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20章 恐怖的尸体

    更新时间:2018-08-09 11:45:49本章字数:3345字

    “怎么,你认识绕队长么?”我装作一脸的惊讶。

    墨雨道:“其实……小陈以前就是饶队的手下,是饶队一个战友的儿子,我认识饶队,而且杀死小陈的凶手,也是饶队抓住的。”

    我有些奇怪的问道:“既然凶手已经抓住了,我是你刚才说凶手没有抓住呢?”

    墨雨叹了一口气,“小陈是卧底,事发之时,小陈刚找出了一些新型毒品,这个毒品非常厉害,人吃了以后就会变得非常聪明,在小陈找到证据刚打算要归队时,就被出卖了,被贩毒的发头目强杀,问题是,我找不到出卖小陈的人。这件事疑点重重,可是警方已经结案了,我也不好再去麻烦饶队。”

    新型毒品?墨雨的口中说出了这个词,难道小陈当时找到的新型毒品是……上帝的诱惑?

    这一点,为什么饶队给我的资料上没有?

    墨雨这样说,那小陈不是墨雨出卖的,那到底是谁呢?

    墨雨是一个值得信任的人么?万一她骗了我呢?

    饶队给我说过,小陈是卧底的身份,只有他和局长还有墨雨三个人知道,队长和局长不可能泄露消息,那十有八九是从墨雨这里泄露出去的。

    我问墨雨,“那……小陈是卧底的是,你有没有告诉其他人呢?”

    墨雨微微摇头,“我没有告诉过任何人,小陈的工作那么危险,我当然不会给任何人说。”

    这就奇怪了,难道是小陈自己不小心暴露了么?可是小陈出事之前为什么给饶队打了一个电话,说他被出卖了呢?

    我继续问道:“墨雨,那你家里人知道你和小陈的恋情么?”

    墨雨点头,“我爸和我妈都知道,小陈在警校的时候,我和小陈就谈恋爱了,我爸妈一直知道小陈是警察,我爸妈非常喜欢小陈,而且我爸妈根本不知道小陈是卧底。”

    我总觉得问题出在墨雨父母身上。因为墨雨的父亲墨尘,他在中央城开了很多KTV,夜总会,而且他们的夜店里都一直在贩卖毒品,而小陈就是在追查毒品案中暴露。

    这其中会不会有什么联系呢?

    在这件事上,我们没有多谈下去,墨雨显然非常相信自己的父母,她总是认为是警局内部的人出卖了小陈。

    我们和墨雨聊了一会,墨雨就离开了,毛小悠看着墨雨离去的背影,道:“这个女人不简单,小陈的死,和她一定有关。”

    毛小悠为何会这么说?我问道:“为什么?”

    毛小悠道:“因为她知道我和你刚才在演戏,所以她在配合我们演。”

    我闻言大吃一惊,“毛小悠,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直觉。”毛小悠淡淡的道。

    “直觉?”你丫的没病吧?我无语道:“你平时做事是靠直觉么?”

    “是!我的直觉非常准!”毛小悠非常肯定的道:“恐怕我和你的身份在墨雨的眼里的透明的!还有,我们要抓的女鬼都知道我们是一伙的,所以,我们两人已经彻底暴露了。无论是抓鬼,还是你调查的案子,恐怕我们寸步难行,因为敌人知道我们做什么,会牵着我们的鼻子走。”

    对于毛小悠的分析,我嗤之以鼻,我翻着白眼,“你别在这里危言耸听了,我做卧底的事,我所有的资料都是通过正规渠道弄来的,你的身份肯定是暴露了,但我的身份不可能暴露。”

    毛小悠道:“小陈的身份那么隐秘都能暴露都能暴露,你一个实习警员,呵呵……不对,你一个盗墓贼,你的身份,难道就暴露不了么?”

    毛小悠上次认为我是僵尸,我把自己的底细都泄露给了毛小悠,她知道我以前是盗墓贼,也知道我在重案组的资料都是假的。

    “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我们两个人是不是学生,只要有心人盯上我们三天,最多三天时间,我们的身份就会暴露,所以,我们第一次抓鬼失败后,就已经错失了良机。”

    “你的身份暴露不暴露,其实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要合作,把所有事都搞清楚,然后将所有的鬼全部抓住。”

    毛小悠的分析令我陷入了恐慌,其实她说的对,毛小悠已经暴露,要是有人要调查我们,只要盯着我们两个人,从一些细节上很容易分辨出我们不是学生。

    晚上七点,李亚为给我们打来了电话,说他在学校对面的音乐餐厅六号包间。

    现在,李亚为是唯一的线索,我们要从他口中知道一切真相。

    我和毛小悠立即出了校门,很快找到了音乐餐厅。

    进入餐厅后,服务员立即迎了上来,我给他们说我们有约了,在六号包间。

    服务员把我们带到了六号包间门口,便退去了。

    我伸手向包间门推去,并没有推开门,包间门是关着的,一般情况下,餐厅里的包间都不会关门的。

    我敲门,敲了几下,里面没有动静。

    咚咚咚……

    我又敲了几下,里面还是没有动静。

    我的透视眼看了进去,我刚刚看到里面的情形,整个人吓的快要跳起来。

    李亚为整个身体呈大字型躺在餐桌上,身无寸缕,两个手掌被两个长钉子钉在了桌面上,肚子是被划开的,心脏和肾被人掏走了!

    李亚为的脸色极为狰狞,两个眼眶里冒着血液,显然眼珠子也被掏走了!

    看到如此恐怖的画面,我浑身打了个冷颤,一旁的毛小悠发现了我的异常,问道:“你怎么了?”

    我尽量让自己保持平静,说道:“没事,我只是有种不好的预感,我的直觉告诉我,李亚为十有八九出事了。”

    毛小悠笑道:“你不是不相信直觉么?”

    我用透视眼看去,门是锁着的,而且是被反锁的,包间里是没有窗户,那李亚为是怎么死的?

    我没有强行将门撞开,而是喊来了服务员,那个服务员试着开门,用钥匙也打不开,就叫来了经理。

    经理打了个电话,五六分钟后,来了个开锁的人,捣鼓了一阵子,将门打开了。

    门被打开后,里面传来了一阵阵的血腥味,两个女服务员尖叫一声,直接吓晕过去了,经理和开锁的人吓的全身颤抖,而那个开锁的大叔,裤子上躺着水渍,显然被吓尿了。

    我和毛小悠立即冲到了李亚为的身边,毛小悠检查着尸体,我急忙道:“你不要破坏现场,还是等警局的人前来检查吧。”

    经理听到了我的话,立即打电话报警。

    毛小悠并没有理会我,检查了一会后,道:“心脏和肾被人拿走了,眼珠子也被人挖走了,身体还是热的,在半个小时前,李亚为给我们打电话时,他还活着,也就是说,在我们从学校里走出来到这里的时间里,李亚为被杀了。”

    从学校到餐厅,最多十分钟的时间,在这十分钟的时间里,杀人,拿走了内脏,不留痕迹,谁能做到?

    我的透视眼早就把这里的现场扫描了,没有凶手作案的痕迹,甚至连指纹都没有。

    我问毛小悠,“凶手怎么可能用这么段的时间作案?这里又没有窗户,门又是反锁的,凶手作案根本就没有办法逃走!”

    毛小悠道:“当然不是人做的,看来敌人把我们盯的非常紧,不给我们留下半点线索,这是给我们示威。”

    我心里也不好受,要不是我们让李亚为回来,他根本不会惨死!

    毛小悠对旁边的经理和吓傻的大叔道:“你们先出去。”

    经理的神色渐渐的缓了过来,道:“你们是什么人?我已经报警了,你们不要破坏现场!”

    毛小悠想了想,立即对我道:“我们先出去。”

    毛小悠拉着我进了隔壁的包间,然后,毛小悠从包里拿出了几张符,贴在了一面的墙上,这个墙壁正是和隔壁包间相连。

    我不解的问道:“毛小悠,你在做什么?”

    “招魂!”

    “招魂?”我一怔。

    毛小悠神色凝重,手中拿着一把桃木剑,开始在空中飞舞了几圈,然后,将自己的手指咬破,用鲜血在墙上迅速画了一个八卦图案,这个图案被周围八张符包裹着。

    接着,八卦周围的八张符燃烧了起来。

    这一幕非常诡异,接着,毛小悠的口中念着,“画符烧钱烧化江湖海,急咒神兵神将急急如律令!仙人为我开路,急咒吾奉太上老君,引魂归来,神兵神将急急如律令!”

    随着咒语念完,毛小悠的周围吹起了一阵阵的阴风,我心中紧张不已,但除了阴风外,什么东西都没有。

    渐渐的,毛小悠的额头冒着冷汗,身子都在颤抖。

    一分钟过后,身边的阴风消失了,墙上的八卦也奇妙的消失了,毛小悠一脸的疲惫之色,整个身体软在了旁边的椅子上。

    我急忙走过去,问道:“怎么了?招魂失败了么?”

    毛小悠的法术我是见识过的,上次在蜘蛛山上,毛小悠将死去三年之人的魂魄都能招回来,而李亚为死去才半个多小时,为何会失败?

    毛小悠道:“有一个法师,把李亚为的魂魄招走了。”

    什么?我吓的不轻,“还有另一个法师?我说毛小悠,你们毛家的后人不是非常厉害么?那个法师比你还强么?”

    毛小悠道:“那个法师当然没有我强,我现在没有穿法袍,没有一些厉害的法具,只是临时招魂而已,而那个法师是早有预谋,早就把李亚为的魂魄招走收起来了,所以我才招不到魂。”

    有预谋?我急忙道:“难道,李亚为的死,和这个法师有关?”

    毛小悠重重的点头,“看来学校的女鬼杀人,学生自杀,肯定和这个法师有脱不开的干系,从刚才的案发现场来判断,李亚为是被鬼杀死的。”

    “只是……想找出这个法师,太难了,我们现在唯一的线索断了。”

    李亚为的死,当然是鬼怪所为,可是,毛小悠说过,在学校里死的鬼,是没有办法离开学校的,要是离开,就会魂飞魄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