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0章 巨型蜘蛛

    更新时间:2018-08-09 11:45:46本章字数:3297字

    从李翠兰口中得知,高阳的父亲在高阳五岁时,出了车祸离开了人世,李翠兰在山下镇子里的石子厂打工,高阳交给奶奶照看,在高阳十五岁的时候,奶奶病逝。

    之后高阳初中毕业就辍学,一直和镇子里的流氓混混在一起,李翠兰平时忙,为了生计,对孩子疏于管教,也管不住高阳。

    最近高阳每天回来的很晚,要就是回来玩手机,在村子里骑摩托车,根本不理李翠兰,这些事,李翠兰抱怨了好几句。

    所有的消息我都了解的差不多了,我就问道:“李阿姨,那你这几天有没有发现高阳和平时有没有什么不同的地方?”

    “不同的地方?”李翠兰想了想,道:“你这么一说,我还真觉得高阳最近这十来天和以往不同。”

    “哦?”我急忙问道:“到底哪里不同?”

    李翠兰道:“最近这半个月,虽然他对我爱理不理,但每次从外面回来都会给我买一些好吃的,还有会给我的桌子上丢几百块钱,他以前经常问我要钱,现在知道给我给钱了,还给我买吃的,说明这孩子慢慢的变好了,也知道孝顺自己的母亲了。”

    说到这里,李翠兰嘴角挂着欣慰的笑意。

    我问道:“这种情况具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他的其他行为有没有什么异常?”

    李翠兰想了想,道:“他大概就是半个月前开始给我买吃的,第二天晚上我回来的时候,我看到桌子上多了六百多块钱。等他回来后,我就问这么多钱是从哪里来的,但他不告诉我,什么都不说,就回到自己屋子里,我敲门,他不开,也不理我。”

    “至于他的其他行为……哦,对了,他每次回来都是把自己关在屋子里很长时间,晚上不知道倒腾着什么,从来都不让我进他的屋子。”

    李翠兰的话给了我很多线索,“阿姨,我想去高阳的屋子里看看。”

    李翠兰非常客气,“颜警官,走,我带你去。”

    走进了大厅后,整个大厅内只是简单的旧家具,但这些家具都是一尘不染,非常整洁,看来李翠兰是一个勤快的女人。

    正墙是一个供桌,上面是李翠男男人的灵位,灵位面前是一个香炉,看起来很长时间没有上香了。

    大厅左右脸侧是两个屋子,左边是李翠兰的卧室,右边则是高阳的卧室。

    掀开了门帘,高阳的卧室门紧闭着,李翠兰推了几下没有推开,“这孩子,门都锁了,以前他从来都不锁门,让我给他收拾房间,可最近这半个月老是把门锁着。”

    我问道:“你没有钥匙么?”

    李翠兰道:“我没有钥匙。”

    没有钥匙有关系么?我集中精神力向屋子里面看去,我的目力直接透过了墙壁,屋子里黑乎乎的,非常昏暗,因为窗户和门都是紧闭的,只有几丝光亮从破旧的门缝里钻了进去,给整个昏沉沉的空间里带来了几分光亮。

    我的视线顺着光亮向里面快速转移,很快被一道道银白色的东西挡住了,这些东西看起来非常奇怪,像一道道的丝,满屋子都是,就好像蜘蛛网一般,因为太光线太昏暗,我还真分辨不出来。

    很快,我的耳朵里窜来了一直在的呻.吟声,这是一种痛苦的呻.吟,声音非常小,要不是我有顺风耳,根本就听不到。

    我的目光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那是一个女人的脸!昏暗中,女人似乎在熟睡,鼻子中传来一阵阵微弱的呼吸和呻.吟!

    怎么回事?

    我的目力非常强,可是光线太暗了,我使劲的推着门,木门的缝隙大了一些,一道光亮照了进去。

    当我稍稍看清楚里面的事物时,我差点惊叫了起来!

    屋子里到处都是蜘蛛网,密密麻麻的蜘蛛丝将两个赤身果体的女人紧紧的缠住,两个女人神色平静,就好像睡熟了一般,而两个女人的肚子都圆鼓鼓的,好像有了身孕。

    这两个女人看起来面孔非常幼嫩,十七八岁的样子,在这个年纪,不出意外,还在读书。

    这到底什么什么情况?整个屋子里到底是什么!

    为什么两个女人会被抓在这里?为什么会被蜘蛛网缠住?

    我下意识的松开了手,那一道光线再次不见,我又看不清楚里面的东西。

    但我知道,这两个女人没死!

    救人是我心中的第一个想法!

    我一脚向屋门踹去,李翠兰大喝,“颜警官,你到底要做什么?你要进去看,我可以打电话叫我儿子把门打开,你这踹下去,我的门会坏的。”

    李翠兰拉住了我,不让我踹。

    我冷冷的道:“你儿子已经死了,这个屋子里面有问题,我必须进去调查!”

    我判断出,这一切都是高阳搞的鬼,只要进屋调查,就可以真相大白。

    我甩开了李翠兰,又是一脚踹去,木门直接被我踹成了碎片,我正要进屋,突然,我感觉到心底一凉,一把匕首从我的后心而入,直接插入了我的心脏。

    嗖!

    匕首拔了出来,一股鲜血喷了出去。

    我怎么都没有想到李翠兰有问题,她竟然要杀了我!

    高阳有问题,他的母亲也有问题,可是我大意了,从一开始,我就没有防备,我想不到一个朴实的农村妇女会有什么问题。

    幸好我是僵尸,就算刺中心脏,大不了麻痹上三四秒,之后就会复原。

    我倒在了地上,我是故意倒在了地上,我倒要看看李翠兰要做什么,我一会要给她一个惊喜!

    我倒在了血泊中后,李翠兰扑在我的身上,继续刺了几刀!鲜血飞溅!

    这个心狠手辣的村妇!

    虽然我已经‘死’了,我是闭着眼睛的,但我的透视眼可以透过我的眼皮看到李翠兰邪恶和狰狞的笑容。

    那邪恶的眼神……怎么和高阳那么像?

    高阳在和我赛车时,他邪恶的冲着我笑了笑,正是这种眼神!

    “哈哈……”李翠兰狰狞的大笑着,他看我死透后,缓缓起身,伸出了舌头舔了舔匕首上的血液,嘿嘿笑道:“真是不知死活,小小的警察,敢来调查我!”

    这哪里是一个朴实的村妇,这简直就是一个地狱里爬出来的恶魔!

    说完,李翠兰拖着我的‘尸体’,将我拖到了他儿子的屋子里,将我丢在地面上,随后,屋子角落里发出了一阵阵刺耳的怪叫声。

    这声音非常恐怖,直让我心底发毛,很快,我看到四个赤色的东西从黑暗的角落里爬了出来,渐渐的,距离我越来越近,我终于看清楚了!

    这四个东西竟然是四个巨型蜘蛛!

    我从来都没有见过这么大的蜘蛛,我差点忍不住喊出声来,但我忍住了,我要看看李翠兰要做什么。

    每个蜘蛛有脸盆那么大,浑身赤色,口中发出了丝丝丝的声音,围在李翠兰的身旁,低下了巨大的头颅,似乎在等待李翠兰的命令。

    李翠兰道:“这个地方已经暴露了,我们要另找个地方,你们现在收拾一下,从后门走,我们去隔壁刘老汉家的地窖。”

    那四个蜘蛛竟然听得懂人类的语言,立即张开了嘴巴,丝丝丝的叫了起来,四个蜘蛛向房间的角落里爬去,伸出触手不停的在撕着屋子里的蜘蛛网,不多时,整个房间里的蜘蛛丝被四个蜘蛛全部扯了下来,化成了一丝丝向我和两个女人包裹而来。

    密密麻麻的蜘蛛丝化成千丝万缕把我和两个女人同时卷了起来,把我们三人包成了粽子一般。

    随后,三个蜘蛛吐着蜘蛛丝拖着我和两个女人,把我们三人驮在了它们的背上。

    我们每个人都是一百多斤,这些蜘蛛怎么会有怎么大的力气!

    四个蜘蛛跟在李翠兰的身后,从后门出去了。

    后门出去后,是一大片绿油油的菜地,四个蜘蛛在李翠兰的指挥下快速向前奔去。

    我发现,蜘蛛的速度非常快,而且它们路过的地方留不下多少痕迹,就算从菜地里走过,也只是留下一些小小的坑坑洼洼,在地里肯定就看不出来什么。

    蜘蛛们一直顺着菜地走,这一大片,几乎都的农民的菜地,几分钟后,我们掠过了几乎人家,一个院墙挡住了我们的去路,李翠兰道:“从这里翻过去,记住,不要惊动前面院子的人,我们去后面的地窖。

    四个蜘蛛小声丝丝丝的叫了几声,三个蜘蛛托着我们三人直接从墙上翻了过去,接着是李翠兰骑在最后一个蜘蛛背上,翻过了院墙。

    这是一个很大的院子,有三个茅屋坐落在了两边,右侧的一个茅屋前放置着一些简单的农具。

    李翠兰从蜘蛛背上下来,打开了茅屋,茅屋里非常昏暗,依旧是一些简单的农具,然后李翠兰打开了一个茅屋角落里的一个盖子,盖子下面是一个黑黝黝的通道。

    三个蜘蛛托着我们三人下了通道,顺着一个木梯而下,我们来到了一个有一百多平方米的地窖中。

    这个地窖似乎是一个废弃的地窖,到处都是破碎的陶瓷罐,在墙角,还有十几个巨大的陶瓷罐,看似好像以前是装酒用的。

    我们刚刚进入地窖,角落里的那些陶瓷罐中发出了一些丝丝丝的叫声,几个巴掌大小的蜘蛛从陶瓷罐里爬了出来,紧接着,密密麻麻的蜘蛛开始从里面爬出,很快,地面上爬满了蜘蛛。

    我大吃一惊,这里怎么知道多蜘蛛?这些蜘蛛到底是什么品种?

    所有小蜘蛛围着四个大蜘蛛,丝丝丝的叫着,似乎情绪非常兴奋。

    李翠兰高声道:“大家安静一点,在这里不要闹出大的动静,以前我们在这里,吃那些尸体的肉就够了,但这一两年,我们的数量增加了,村子里又很少死人,所以我们才弄一些活人来,大家都乖乖的藏在这里,不要暴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