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02章 各退一步

    更新时间:2018-08-09 11:45:48本章字数:3366字

    至于杜涛的什么通话记录等等,肯定早就被他彻底抹除了,现在卢友天把矛头指向了我,而饶队为我抗下了所有疑点,卢友天肯定没有办法。

    我还是太小看卢友天和杜涛了,我应该相信钟小灵,可是我没有听钟小灵的意见。

    我总认为自己的计划天衣无缝,总认为这次饶队亲自出马,饶队亲眼所见就是十足的证据,加上我的录制的视频就是铁证如山!

    可是现在,我不敢把视频拿出来,要是我拿出来,这段视频最后会变成他们对付我的有力证据!

    面对饶队的质问,卢友天道:“饶队,这只是我的分析和推断而已,不能构成证据,所以这件事我们可以调查,调查最简单的方法就是把那些小混混抓起来,逐个审问,自然会知道真相,还有,把扎车胎那个人也找到。”

    “好,这件事我们就全面调查!”饶队毫不犹豫,一口答应。

    我的心噗通噗通的跳着,饶队真的要调查么?刚才绕队为我扛下了一切,说明饶队已经知道了,卢友天会利用这件事对付我,所以饶队才会为我扛,那现在饶队怎么还要调查?

    我转念一想,现在案子出来了,而且是发生在我们组员身上,那自然要调查,要是饶队不调查,那就有鬼了。

    卢友天的神色也有些不太好看,道:“那好,我们就从扎车胎开始调查。”

    车胎被扎是我的软肋,如果调查出来是我干的,那卢友天上面的推断就会变成真实的,所有事都会压在我头上。

    饶队一片的平静,道:“扎车胎的人就不需要找了,上次颜知去办案,把我的车开上了蜘蛛山,那里的路把地盘和的一些零件弄坏了还没修,行车记录仪也损坏了,扎车胎的人是找不到了。”

    行车记录仪坏了么?我记得前天我开饶队的车,行车记录仪还是好的,看来饶队已经猜到了是我干的!并且卢友天也早就猜到是我干的!

    卢友天的神色一变,然后道:“那我们就把那些小混混抓起来审问。”

    饶队沉声道:“那些小混混有一个人被我们打残了,我会亲自去医院调查作笔录,我一定要把事情搞明白。”

    卢友天吃惊道:“饶队……你们把人打残了?这……”

    饶队冷冷道:“要是他想起诉我,就冲我来!”

    我觉得这句话是说给卢友天和杜涛听的,很明显,这件事,饶队打算为我一扛到底!

    “好了,这件事我会亲自处理,到时候会给大家一个满意的结果,现在散会,大家回去研究毒品案,下午继续开会!”

    卢友天好像还想说什么,饶队已经出去了。

    很明显,饶队打算平息此事,要是饶队不追究此事的话,卢友天和杜涛也绝对不会追究,因为他们心里有鬼!

    饶队出去后,我用透视眼盯着他,看到他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打开电脑,似乎在调查什么,然后就出门了。

    我回到了自己的办公桌前,杜涛在我的右边位置,他刚刚坐下,对我笑道:“颜知,你玩的这一招可真漂亮。”

    这句话,话中有话,我不动声色,“杜涛,我玩的再漂亮,还是没有你玩的漂亮,呵呵……”

    杜涛声音突然有些冷,“小子,你以为你能赢得了我么!这次的事,你是占了上风,但你等着,我一定让你出局!”

    我可以猜到,杜涛的内心极为愤怒,他怎么都想不到我会和饶队在一起,让他的事情败露。

    我不动声色,“那我等着。”

    想把我踢出局?你有这个本事么?就算你有这个本事,要是把我逼急了,老子吸干你的血!

    十几分钟过后,我用透视眼看到杜涛的QQ上,卢友天发来了信息:来我办公室。

    我的目光落在了卢友天的办公室里,两人坐在了沙发上,面色都极为平静,平静的可怕。

    卢友天叹了一口气,道:“事情总算被我们挽回了局面,但我们不要闹下去了,饶队很明显站在颜知这一边,我们要给饶队一个面子,到此为止吧。”

    杜涛愤恨道:“姑父,这次不是一个很好的机会么?只要审问那些小混混,他们会一口咬定,一切是颜知布局,还有,饶队的车一定是颜知扎破轮胎的,饶队的车,行车记录仪怎么会坏?只要我们把里面的画面取出来,就可以直接把颜知踢出局!”

    杜涛一副誓不罢休的样子,显然对我痛恨入骨。

    卢友天怒道:“你以为饶队是笨蛋么?我今天已经把话点明了,他猜不到自己的车是颜知弄坏的么?难道他不知道是你找人对付颜知么?饶队很明显帮着颜知,前几天破的案子,我们都能看出来,颜知出力最大!饶队已经在重点培养颜知了!”

    “要是饶队今天不帮颜知的话,我们当然可以完胜,现在饶队肯定在愤怒之中,我们要是不退,硬是逼着饶队把颜知踢出局,你想饶队会把你留在重案组么?他的队长,他写个报告说你不合适,就算你的实习考核是满分,也会把你踢出局!”

    “你知道外面有多少人想进重案组都挤破头了么?要不是饶队看在我的面子上,恐怕这次你就死定了!这件事就这么算了!”

    杜涛一脸的不甘心,“姑父,饶队那么看重颜知,要是这件事就这么算了,我们就没有机会再对付颜知了!”

    卢友天道:“那我问你,这次的事情怎么会败露?我们对付颜知的计划,只有你和我知道,还有那些小混混知道,颜知是怎么知道的?这次颜知带着队长抓了个现行,差一点就让你完蛋!”

    杜涛非常肯定的道:“昨晚上我们都审问那些小混混了,没有人把这件事泄露出去,他们都是我的人,对我言听计从,要是他们泄露的话,肯定不会被颜知这小王八蛋打残了!”

    卢友天冷哼一声,道:“你不要太相信那些小混混,也不要小看颜知,我们在调查颜知的同时,颜知肯定在调查我们,总之这件事就这么算了,以后也不要去想一些歪门邪道去对付颜知了,队长绝对不会允许还有类似的事发生。”

    杜涛一脸的失望,“姑父,现在饶队看重颜知,我们和颜知斗,基本上是等于和饶队斗,我怎么能赢?”

    卢友天道:“饶队绝对不是一个不讲理的人,也不会利用手头的权利压人,我们之所以能跟着饶队这么久,就是信任他,所以,只要你用自己的实力真正赢了颜知,那你就可以留下来。”

    杜涛的眼睛一亮,“姑父,你是说第三个月的考核么?”

    “对。”卢友天道:“第一个月实习报告,你及格了,颜知没有及格,你赢了一局;第二个月,颜知靠这个案子搬回了一局;第三个月虽然说是考核个人体能,其实考核的是个人武力,只要你能在射击,散打上赢了颜知,你一样可以留下。”

    杜涛非常自信的道:“姑父,你放心,在射击方面,我连续三年是我们那一届的冠军,至于散打,颜知那小身板,绝对不是我的对手!”

    卢友天神色凝重,道:“永远不要小看了你的对手,颜知空手就能将那个小混混的手臂和腿弄骨折,那他的力气一定非常大,大的出奇,你要记住,这是你最后的机会了,要是第三个月的考核你输了,姑父也没有任何办法。”

    听完两人的谈话,我终于松了一口气,这次的危机已经全部解除了。

    下午三点多,饶队从外面回来了,他把我叫进了办公室,刚刚进去,饶队的脸色无比的阴沉。

    饶队将几个文件夹丢在了桌面上,“这是那些小混混的口供,你自己看吧。”

    我将桌面上的文件夹拿了起来,看到上面的口供,我顿时怒火中烧,上面的口供,矛头全部指向了我。

    是我安排那些混混,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演戏给给饶队看,然后利用饶队将杜涛踢出局!

    卢友天和杜涛两个人太阴狠毒辣了!

    “我……”我正要坦白和解释,而饶队打断了我,“什么都不用说了,我知道你是无辜的,回头你给我换个车胎,这件事就这么算了。”

    算了?就这么算了么?饶队对我如此的信任?

    换车胎?很明显饶队知道车胎是我扎的。

    “好,回头我亲手给您换。”我以为饶队会发怒,会指责,但饶队没有,我感觉非常奇怪。

    饶队语重心长的道:“颜知,你还年轻,和杜涛斗,我相信你能斗的赢他,但要和老卢斗,恐怕三个你加起来也不是他的对手,我相信这些口供都是假的,我也相信是杜涛找的人对付你,但现在所有的证据,都对你非常不利。”

    “当然,我相信只要我退一步,老卢不会纠缠下去,要是我全面调查此事,最后也可以弄个水落石出,但最后,我们组就会四分五裂。”

    “你要明白我的立场,我们组发展到现在这个局面也不容易,老卢和大家的感情也非常好,我们都不愿意做出影响我们组的事。”

    我当然明白饶队的立场,是要为大局着想,卢友天确实非常有才能,我们组能走到今天,卢友天功不可没。

    饶队要是彻底彻查此事,直接把杜涛踢出局,这样以来,饶队和卢友天的关系就彻底的决裂了,那么D组将会四分五裂。

    卢友天确实是个人才,分析案情的能力在重案组里是数一数二的,再者卢友天已经做了这么多年警察,要是饶队和卢友天撕破脸皮,恐怕会带来很多麻烦。

    我也想把杜涛赶走,甚至想把卢友天赶走,但是,我要为饶队着想,要顾全大局。

    其实这一局,我也算是赢了,饶队通过这件事已经彻底的知道了杜涛的为人,让杜涛彻底的进入饶队的黑名单,无论他以后怎么努力,他都不可能留在D组。

    所以,我要以正当的方式将杜涛踢出局,然后再把卢友天踢出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