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8章 毛小悠

    更新时间:2018-08-09 11:45:47本章字数:3352字

    这女人的脾气太火爆了,我憋了一肚子气,要不是她是个美女,我早就和她干起来了,我冷冷道:“我现在怀疑你和这件案子有关,现在请你跟我们回警局调查。”

    “你要抓我?”女人好像听到了什么好笑的笑话一样,脸上挂着冷笑。

    我一怔,这女人这么嚣张,一定有背景,我说道:“怎么,你是灵异局的人?”

    “这是我的名片。”女人掏出了一张名片塞在了我手里,似乎不想和我纠缠,道:“你们继续调查吧,要是有什么不明白的地方可以随时找我,不过……我收费很贵的。”

    女人说完,不再理会我,向村子深处走去。

    这次我并没有跟上去,我看着手中的名片非常奇怪,是纯黑色的名片,上面印的是金色的字:悠悠堂毛小悠。

    毛小悠?好奇怪的名字,后面是她的电话,并没有地址。

    名片的后面是悠悠堂的业务,占卜,招魂,抓鬼,承办一些灵异事件。就这么简单的几句。

    这女人会不会是个江湖术士?

    钟小灵从里面出来,接过我手中的名片也是一脸的怪异。

    我问钟小灵,“你相信这个世界上有鬼么?”

    钟小灵先是摇了摇头,又是点了点头,之后道:“我不知道,我跟着爷爷这么久,学习了一些炼制僵尸和蛊毒的法门,倒是没有碰到鬼怪,不过我从爷爷留下的一些古书中看到过一些关于鬼怪的事情,我想这个世界上,可能有鬼怪吧。”

    一个人变成僵尸,可以用科学的角度去解释,是身体异变,DNA突变,使人多出了一些超出本身的潜能,但鬼怪这东西,我也是半信半疑。

    以前跟着师父一起盗墓,虽然碰到过很多灵异事件,但没有真正的见过到鬼魂。

    想到这里,我突然想起了刚才那个女人在院子里似乎和什么东西在战斗,我的透视眼放大了数十倍才看到了,那是一个虚影,难道是鬼怪么?

    当时毛小悠大喊,让我和钟小灵逃,我拉着钟小灵后退,我感觉有什么东西往我脑子里钻,然后毛小悠用手中的银色棍子点在了我的胸口,随之我听到了一声惨叫,然后我的脑子又没事了。

    难道,当时有鬼怪存在么?我问钟小灵,刚才有没有听到惨叫声,钟小灵表示没有听到。

    钟小灵道:“刘壮的这条线已经断了,现在又死了两个人,我们还是先回去将赵翔的身体检查了,然后和小雯姐一起过来调查案子。”

    我点了点头,这里的两具尸体,我打电话询问了一下饶队,饶队让我带回去,让法医详细检查。

    我拿着手机拍照,然后从屋子里找到了两个破旧的床单将尸体包裹好,我将尸体拖到了村口,装进了车里。

    我把昏迷的赵翔弄醒,车子向中央城的方向驶去。

    车上,赵翔一路浑身发抖,“颜警官,那两个尸体……我刚才看到的那两个尸体,是刘壮的父母么?”

    “是。”

    “颜警官,在三年前,我们村子里的杜寡妇就是这么死的,我记得清清楚楚,她死的时候,也是全身果体,两只手被钉在了墙上……”赵翔说话的声音都在发抖。

    赵翔的话让我非常惊讶,我产生了疑问,问道:“刘壮父母的死,是身体内的内脏都被掏空了,你确定三年前那个寡妇也是这样死的么?”

    赵翔非常肯定的道:“我确定,当时很多村民都看到了,警察前来案发现场,调查了一下就将尸体带走了,杜寡妇的男人回来后知道了这件事,没有多久也死了,他的死状和杜寡妇一样,好像身体内被什么东西给吃了……”

    赵翔想起了这些陈年往事,一脸的惊恐。

    钟小灵问道:“你这两个案子破了么?”

    赵翔回答道:“这个案子找不到凶手就不了了之,当时刘爷,就是刘庄家隔壁的刘爷,我们刚才见过的那位,他说是邪祟作怪,就把杜寡妇的家给烧了,这件事就这样过去了。”

    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线索,看来我们回去后要重翻旧案,还有这个刘爷,肯定不是一个简单的人,或许他知道一些什么。

    我们的车子刚刚听到警局门口,饶队就出来了,一起出来的还有李胜男,看着饶队一脸疲惫的样子,我说道:“饶队,你不是在医院养伤么,这里的事就交给我了,你不用操心了。”

    饶队的脖子上还包扎这绷带,沉重地道:“我这么点伤不要紧,倒是程勇的伤需要修养,何况我们组没有我主持大局,有些事,你是做不来的。”

    我明白,我只是一个实习警员,虽然现在案子交给了我和钟小灵,但在警局里的事情,还需要饶队主持大局。

    我们将两具尸体带到了冷藏室,饶队对外面的警员打了招呼,半个小时内不让任何人进来。

    我们关好了冷藏室的门,李胜男在隔壁的房间里检查尸体,我将赵翔打晕,直接塞进了冷藏箱中。

    钟小灵控制着冷藏箱的温度,零下三十度时,赵翔的身体里并没有任何异常,持续了几分钟后,我发现赵翔的生命力在快速的流失,急忙让钟小灵停止。

    赵翔的身体非常虚弱,自然不能和饶队和程勇相比,在这种低温下根本撑不了多久。

    将赵翔从冷藏箱里拉出来后,饶队急忙走过来问道:“怎么样?”

    钟小灵道:“赵翔没有问题,看来问题在刘壮身上。”

    之后,饶队派人将赵翔送到了医院治疗。

    我和饶队、钟小灵三人在饶队的办公室里讨论案情,期间,林雯给我打了个电话,林雯说她刚到中央城没多久,必须遵守灵异局的规则,不能私自帮我们调查案子了,让我们自己调查,要是搞不定,可以写报告直接交给灵异局,她会处理。

    看来林雯将这件事给他们的领导说了,领导不让她插手。

    这件案子是我做警察来第一个接触的案子,我已经卷入其中,当然不能放手,而且这个案子还关乎着我们D组的声誉和生死存亡,我更不能放手了。

    我们在讨论案情期间,卢友天进来过两次,但都被饶队给撵出去了。

    饶队非常明确的告诉卢友天,这个案子不需要他插手。

    卢友天一肚子火,根本不明白他为什么不能参与这个案件,但饶队并没有告诉他原因,而是说这个案子他直接负责,让卢友天去处理其他的小案子。

    饶队听了我们的陈述后,陷入了深深的沉思,他根本没有应对之策,只能让我和钟小灵继续跟进案子,有什么事情给他及时汇报。

    一个多小时后,李胜男的检查结果出来了,这两个人是被一种类似于蜘蛛的爬行动物给吃掉了内脏和肌肉。

    我们看了李胜男的分析报告,很多都是专业术语,李胜男坐在沙发上,给我们解释道:“从尸体的伤口上,我用仪器检查到了是一种类似于蜘蛛的毒液,我查了很多资料,并且请教了我在国外的师傅,师父告诉我,这种蜘蛛是生活在热带雨林中的蜘蛛,叫出赤珠,全身赤红,这是我从网上下载的图片,你们看看。”

    看到李胜男递过来的照片,我心中一惊,这蜘蛛正是我之前在地窖中看到过的蜘蛛,只是我看到的蜘蛛是暗红色,图片上的蜘蛛是血红色。

    我问李胜男,“这个蜘蛛的体型有多大?”

    李胜男解释道:“通俗一点说,就跟指甲盖大小差不多。从报道上说,这种蜘蛛在三十多年前就已经绝迹了,所以,我的分析只能供于参考,不能完全确定,而且这个报告,也不能交给上级,上级是不会相信的。”

    指甲盖大小?可是我看到的跟拳头那么大,还有四个像盆子那么大!

    饶队道:“好了,胜男,你出去吧,尸检报告的事,我会处理。”

    李胜男走了后,饶队道:“现在的情况,我们没有一点头绪,刘壮的父母死了,现在又多了两个命案,我们自从接手这个案子后,死的这五个人,我都压着,没有向上级报告。”

    “钟小姐……”饶队看着钟小灵,一脸的凝重和严肃,“你说三天时间可以破案,今天是星期五,下周星期一三天时间就到了,周一我们各组的队长都要去领导那里开晨会汇报案情,我们刚接手案子两天时间,就死了五个人,可想而知,我们的压力非常大。”

    我明白饶队现在的处境,明白我们D组的处境,这件事要是处理不好,我们D组就要解散了。

    饶队静静的看着钟小灵,“我不要求你三天时间可以破案,你可以给我找一些有用的线索,我不可能去告诉我的领导,凶手是蜘蛛?我不可能把那些看起来荒谬的手段和事实去写在案情报告上,所以,下周一早上七点以前,我需要你们的线索,只要有一条有用的线索就好。”

    钟小灵冷漠的道:“我说过三天就是三天,下周星期一早上,我会把凶手抓到带到你的面前。”

    钟小灵非常有信心,但我却没有多大的信心了,三天的时间太少了。

    这时,我将赵翔所说的三年前的奇案告诉了饶队,饶队道:“我会马上调取这个案件,你们去蜘蛛山继续调查,我这边的所有报告还有线索,都会传到你的手机,或者打电话给你。你那边有什么情况,也记得随时和我沟通。”

    饶队将案子全权交给了我们,这次我和钟小灵两人行动,饶队并没有去,因为饶队要稳住组里其他人的情绪,而且要将这个案子列为高度机密,不能任何人知道现在的案情发展,尤其是其他组的人。

    我和钟小灵离开后,到了警局门口,我们两人坐在车上并没有立即离开,我用透视眼和顺风耳进入了警局,找到了饶队。

    因为我一走,卢友天一定会找饶队麻烦,果然,饶队和卢友天,李胜男,杜涛四人相继来到了会议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