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00章 疑虑

    更新时间:2018-08-09 11:45:48本章字数:3318字

    钟小灵神色平静,一脸正色的道:“我从十岁开始,就跟着爷爷学习各种阴谋诡计,无论是任何计划都有成功和失败两种结果,计划成功了,当然最好不过,但要是失败了,在计划实施前,就要想到失败的后果和补救的办法,尤其是那些危险的重要的计划,更要想出很多补救的办法。”

    “这次杜涛要做的事,要是败露,那杜涛的警察生涯就结束了,一辈子就毁了,而且还要坐牢,可以说,自从你破了蜘蛛山的案子后,杜涛已经感觉到了自己的危机,所以他孤注一掷,想将你彻底的赶出局。”

    “那么,杜涛这个计划,是堵上了自己的一生,堵上了自己后半辈子的命运,你觉得,这个计划败露后,杜涛就没有补救的办法么?你以前多次给我说过,杜涛是个心机婊,而卢友天是个案情分析大师,在警局呆了几十年了,非常厉害,那这两个人加起来,你觉得,以你的智谋和心机,比得上这两个人么?”

    钟小灵直接给我破了一盆子冷水,而且是一语惊醒梦中人!

    我和杜涛比?和卢友天比?我可以比得过他们,那是因为我有透视眼和顺风耳,要是我没有这些异能,要是我不是僵尸,在第一次他们算计我时,我就已经被踢出局了!

    因为我这个人不善于算计别人,我心眼没那么坏,只有被人算计我时,我才会算计别人,但这样以来,会晚别人一步。

    我确实没有想这么多,我想问题只是站在自己的角度上去想,而很少站在敌人的角度上去想!

    我宁愿钟小灵是想多了,我知道钟小灵的能力比我强,她上面的话,完全是站在杜涛的立场上去分析这件事。

    钟小灵的意思很明白,我明天根本制服不了杜涛!我本来信心十足,现在却有些忐忑不安。

    “小灵,我觉得我手中的证据,加上饶队的证词,完全可以将杜涛制服!”我坚信自己的观点和判断。

    钟小灵道:“理论上是没有错的,可是实际上,你根本就不知道敌人的后手,你的证据是什么证据?几是几个流氓混混说,他们是杜涛派来的,而且你打残了他们,到时候要是传他们作证,他们一定对你恨之入骨,到时候反咬你一口,你怎么办?”

    反咬我一口?我感觉我的思路根本就跟不上钟小灵,我急忙问道:“你的意思是,杜涛会抓住这件事,去对付我?”

    “是,绝对是!”钟小灵的语气非常肯定,“明天你们去警局后,你们队长绝对会将这件事提出来,那么杜涛一定不会承认,晚上那些流氓肯定和杜涛沟通过了,他们会商量应付明天的局面,卢友天肯定也会全力帮忙,所以他们肯定会在明天利用这件事对付你!”

    钟小灵的神色非常凝重,似乎她认为这件事很重要,非常担心我。

    我非常不解,“他们怎么利用这件事对付我?这件事从头到尾,对他们极为不利!难道你的意思是,我放走那些流氓混混是个错?我应该将他们抓起来?”

    钟小灵轻轻摆手,道:“这跟放走那些混混没有多大关系,因为你已经录下视频了,你唯一做错的就是,没有跟踪这些混混,不知道对手下一步要做什么,如果我是你,我就会潜伏在杜涛家,用你的透视眼去偷看偷听他们的一切计划,将所有事情都掌握在手中,这样以来,明天才会大获全胜!”

    现在去的话已经迟了,要是我刚回家,就给钟小灵说这件事,那么立即去潜伏到杜涛家里,盯着他,可是现在,已经过去了一个多小时了,过去也来不及了。

    钟小灵分析的极为透彻,这或许就是旁观者清当局者迷吧。可是我总觉得钟小灵的分析有些稍稍的危言耸听,杜涛和卢友天就算再聪明,他们拿什么来反击?

    可是我心里还是有些担心,我问道:“小灵,你有什么办法?”

    钟小灵很是无奈的道:“我没有办法,因为我不了解卢友天和杜涛两个人,你给我提供的信息,都是一些客观的信息,警局的事情,也都是我从你这里了解的,如果你真的想要解决的办法,我可以给你一条路,你可以全身而退。”

    刚才说没有办法,又说有一条路?好矛盾。

    “那你快说啊。”我催着钟小灵。

    钟小灵道:“立即给饶队打电话,就说今晚的事就当没有发生过,明天去上你的班,不要提起这件事,把这些事都忘了。”

    “什么?”我惊讶道:“这是什么办法?这次好不容易逮到对付杜涛的机会,怎么可能放弃?我忙活了这么久,难道就这样放弃么?我不干!”

    钟小灵无奈的叹了一口气,道:“哥哥,你不听我的,那你明天十有八九就输定了。”

    “我不信!我十有八九赢定了才对!上次和他们两人的交锋,我就轻易的赢了他们!”虽然我嘴上这么说,但是我心里没底了。

    钟小灵道:“上次是他们根本没有把你放在眼里,他们没有想到你会调查他们,而你掌握的他们的那些证据,恐怕现在早就没用了。而这次,自从你破了这个大案子后,还有你认识灵异局的人,他们见识到了你真正的强大,所以……他们会给你致命的反击!”

    钟小灵越说越可怕,我越听越心惊,可是我在警局的时候,一直是盯着杜涛和卢友天的,可是他们下班后,我不知道他们在做什么。

    “小灵,或许你说的对,但是我不想放弃这一次机会,明天无论发生什么事,不管他们有什么阴谋,我会随机应变的。”

    无论如何,我都不会放弃,我要让杜涛为他自己做的事承担责任,付出代价!

    钟小灵想了想,道:“你最好把我说的话向饶队汇报一下,还有你扎饶队的车胎,引诱他请吃饭,所有的事都告诉饶队,这样以来,提前有个准备,到时候,你才不会陷入僵局。”

    “什么?你让我把这些告诉饶队后,那我怎么去解释我早就知道杜涛要对付我呢?我告诉他我引诱他的事,那他到时候饶队会怎么看我?”

    我觉得自己不能这么做,这样以来,饶队认为我在算计他。

    “表哥,你要相信我。”钟小灵非常认真的看着我。

    我是相信钟小灵,可是……我现在骑虎难下,左右为难,要是做这件事之前和钟小灵商量一下多好,可是现在事情已经发生了。

    “小灵,我会考虑你的建议,都十二点了,我们休息吧。”

    我需要时间去冷静和考虑,躺在床上,点燃了一支烟,我觉得钟小灵把这件事放大了,完全向不好的局面对推断,可是,钟小灵的推断合情合理,无懈可击。

    第二天,我带着非常复杂的心情走进了警局,我进会议室的时候,杜涛和卢友天已经在会议室了,但两人的神色非常平静,我感觉有些奇怪。

    这种局面,他们还能沉得住气?或者说,一切已经向钟小灵推断的方向发展?

    我故意笑道:“杜涛,看你今天脸色不错,昨晚一定睡的很好吧?”

    杜涛也是笑道:“对呀,昨晚一个老朋友来看我,他下个月要结婚了,我们喝了点酒,睡的很香,人逢喜事精神爽啊。”

    爽?我一会让你爽歪歪!不过我心中有些忐忑不安起来,难道杜涛真的想到了脱罪之法么?

    不一会时间,程勇和李胜男也进了会议室,大家打了个招呼,随意的聊了起来。

    七点五十九的时候,饶队才进了会议室。

    饶队刚刚坐在了会议桌旁,目光就扫向了杜涛,面色立即阴沉了下来。

    “杜涛,昨晚你做什么了?”饶队的语气非常生硬,就好像在审问犯人一样。

    李胜男和程勇两人的脸上带着疑问,而杜涛和卢友天两人的脸色更加的夸张,也是充满了疑问。

    演戏!又在演戏!看来昨晚事情败露后,卢友天和杜涛一定想好了应对之法,不然不会如此淡定。

    杜涛有些紧张的道:“我昨晚一个老朋友来找我,然后喝了几杯酒,就睡了呀,我哪里都没去,饶队为何这么问?”

    啪!

    饶队的右手猛地拍了一下桌面,怒道:“杜涛!你在装糊涂么!把你做的事现在说出来!难道要等我说给大家么!”

    杜涛一脸的紧张,诚惶诚恐,“饶队,我真的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昨晚真的哪里都没要去,你要我说什么?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杜涛果然是死不承认,我心中开始不安起来。

    卢友天也是道:“饶队,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怎么发这么大的脾气,你说给大家听听,杜涛这孩子到底做错什么了?”

    两个人又开始唱双簧了,我心中有种不好的预感,杜涛暗中派人打我的事,是饶队亲眼所见,他们两人能抵赖么?我倒要看看他们如何脱罪!

    饶队目光死死的审视着杜涛,“杜涛,昨晚找了十几个小混混,在半路上堵截颜知,当时我就在场!你现在装着什么都不知道?你以为,你不承认,我就没有办法让你认罪么!”

    此话一落,现场的空气凝固了,程勇和李胜男惊讶的张开了嘴巴,一脸的不敢置信,而我看到卢友天和杜涛的神色更是夸张,卢友天震惊,杜涛一脸的冤枉和委屈。

    随后,卢友天道:“饶队,这件事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就算给杜涛一万个胆子,他也不敢做这种事吧?昨晚上,杜涛请我吃饭,之后就去杜涛住的地方坐了坐,顺便讨论了一下案情,随后,他一个老同学来找他,那同学坐了一会,大概十点离开了,我是十点半离开的,期间,杜涛一直和我们喝酒聊天,哪里都没有去,他怎么可能找人去堵截颜知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