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7章 前往蜘蛛山

    更新时间:2018-08-09 11:45:46本章字数:3333字

    卢友天和颜悦色地对我说道:“小颜呀,其实师父对你平时是严厉了一些,要求高了一些,其实都是为了你好,你确实是一个聪明的孩子。”

    “小颜,今天的事情,其实只是一场误会,师父只是试探你的应变能力,平时你表现的非常好,很多时候比杜涛这个小兔崽子要好多了……”

    “上次在办公室,师父确实批评你有些过了,你不要往心里去……”

    卢友天开始夸我,对最近一个月来的一些事给我道歉,一直说了十几分钟,用这种小伎俩哄小孩子还差不多,能哄了我么?

    我看了看时间,非常不耐烦的道:“师父,有什么话就直说吧,我还有其他事。”

    卢友天终于进入了正题,道:“颜知,大家始终是师徒一场……你手里掌握着师父和杜涛的……那些东西,有没有告诉过其他人?”

    我举起酒杯浅浅的喝了一口酒,“师父,你说呢?”

    卢友天一怔,道:“颜知,这件事事关重大,你要是检举了师父和杜涛,到时候大家都不好做,你刚从警校毕业就能进重案组,肯定背后有非常硬的关系,我可以告诉你,我做了警察几十年,在后面也有很硬的关系,大家都是混口饭吃,大家各退一步,你给大家留点情面,你把证据销毁,这件事就这么过去怎么样?”

    销毁证据?世界上有那么便宜的事么?

    我一副无所谓的态度,“我说师父,要是我不给你和杜涛留情面,你觉得我会给你们两个发信息么?我直接会把这些资料给检举处或者给队长!”

    “你别给我说你后面的关系硬,要是你后面的关系真的硬,你做了几十年警察了,还是警察,连个小官走做不上,你有后台么?那你说说,你的后台是什么,我听听,要是真的比我的后台强,那我认输走人!”

    这句话无疑戳到了卢友天的痛处,他确实没有后台,他的能力是分析案情,但真正出警破案的是队长和程勇,他这辈子落了个安全,一个个队员牺牲,可是他却安全无事。

    卢友天的脸色非常难看,他也没有想到我这么难对付,这一个月来,我一直在卢友天面前表现的非常乖巧和听话,甚至是逆来顺受那种。

    其实我只是一直把他们没放在眼里,卢友天以为我怕了他。

    卢友天的语气软了下来,一副讨好我的神色,“颜知,你能调查出我和杜涛的那么多资料,肯定已经知道了我和杜涛是远方亲戚,算师父在这里求你了,你让杜涛留下来好不好。”

    “你说呢?”我不屑的看着卢友天,你在我面前玩这套有用么?你几句话就能让我离开么?你以为我是傻子么?

    我一副油盐不进的神色,卢友天心急如焚,很快,他似乎做出了什么决定,道:“这样吧,师父给你二十万,你离开重案组。”

    我没有吭声,饶有兴趣的撇了他一眼,端起酒杯喝了一口酒,不得不说,两千多一瓶的酒就是美味。

    “三十万!”卢友天以为我动心了,见我不说话,觉得自己说的有些少了,立即加了价。

    我还是没有出声,右手摇晃着酒杯,一副看戏的神色。

    卢友天一咬牙,“三十五万最多了,这可是我的全部家底了,再多我拿不出来,只要你答应我离开重案组,三十五万我马上转账给你。”

    我找了一支烟点燃,深深的吸了一口,然后长长的吐了出来,淡淡的道:“师父,你平时就是这么做警察的么?你不觉得丢脸么?”

    我这句话说的懒洋洋的,似乎没有什么杀伤力,而卢友天的脸色猛变。

    “作为一个警察,你要对得起自己的职责,对得起国家,对得起政府,对得起人民,更重要的是,你要对得起自己的良心,我看你都一把年纪了,也该退休了,可不要在退休前留下一个污点,到时候,一辈子的努力在一夜之间就可以化为乌有!”

    我就是要教训他,侮辱他!这不光是丢脸,这是行贿,收买我!

    “颜知,你到底想怎么样?你给我一个准信。”卢友天的声音冷了下来,目光中带着怒气,死死的瞪着我。

    我放下了酒杯,说了四个字:“公平竞争!”

    卢友天的脸上挂着疑惑,“怎么样公平竞争?”

    我又吸了一口烟,“很简单,各凭本事,三个月实习期结束,组员在一起评估,要是评估出来我不如杜涛,我走,杜涛不如我的话,他走!”

    “此话当真?”

    “绝无虚言!”

    卢友天长长的舒了一口气,他还以为我要刁难他,没有想到是公平竞争,要是公平竞争,卢友天对杜涛是有信心的,可是卢友天有种感觉,他越来越看不透我了。

    “颜知,那……你手里掌握的证据?”卢友天最担心的就是这个。

    我说道:“你不用担心,我要是想检举你们的话,早就去做了,之所以不这么做,完全是看在你这些年为警局出力的份上,虽然你会犯下一些小错,但始终为警局默默奉献了这么多年,而且还办过几个大案子,救了不少人,我当然不会让你在警局身败名裂的。”

    “证据我会留着,要是你和杜涛两人再次暗中对付我,做一些手脚,那么,我就会毫不犹豫的检举你们!”

    “等三个月实习期过后,我就会销毁证据,这一点你大可放心。”

    卢友天长长的舒了一口气,他是信任我的,不然我早就去检举了,没有必要在这里和他废话。

    “颜知,警局能有你这样的正义之人,已经不多了……”

    这是两人分别前,卢友天语重心长的给我说的最后一句话。

    其实我不是正义,只是我没有把他们放在眼里而已,我是一个强大的僵尸,无论他们怎么对付我,怎么折腾,我最后都会赢。

    下午一点,饶队长开上他的私家车带着我去了蜘蛛山,我们这次行动是便衣行动。

    我们重案组的确可怜,公车就只有一辆,给卢友天开走去灵异局了。

    车子刚起步没多久,饶队长和我拉起了家常,问我老家哪里,父母做什么的,两人天南地北的聊了十几分钟后,饶队长突然道:“小颜,我感觉你不是一般的人。”

    “哦?”我笑道:“饶队这话是什么意思?什么叫做不是一般的人?难道我二般的人?”

    饶峰道:“你跟我在一起,我感觉不到你有任何压力,无论是聊天,神色,还是其他细节,你都表现的非常随意,自如,和我说话,就好像和老朋友一般。”

    就算我不是僵尸,我跟着师父盗墓两年,见过很多大人物,面对一个重案组队长,我有什么好紧张的?

    我笑道:“饶队,你可是多想了,警校毕业的人学员,在为人处事这一方面是最基本的学习课程,我和队长你聊个天,有啥好紧张的?说白了,大家都是同事。”

    饶队长笑道:“我看人还是很准的,就像今天上午的事,你师父和杜涛处处为难你,所有同事也都隐隐的站在你师父那边,你能全身而退,绝非那么简单。”

    今天的事,饶队长肯定看出来疑点了,只是他当时不想点破而已。

    我想了想,道:“上午的事,还是别提了好不好?过去了就过去了,毕竟我师父为警队奋斗了这么多年,不容易,无论他做什么,都是可以值得原谅的。”

    我不能在队长面前把事情点破,不然会很尴尬的,所以我隐晦的说了出来。

    饶队道:“不提了就不提了,你这小子年纪轻轻,做事非常有分寸,而杜涛这个人,聪明过头了,落井下石可是非常厉害,圆谎也是非常厉害,这种人口才非常好,思维敏捷,能把白的说成黑的,把黑的说成白的,通常这样的人,只会说,办不了实事。”

    “但杜涛不同,他的实习报告我看了,确实写的非常好,比你的要强多了,他的能力是有目共睹的,他也是属于那种可以做实事的人,所以……你要留下来的话,就要努力了。”

    我忍不住笑道:“我说饶队,你这么看好杜涛,这么奚落我,那为什么还要帮我?”

    饶队一本正经的道:“那是因为,我更看好你。”

    “哦?为何?”我感觉有些奇怪,我这一个月的表现确实非常平凡,和队长就解除过两次,刚报道的时候和今天的会议,倒是杜涛没事了就去找队长学习请教,给队长留下了一个非常好的印象。

    我就不明白饶队为什么看好我,这不科学啊?

    饶队道:“我不是给你说过了么,杜涛这个人聪明过头了,那就成小聪明了,他来到我们组这一个月,讨好每一个同事,在我面前留下好印象,实习报告几乎做的完美,这好像是给所有人设下了一个隐形的局,让所有人陷入其中,都认为他很好很优秀,所以今天早上,你师父就借助你没有分析案情,立即要赶你离开重案组。”

    “而你呢,在暗中被奚落,被挤兑,被侮辱的情况下,你始终是一副平静自若的状态,然后在最关键的时刻……在我也准备放弃你的时刻,突然进行反击,一举将对手击败,直接打的对手毫无还击之力!”

    “而且你来的是暗的,把对手玩的团团转,任凭对手如何布局,你突如其来的一击就把对手的局给彻底粉碎!”

    “所以,第一个月的实习,在我眼里,是你赢了,你不但赢了杜涛,连你师父都赢了,干的漂亮!”

    不得不说,饶队确实看人非常准,杜涛这个人,无论从什么地方来讲,确实很强,但是,我是僵尸,他注定会输。

    能得到队长的称赞和青睐,我自然开心,我们组的最终决策权在队长手里,杜涛拿什么和我斗?

    谢谢各位亲的支持,欢迎加入此书读者交流群:3831495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