?一眼看穿了钟小灵?

    周围的人都是用异样的目光看着钟小灵,为何大师让一个小丫头放下屠刀?

    “你们要找的人,不会见你们,你们走吧,以后不要来这里了。”道士直接下了逐客令,不再理会我。

    我当然不会走,我怎么可能人都没有见到就灰溜溜的离开呢?

    我四平八稳的坐在椅子上,一点离开的意思都没有,平静的道:“大师,是一位朋友介绍我过来见这里的主人,这位朋友身份不一般,麻烦大师通报一声,我想这里的主人一定会见我们的。”

    这里到处是人,有些话是不能说开的,只能隐晦的把中山装提出来。

    道士不急不缓,道:“我们月老祠的人与世无争,两位,还是请回吧,不要为难小道。”

    道士又在赶我们走,我隐晦的说道,“我们是政府的人,大师,现在你应该明白了吧?”

    “你们是……政府的人?”道士这次才重视起来,立即站了起来,道:“原来是政府的人,先前只是一场误会,两位,里面请!”

    我不得已之下才冒充是灵异局的人,真没有想到,灵异局的身份会这么好用。

    老道对周围的人道:“诸位,请稍等,现在来了两位贵客,我去去就来。”

    道士带着我们从大厅的侧门出去,走到外面后,是一个偌大的庭院,可以看到远处竹林,池塘,假山,和一排排整齐的房子,偶尔有两三个道士从我们身边走过。

    凡是路过的道士,都向算命道士问好,喊他师叔。

    一路上,道士一句话都没有说,我们穿过了一个庭廊,尽头一个三层古代风格的建筑挡住了我们的去路。

    我们踩着木梯上了三楼,道士带着我们在停在了第三个房间的门口。

    咚咚咚……

    “请进。”

    里面是个女人的声音。

    道士带着我们进去后,我看到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婆婆正坐在摇椅上,而她的身上……竟然盘着一条巨蛇。

    我和钟小灵都大吃一惊,蟒蛇有胳膊粗细,蛇身在老婆婆的腰上缠着,蛇头从后背上卷上来,从老婆婆的脖子上探出,此刻,蟒蛇看到陌生人,冲我和钟小灵两人吐着蛇信,似乎不太欢迎我们两个。

    难道眼前的老婆婆就是我们要找的神婆?

    “师姐,这两位是灵异局的人,今日前来拜访你。”道士介绍着。

    老婆婆猛的从摇椅上站了起来,目光冷冷的扫视着我和钟小灵,而后收回了目光,对道士道:“你出去吧。”

    “是,师姐。”

    道士退去后,我这才打量着这个房间,整个房间非常阴暗,四周摆满了桌子,每个桌子上都是各种瓶瓶罐罐,还有有些黄符和其他的道具。

    “前辈,在下是……”

    老婆婆打断了我的话,语气有些冰冷,“我不想知道你们是谁,说重点,找我有什么事?”

    老婆婆的脾气这么古怪,我本还想介绍一下自己,没想到老婆婆这么直接。

    既然如此,我开门见山的说道:“前辈,我身边的这位女孩,从小被一个邪恶的炼尸人收养,那个炼尸人将她的身体用药鼎炼制,给她服用各种邪恶的药物,让她体内的血液变得非常狂暴,要是僵尸喝了她的血,会立即进化,如今我们消灭了炼尸人,把女孩救了出来。而她只是一个普通的女孩,只想过普通的生活,我不想她被僵尸盯上。”

    “还请前辈帮帮我们,给我们一些压制血脉的法器,或者符箓。”

    老婆婆冷冷的看着我,“说完了。”

    “前辈,说完了。”

    “那你们走吧,我帮不了你们。”

    又赶我走?我当然不会走,中山装说过,这里的主人一定有办法,他不可能骗我。

    “前辈,我知道您有办法帮助我们,还请前辈帮忙。”

    老婆婆有些不耐烦的甩了甩手,“你们走吧,有的人该帮,有的人不该帮。”

    我有些心灰意冷,道:“前辈,为什么不帮我们?”

    “她身上杀戮太重,只有杀过很多人才有这种气息,像你说的,她确实是个普通人,连自己的气息都不会隐藏,凡是修道之人都能感应到,你说,我会帮一个杀人犯么?”

    老婆婆的话不无道理,可是老婆婆根本不知道钟小灵为什么杀人,要是一个人杀一个人是为了让他不承受更大的痛苦,是为了救更多的人,那还是杀人么?

    那是拯救!

    我正要解释,钟小灵拉着了我的手,道:“颜知,算了,前辈不帮我们,不要为难前辈了,这或许是我的命吧,我们走吧。”

    我怎么可能走?我突然想起中山装说过,神婆表面冷漠,是刀子嘴豆腐心,一定要死缠烂打,这样她才会帮我们。

    “前辈!”我直接跪了下来,“请您救救小灵,只要你肯帮忙,多少钱我都可以出。”

    老婆婆看都不看我一眼,道:“这不是你钱的问题,而是原则问题。”

    “前辈,要是你不答应我,我就跪在这里不起来。”

    “那你跪着吧。”

    我无语了,解释道:“前辈,你听我解释,小灵是一个善良的女孩……”

    老婆婆再次打断了我的话,“无论她是一个什么样的人,都和我没有关系,杀人已经是一个事实。”

    “老婆婆,我求求你。”

    “求我没用。”

    “老婆婆,我知道您是菩萨心肠……”

    “不,我不是菩萨,你就当我是恶魔好了。”

    “老婆婆,您……”

    “好了,你们离开吧,天快黑了,我要去忙了。”

    中山装是不是忽悠我?不是说死缠烂打有用吗?为什么我求了这么久都没用?

    我猛地站了起来直接火了,“前辈!据我所知,你们修道中人的准则是除魔卫道,是解救苍生!如今我求你帮忙,你为何不救!我以为灵异局的林野介绍的人会帮我这个忙,真没想到,如此铁石心肠!”

    “告辞!”

    我拉着钟小灵的手向外走去。

    “等等!”老婆婆突然喊住了我,道:“小子,你说是林野介绍你们来的?”

    坏了,我记得中山装好像特别叮嘱我,让我不要在神婆面前提他。

    既然已经提了,那已经迟了,我转过身来,道:“是,正是林野。”

    “你是林野什么人?”老婆婆再次问我。

    “我是……他的弟子,最近新收的弟子。”我只能撒谎。

    “弟子?”老婆婆目光细细的打量着我,而后道:“你看起来不太像修道之人。”

    难道老婆婆看不出我是僵尸么?难道僵尸不使用力量和变身,谁也看不出来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