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5章 你是僵尸

    更新时间:2018-08-09 11:45:47本章字数:3348字

    我感觉自己跟听神话故事一样,信佛就可以得到佛的保佑么?既然得到保佑,为何还会死?不过我没有追问下去,这些并不重要,我只想知道和案情有关的线索。

    我说道:“你的意思是说,只要给青年招魂,从青年魂魄的口中调查线索?”

    毛小悠并没有回答我的问题,道:“好了,我要休息一会,记住了,午夜十二点叫我。”

    毛小悠从包里拿出了一个类似床单的布,将布铺开,躺在了上面。

    看来毛小悠准备的挺十足的,我问道:“为什么十二点叫你?”

    “废话,招魂啊。”毛小悠瞪了我一眼,“把你的外套给我,我有点冷。”

    要我的外套?我不知道冷啊?其实我确实不冷,冰冷的月光对于我带来说,就好像是温暖的阳光。

    我心中本来是不想给的,最好这个女人冻出病来,可是……我还是鬼使神差的脱下了外套丢给了女人。

    或许,因为眼前的女人是个美女吧,所以我才这么好说话,再说了,男人和女人有什么好计较的?

    不一会时间,毛小悠的呼吸平稳,似乎是睡着了,难道她真的睡着了?三更半夜在坟地里都可以睡的这么安稳?

    这还是个女人么?

    除非有一种情况,她实在是太累了,好久没有休息了,才会在这种环境下睡着。

    我闲来无事,现在调查只能靠这个女人,我去山丘四周转了一圈,这里除了柳树和坟墓外,就剩下了地面上的杂草,没有其他东西。

    山丘三面临空,有四五十米高,而东边,和山体连接,前面是一些杂草和陡峭的巨石,根本就没有路,就算是我也爬不上去。

    这里根本就是一片死地。

    我的透视眼没有完全恢复,在黑夜里作用也不大,就算我有透视眼,也需要光线,没有光线,看不到任何东西。

    我又回到了毛小悠身边,蹑手蹑脚,尽量的不弄出声音来。

    我毫无睡意,僵尸每天只睡四个小时有已足够,不过,如果那个道士真的在附近的话,他会不会偷袭对付我们?

    白天,在刘壮父母的案发现场,那个附身在刘壮母亲身上的那个女鬼已经知道了我非常强大,不是人类,要是我一直在巡视,他们偷袭的可能性非常小,要是我睡着了呢?

    我看了一下时间,现在是十点二十,我直接倒在地上,开始装睡。

    装睡是一件非常枯燥和无聊的事,闭着眼睛什么都不做,非常难受,但为了破案,为了寻找线索,我只能忍着。

    耳边不时的传来一阵阵风声,还有远处的蛐蛐不停的嘶叫着,而后深山里传来一阵像是野兽的吼声。

    虽然我没有用顺风耳,但自从我有了异能后,我不应异能,听力都比普通人强上几倍。

    所以,我在家里住的时候,经常都睡不好,会听到隔壁或者楼上和楼下的响声。

    既然睡不着,我的大脑里开始分析最近几个月的事,一直从我表哥生病,为了给表哥寻找解药开始,其实我已经能判断到,我表哥中了蛊毒,只是一些不厉害的蛊毒,伤不了我表哥的性命,只是我表哥出国治疗去了,我给他打了几次电话,就是不回来,也只有他回来,我让中山装莫野或者神婆帮忙把表哥身上的蛊毒祛除了。

    下来是钟老头的事让我变成了僵尸,重新开启了全新的僵尸生涯,这几个月来经历的事,就好像电影一般,身边危机四伏,到处充满了危险。

    但是,我内心深处竟然非常喜欢这样的生活,我一直以来是一个不安分的人,不然我也不会大学毕业后不干正事,跟着师父去盗墓了。

    我对僵尸的世界充满了好奇,对修道者的世界充满了好奇,现在又出现了一个法师毛小悠,自称是捉鬼大师,我觉得我的世界越来越精彩了,可是这种精彩,却随时伴随着生命危险,伴随着一个个鲜活的生命在我面前死去。

    要是我不调查这件案子,或许不会有那么多人死去,刘壮父母的死,刘爷的死或许都和我有关,但我必须调查,要不是抓到某后主使者,他还会继续害人,害更多的人。

    我脑子里一直在分析现在的局面和案情,不多时,我听到远处的草丛中传来了一阵阵的响动,这种响声非常奇异,好像是很多东西在地上快速的爬。

    这声音非常熟悉,我突然想起来了,我在地窖里的时候,那些陶罐里的小蜘蛛跑出来后正是这种声音!

    在黑夜里,我的透视眼看不到那里远,但我的顺风耳可以听到百米开外!

    我感觉,百米开外有数百只蜘蛛向这里爬了过来!

    一阵阵的恐惧感在心底不由而生,我不敢装睡,这么多蜘蛛我可以应付,但我要是使用僵尸的力量就会暴露身份!

    而且,这么多蜘蛛绝对会把毛小悠吃掉,虽然毛小悠可恶,但我不想她死在这里。

    我立即从地上爬了起来,大喊,“毛小悠,快点起来,出事了。”

    毛小悠睁开了眼,我看不到她脸上有半点睡意,她目光奇怪的看着我,“出什么事了?”

    我急忙道:“前面有很多蜘蛛,我们快离开这里。”

    钟小灵并没有走,目光古怪,“你怎么知道前面有蜘蛛?”

    我一怔,普通人根本不可能听那么远,那些蜘蛛也是小心翼翼的往我们这边爬来,显然是想在暗中接近偷袭我们。

    我并没有解释,“你爱信不信!你不走我走了!”

    “站住!”毛小悠立即挡住了我,道:“我在这里做这么多,就是为了引敌人出来,无论敌人是人还是蜘蛛,现在敌人出现了,你却要当逃兵?”

    这女人脑子进水了么?你能对付那么多蜘蛛么?

    我无比着急的道:“你没见过那些蜘蛛,我可是见过的,你不知道八角珠的可怕,它们足足有数百只!”

    毛小悠一副有恃无恐的样子,“颜知,你不打算给我解释一下,你见过数百个蜘蛛,难道蜘蛛没有伤你?你现在又怎么知道百米外有蜘蛛?我都没有觉察到,你竟然会发现!”

    坏了,我顿时语塞。

    “快说!”毛小悠的面色冷了下来。

    我知道,毛小悠怀疑我了,我只是一个小小的实习警员,碰到这么多离奇古怪的事非常镇静,还有种种细节都可以引起毛小悠的怀疑。

    “你不说么?中央城城重案组没人了没?派你一个小小的实习警员来办这么大的案子?还带了一个十七八岁手无缚鸡之力的少女?你们碰到刘壮父母的死,那种恐怖的画面,你们都能保持平静,连一点恐惧的感觉都没有,当时我从那个道士手里救你朋友时,你朋友表现的镇静连我都惊讶!还有刘爷的死,你也是非常平静,这一些都在证明你不是一个普通人!”

    “你现在给我解释解释,你还有一个朋友在灵异局,说吧,你到底是什么人?”

    原来毛小悠一直在怀疑我,或者从一开始就怀疑我,只是他没有点破而已,而现在,我说百米外有蜘蛛,她立即点破了,或者说,她心中确定了什么。

    我一脸的无奈,“毛小姐,有些事你看出来了,装在心里就好了,大家都是为了这个案子,井水不犯河水,你问那么清楚干什么?再说了,我又没有得罪你。”

    我不解释,我死都不会承认我是僵尸。

    毛小悠冷冷道:“颜知,你以为你不说,我就不知道么,就算你隐藏的再深,我也知道你是什么东西!就算你是灵异局的人,我也不会放过你!”

    毛小悠已经怀疑我是僵尸了,毛家世世代代以灭杀僵尸为己任,肯定对僵尸有非常深的研究,凭借着一些细节就可以判断出我的身份了。

    这时,我们已经听到了前方的异动,蜘蛛距离我们已经很近了!

    毛小悠拿起了银色法杖向前冲了过去,她手中的法杖挥舞,一道道火光开始从法杖的一头冒出,化成了一道道的火浪向蜘蛛烧了过去。

    我整个人都呆住了,这是变戏法么?我还怕她有危险,原来她有对付蜘蛛的办法。

    前方一排排的蜘蛛遇到火焰后,‘砰砰砰’的全部爆碎,后面涌来的蜘蛛开始疯狂的向四面八方逃散而去,没有一个蜘蛛敢靠近毛小悠。

    但是,那些蜘蛛见毛小悠这么厉害,竟然掉头向我围来,我距离毛小悠只有十米左右,立即向毛小悠的方向冲去。

    毛小悠并没有帮忙的意思,冷冷的盯着我,我当然不能暴露我是僵尸,就算毛小悠怀疑,她也没有十足的证据。

    我大喊道:“毛小悠,你要见死不救么!”

    我来到了毛小悠的身旁,和她站在一起,那些蜘蛛们在三四米外虎视眈眈的盯着我们,就是不敢向前。

    我感觉毛小悠的法杖就是一个喷火器,这里面为什么会有火呢?

    毛小悠冷冷的盯着我,“僵尸还会怕蜘蛛,真是可笑!”

    毛小悠终于点破了,我故意装作一脸的奇怪,“僵尸?你认为我是僵尸?”

    “看你也是正义的僵尸,我一会再跟你算账!”毛小悠的银色小法杖又开始喷火,将很多蜘蛛都烧死了的,但大多的蜘蛛还是逃走了。

    我们并没有追蜘蛛,要是蜘蛛们全部散开,钻进到处的石缝,地底里,我们根本找不到。

    毛小悠冲着黑暗的某个地方大喝,“藏头露尾,有本事就滚出来!”

    我的顺风耳向毛小悠大喊的方向听去,那边除了风声什么都没有。

    随后,毛小悠又冲着其他几个方向喊了几声。

    我说道:“这里好像没有人吧,你在喊什么呢?”

    毛小悠道:“这一招叫做兵不厌诈,蜘蛛都出来了,那个臭道士肯定在附近,我本来想诈他几句他就出来了,没想到他阴险狡猾,并不现身。”

    这样也行?我感觉,这附近根本就没有人,那这些蜘蛛是从哪里来的?控制它们的人在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