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19章 谜团

    更新时间:2018-08-09 11:45:49本章字数:3319字

    无论是男生寝室还是女生寝室,每个房间的灯都亮了起来,密密麻麻的人群涌向了男生寝室楼下。

    我们已经去晚了,整个现场非常混乱,到处都是同学们的议论声和惊恐的神色,到处都是人,挤都挤不进去,我用透视眼看去,刘达和几个老师已经封锁了现场,并且已经报警。

    几分钟后,警察到达了现场,开始清理人群,让学生们睡觉。

    我也随着人群散去了,在人群中,我看到了梁思文,没想到他也下来了。

    他也看到我,立即给我打招呼,我们两人一起朝寝室楼走去。

    梁思文道:“陈阳,你怎么行动那么快,我听到外面有响动,就立即出去了,我还喊了你几声,发现你不在。”

    我故意装作不知道,“我下来的早也没有用,没有挤到前面去,这次死的是谁呢?”

    梁思文叹了一口气,“是三楼住的常军,你是没看到,死状太惨了,整个人都摔碎了……听说他前几天向学校申请在校外住,学校已经批准下来了,明天就搬出去,没想到今晚就死了。”

    这个消息非常重要,三年前给韩紫薇庆祝生日的人,现在已经死了四人,只剩下了最后一个李亚为。

    常军可能意识到了危险,才会申请在校外住,本来女鬼要在下个月六号杀常军,女鬼发现了常军要出校,所以提前杀人!

    我还以为常军是因我而死,是女鬼故意做给我和毛小悠看的,原来并非如此,我心中的负罪感减轻了很多。

    我决定明天去找李亚为好好地谈一谈,我觉得韩紫薇三年前的死一定和这五个人有关。

    第二天一大早,我就给毛小悠打了电话,昨晚的案发现场,我根本没有看到毛小悠,不知道她在搞什么鬼。

    我们约好在食堂见面,但我没有吃饭,我说没胃口。

    饭后,我和毛小悠来到了树林里的草坪上,晨阳刚刚升起,晒在我身上……有些难受。

    我将昨晚后来发生的事简单的告诉了毛小悠,当然,我只是说追女鬼追到了十五层,将女鬼威胁我的话告诉了毛小悠。

    毛小悠听完后,脸上布满了阴云,“我让你停止行动,你这是要找死么!你想和常军一样,被女鬼杀了么!”

    毛小悠虽然在发怒,但我知道,她是在担心我,这个女人虽然可恶,或许只是嘴巴臭而已。

    我说道:“目前我掌握的信息是,宋艳在三个月前八月六号被杀,但是宋艳却没有转世投胎,而是藏在男生寝室害人,我们第一次见到的女鬼是韩紫薇,那宋艳十有八九是被韩紫薇杀的,那么,宋艳为何不找韩紫薇报仇,还要帮她杀人呢?”

    毛小悠撇了我一眼,“谁告诉你宋艳在帮韩紫薇杀人了?”

    我问道:“这不明摆着吗?宋艳刚威胁我,常军就自杀了,很明显是另一只鬼将常军带到了男生寝室顶层,杀了常军,这个鬼是韩紫薇,宋艳和韩紫薇是一伙的!”

    我的推理十有八九是正确的,不然,谁去杀常军?

    毛小悠道:“你的分析有一定的道理,但不合情理,宋艳是韩紫薇杀的,那宋艳不可能和韩紫薇是一伙的,除非宋艳被人控制。”

    “昨晚上我在女生寝室发现了死去的那个男鬼刘长东,她在女生厕所偷窥女生,但没有走出伤害人的事,他发现了我之后就跑了,我没有追上他。”

    我有些奇怪,“一般人死后,不都是转世投胎么?为什么还要停留在学校呢?”

    毛小悠解释道:“被鬼杀死的人,是无法投胎的,因为这个人阳寿未尽,必须要找人超度,否则,心中怨气会越来越重,最后成为厉鬼,而杀人的罪魁祸首就是韩紫薇,而这个韩紫薇,十有八九是被人控制的。”

    毛小悠连续两次说,女鬼是被人控制的,那到底是谁呢?为什么要驱使女鬼杀人?

    现在毛小悠的身份暴露,现在女鬼也提防着我,可以说,我们两人都暴露了。

    我问道:“那我们现在怎么办?”

    毛小悠道:“现在女鬼的目标是最后一个人李亚为,我们去找李亚为,我们要知道当年韩紫薇死的真相。”

    毛小悠的想法和我一样,韩紫薇当年的死一定没有那么简单,和当初参加她生日的所有人有关。

    早上,我和毛小悠一起去上课,教练给我们讲了一些技巧后就离开了,然后众学生都是三五成群议论昨晚的事。

    我和毛小悠离开了,直接去李亚为的科系去找他,但他请假了,请了一个月假,我去他的寝室,他也不在寝室。

    很明显,李亚为被这件事给吓坏了,五个人,死了四个,只剩下了他,所以,他离开了学校。

    我从他的室友那里要到了他的电话号码,从他室友口中得知,李亚为最近好像生病了,整个人病怏怏的,他向学校申请外住,学校并没有批准,因为神情外住的学生太多了,整个学校一下子好像乱了。

    所以,李亚为请了一个月病假。

    病假?这家伙绝对没有去医院,病假是假的。

    从寝室里出来后,我和毛小悠去了学校外面,立即拨打电话。

    李亚为的电话接通了,我说道:“你好,我是武术系的陈阳,我找你有些事。”

    “我不认识你!”对方挂了电话。

    我无奈的看着毛小悠,“他挂电话了。”

    毛小悠道:“电话号码给我,我来。”

    十几分钟后,毛小悠打通了电话后,道:“李亚为,我是处长的新助理,你现在立即来学校一趟。”

    “新助理?”李亚为似乎并没有怀疑,道:“我昨天请了病假,已经坐上车了,我老家在四川,现在不方便去学校。”

    毛小悠道:“你的外住申请已经批准下来了,你请假时间太长了,你说一个地址,我给你邮寄过去,你签完字,再邮寄回来。”

    毛小悠非常聪明,在套问李亚为的地址。

    李亚为道:“助理,这样吧,等我的假期到了我再去办理外住手续。”

    毛小悠的语气冷了下来,“要是你不要的话,外住名额我就给别人了!现在很多学生都抢着要这个名额呢。”

    李亚为听到了这一点,心急了,道:“那这样吧,我在下一站下车,大概晚上八九点左右我就到学校了,那时候助理下班了,要是助理方便的话,我们在学校对面的音乐餐厅里会面。”

    “好,你尽量快一些。”毛小悠挂了电话。

    毛小悠这么聪明,这么快就搞定了李亚为。

    下午没有课,我和毛小悠想约在学校里的小树林会面,我们两人走到上次我路过的那一条小径时,我看到墨雨在一个长椅上坐着,拿着画板在画画。

    等我和毛小悠走到她的跟前时,她才发现了我们,收起了画板,而我在画板上瞄了一眼,她画的是她死去的男友小陈。

    看来墨雨对小陈用情至深,念念不忘。

    毛小悠给墨雨打招呼,“你一个人。”

    “雪姐,你知道,我这个人习惯了独来独往。”墨雨微微一笑,脸上带着两个小酒窝,非常美。

    雪姐?墨雨竟然喊毛小悠雪姐?两人的关系已经要好到这种程度么?看来毛小悠真的很有本事。

    毛小悠走到墨雨身边,挽着她的胳膊,道:“一个人多无聊,我们三人去那边的树林里坐坐吧。”

    墨雨的目光从我们两人身上扫过,笑道:“你们两个幽会,我可不做电灯泡,我还是喜欢一个人。”

    “别废话,跟我们走。”毛小悠硬是拽着墨雨向前走去,墨雨只能答应我们。

    毛小悠一路上话非常多,当然话题都是女人之间的话题,比如衣服,发型,化妆品等等,总之,毛小悠说话非常有技巧,几乎每个话题都会引起墨雨的兴趣,而且迁就着墨雨的看法,引起两人的共鸣。

    我明白,毛小悠是在帮我,故意在讨好墨雨,和墨雨拉好关系,这样以来,就为我和墨雨的关系打好了基础。

    我们三人来到了小树林后,我们三人聊了一会,毛小悠时不时的在夸我,又加上损我,这样似乎是在给墨雨炫耀我们的感情。

    毛小悠很明显是故意的,人家男朋友死了没多久,你这样秀恩爱,不是赤果果的打脸么?

    当然,墨雨不会知道我们两人是假情侣,更不知道我们是在故意接近她。

    “雪姐,我以前也有一个非常疼我爱我的男朋友,只是……他永远离我而去了。”

    墨雨又想起了伤心事,毛小悠故意装作不知道,“墨雨,感情这种事,说不来的,别看我和陈阳的感情这么好,谁知道以后会发生什么呢?没事,世上好男人多的是。”

    墨雨的神色有些没落,道:“你不明白我的意思,我男友是一个警察,在一次任务中牺牲了。”

    毛小悠闻言,演戏模式开始,急忙道歉,又扯开了话题。

    然而墨雨道:“雪姐,其实时间过了这么久,我已经放下了,你不用自责,只是,我不知道是谁害了我的男友,让我放不下的,是真正的凶手没有抓到。”

    毛小悠道:“怎么会呢,你男友不是警察么?怎么会没有抓到凶手呢?”

    毛小悠装作一脸的好奇,顺着墨雨的话问了下去,不得不说,毛小悠说话非常有技巧。

    墨雨道:“这件事说来话长,说了你们也帮不到我,我们还是聊点别的吧。”

    毛小悠嘿嘿一笑,“谁说我帮不到你了?我告诉你,陈阳的一个亲戚是中央城重案组的队长,或许能帮上忙呢。”

    毛小悠成功的将话题扯到了我的身上。

    墨雨问我,“陈阳,你的亲戚真是重案组的人?”

    墨雨一定知道自己的男友是小陈是绕队的手下,我说道:“我表哥是重案组的队长饶峰。”

    墨雨闻言,神色非常惊讶,“陈阳,你表哥真的是绕队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