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6章 明争暗斗

    更新时间:2018-08-09 11:45:48本章字数:3390字

    卢友天直接把话挑明了,事情发展到这种阶段,他不得不把话挑明,不然的话,我一旦获得了嘉奖,那杜涛绝对会被踢出局!

    因为正式警员才能获得嘉奖,只要饶队一个报告写给局长,局长批下来,杜涛直接就会出局!

    但卢友天把上面的话说出来,那就直接告诉了所有人,他在护着杜涛,加上一次次的针对我,瞎子都看得出来,卢友天想把我踢出局。

    可目前这种局势,饶队站在我这边,卢友天根本没有能力把我踢出局!

    饶队眉头紧锁,现在话都说开了,卢友天已经完全说明了自己的立场,这让饶队为难了。

    “老卢,你别着急,你说的没错,颜知和杜涛都是人才,我可以给局长写一份报告,让这两个孩子都留下。”

    饶队的决定也在情理之中,他不想得罪在局里跟了他多年的老队员,也不想让我出局,所以只能出此下策。

    卢友天道:“我们重案组每个人都是精英中的精英,每个组都是五个人,不多不少,要是队长申请增加人手,你说局长会批下来么?要是真的批下来,那其他组会怎么想,他们也会申请增加组员,整个重案组二十个成员是上级领导规定的,人数一直如此,不多不少,要是增加队员,一切都会乱套,饶队,你可要三思啊。”

    队长说想嘉奖我,其实只是单纯的想给我功劳而已,当然,等三个月实习期满以后,饶队绝对会让我留在警局。

    而现在,卢友天把事情挑开了,饶队一次次陷入为难。

    我这时说道:“饶队,凡事都要有个规矩,这次能破案,其实都是灵异局和队长的功劳,我也只是按照队长的计划去执行而已,我可没有那么大的本事能破案,所以这次的案子,队长就给我的实习报告上加几分吧。”

    我这么说是给大家一个台阶下,要是队长执意要嘉奖我,今天的事就闹大了。

    饶队的脸色非常不好看,因为饶队知道,这次是我处理最大,案子也是我破的,现在却得不到任何奖励,这太憋屈了!

    饶队肯定会为我着想,其实我倒是无所谓,这些奖励对我来说,没有什么实质性的好处。

    大家都看得出来,卢友天在极力护着杜涛,这次他表现的太明显了,饶队道:“好了,既然小颜都开口了,那这个月颜知的考核,就划一个满分吧,大家有没有意见?”

    我和饶队都退了一步了,卢友天当然不敢再有意见。

    “上面给我们组的奖励十万块,这些钱,都归颜知,大家觉得怎么样?”饶队目光从众人身上扫过。

    十万块!全给我?我愣住了。

    这件案子其他人都没有参与,没有出力,自然没有意见,就算卢友天有意见,现在也不敢提出来了,因为饶队已经让步,他要是得寸进尺,那会触及饶队的底线了。

    我也没有想到,破了一个案子,上面给这么多钱。

    其实这次的案子是九死一生,要是不是毛小悠召唤神龙最后一击,恐怕我也会死在古墓中,这样一想,十万元真的不多了。

    “这次案子是破了,但以后我们还会迎来更艰难的挑战,大家都不要掉以轻心,以后要团结一致。好了,现在散会,晚上大家聚一聚,庆祝庆祝。”

    每次案子结案后,大家都会聚餐,这是例行聚餐,而卢友天道:“饶队,我这几天身体不舒服,今晚就不去了。”

    杜涛也道:“最近师父的身体不好,我要照顾我师父,我也不能去了。”

    我明白,卢友天和杜涛哪里有心情吃饭?这次庆祝也是庆祝我的功劳,和他们有毛关系?他们能吃进去饭么?

    程勇这时道:“我的伤还没有好,医生说不能吃辛辣的,又不能喝酒,既然老卢不去了,我也就不去了。”

    程勇是个直性子的人,根本没有啥心思,他确实有伤,所以不想去。

    三个人不去了,这时,我也说道:“饶队,最近大家都忙了这么久,没有休息,让大家好好养养身体,以后大家再抽时间聚吧。”

    我当然不能去吃饭,我是僵尸,我要是吃人类的东西,没过几分钟几拉肚子。

    饶队看着大家都不去吃饭,黑着脸,道:“散会!”

    散会后,饶队把我叫进了办公室,我们两人坐在沙发上,饶队开门见山的道:“老卢一直在针对你,相信你也能感觉到,他似乎想把杜涛留下,你放心,无论如何,我都会让你留下,我感觉杜涛这个人心机太重了,不适合待在我们组。”

    饶队给我说这些话,是给我吃了一颗定心丸,也怕刚才嘉奖的事,让我心中不悦。

    我微微笑道:“队长,你放心,我会凭着自己的努力留在警局,三个月结束后,完全靠考核成绩说话,我有信心。”

    饶队拍了拍我的肩膀,“我看好你。”

    “对了,你把你的卡号给我,十万块,下午的时候会到你的账户。”

    我知道,饶队把所有的奖赏都给我,是在安慰的,当然,这些都是我应得的。

    从饶队办公室出来后,我在外面的办公区坐着,但我的视线一直暗中盯着卢友天和杜涛。

    几分钟过后,杜涛出现在了卢友天的办公室,两人均是一脸的愤怒。

    卢友天气的面色通红,“该死的!这个颜知竟然有本事借用灵异局的力量破案!他的后台是灵异局!真是该死!”

    杜涛也是气的嘴巴颤抖着,“这次让颜知这小王八蛋风头出尽了,案子是他破了,就连局长都夸奖他了!只要不出意外,这小子就会顺利的留在警局!我们现在被逼到了死角!”

    卢友天咬牙切齿,“你说的没错,不出意外,他会留下,可是出了意外呢?还记得上次我们的计划呢?将他的腿打断,到时候,他的报告还是由我写,毕竟我是带他的人,只要三个月实习不及格,他只能从这里滚出去!”

    杜涛一脸的阴沉,道:“我社会上的朋友我已经联系好了,只是谁也没有想到这小王八蛋这么快就破案了,姑父,你放心,我最近一两天就会安排好,找人把他打残!把他的两条腿都打断!”

    卢友天的眼中射出了一抹狠辣,“你尽快安排,这小子不好对付,他在警局的时间越长,对我们越不利,但你一定要记住,他在灵异局有朋友,一定要做干净一点,不然被他发现是你做的,我们就要完蛋!”

    杜涛一脸的自信,“姑父,你放心吧,这次我找了十几个人,会直接把他打残!这些人都是专业的,嘿嘿……”

    我的心中冒着怒火,既然卢友天和杜涛不仁,那就别怪我不义!

    不一会时间,杜涛从里面出来了,他的办公桌在我的隔壁,他对我笑道:“这次真是恭喜你了,立了功,你第二个月的考核队长都发话了,是满分,我可是比不上你了,我们只有在第三个月分出高低。”

    杜涛一脸的平静,演戏演的非常好,我淡淡的道:“刚才你不是说要和我比试比试么?要不我们现在去训练场上切磋切磋?”

    杜涛的脸上挂着歉意,道:“刚才是我冲动了,大家始终是同事,要是真的打起来那可就不好了,第三个月实习期结束后,不是有个比试么,到时候我再和你慢慢切磋。”

    “好,那我等着。”我不动声色。

    整个早上都没事干,最近没有什么案子,其实很多案子都让其他组给抢去了,其他三个组都会把一些小案子,或者是根本破不了的案子丢给我们,总之我们组是最悲催的。

    当然,通过了这次事件后,我们D组的位置在局长心里节节高升,以后我们也可以拿到好案子了。

    中午下班,杜涛还说请我吃饭,被我拒绝了,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明明要找人对付我,还对我这么热情。

    我拒绝了他的好意,下午在警局里无聊了一下午,晚上早早的回去,和钟小灵聊了一会就休息。

    钟小灵没有事做,一个人在家非常无聊,我就让他学习一些现代社会的很多东西,毕竟钟小灵在山里很多年,对社会的了解非常少,甚至连国家主席是谁都不知道。

    这一两天,杜涛并没有行动,三天后,我得到了一个重要的消息,我窃听到了杜涛的一个电话,晚上会在半路截住我,对我动手,对方来了十个人。

    杜涛对我的出行路线已经了如指掌,知道我住在佳佳大厦,我住的地方距离佳佳大厦有二十多分钟,我每天上班都是坐公交车,偶尔也打车。

    下车后,我要穿过两个巷子就会来到佳佳大厦,而那个巷子一般人比较少,是动手的最好时机。

    我们五点半下班,我坐车回去也就六点,难道他们大白天敢动手?不过那巷子好像没有摄像头,就算如此,白天作案,暴露身份的危险性比较大。

    在下午的时候,饶队召开紧急会议,讨论一个案子,我这才知道,这个会议要开到晚上八点。

    这是一个国际贩毒组织,是饶队这次抢到的案子,上头对这个案子催的不是很紧,所以,我们有大量的时间去安排和行动。

    每个人手中都有一个详细的报告,卢友天开始分析,怪不得杜涛要安排在今天对付我,原来早就知道了这个案子要开会,显然,这个会议是卢友天安排的。

    既然上面催的不紧,又要加班开会,其实大家是没有意见的,因为加班费非常高。

    这个案子是从刑警队那边转交过来的案子,这三年内,刑警队在中央城摧毁了六个贩毒窝点,每次数额巨大,这些毒品被制造成病毒,白粉,摇头丸等,主要销售飞夜总会,地下酒吧还有一些长期的吸毒人员。

    而毒品的网络非常大,中央城只是其中的一个窝点,经过中央城警局和全国其他各大警局的调查,这些小窝点的背后都有几个大窝点,所有的毒品销售在全国各地,对社会的危害极大,上面对这件事非常重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