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43章 左右为难

    更新时间:2018-08-09 11:45:50本章字数:3327字

    墨雨道:“三年前,我刚是刚出道的法师,我高中高毕业,还没有来中央大学,我在中央城抓那些孤魂野鬼试炼,我报考的大学正是中央大学,我无疑中抓到了韩紫薇,我同情她的遭遇,但是她不想投胎转世,想报仇。”

    “她给我诉苦,当时她身上怨气太重,也无法转世,当时的案子已经结了,刘家和杨家那时候还没有闹翻,一起将事情压了下来,因为这件事要真的传出去,会影响学校的名誉。”

    “我将韩紫薇收到了法器里,她是我养的第一个鬼,没事可以控制她为我办事,当时,梁思文是中央大学的人才,正要去参加一次学术演讲,这个演讲非常重要,会给学校带来名誉和利益。”

    “那时候,杨家刚好从珠宝生意转型,转成了娱乐业,而中央城娱乐业,我们墨家是老大,杨家当然无法插手,但是杨家虽然那几年做珠宝生意亏损,但资产依旧雄厚,我们墨家就和杨家合作,杨家给我们投资了很多项目。”

    “梁思文当时在医院抢救,要是他死了,那么学校会受到很大的冲击,杨家的人一筹莫展,那时候,我父亲让我帮梁思文续命,于是,我利用韩紫薇去吞噬活人的阳气,再加上她的阴气,给梁思文续命,让他变成半人半鬼。”

    半人半鬼?我倒吸了一口凉气,怪不得毛小悠说梁思文三年前就死了。

    “梁思文看起来和平常人没有什么两样,但他不能照镜子,不能照相,不然就会暴露他的异常,所以,他只能在实验室里工作,而他研究出来的成果,全部杨家安排的人窃取,给学校带来荣誉。”

    我真没有想到,事情这么复杂。

    我问道:“既然开始的时候你是帮杨家,那最后为什么要对付杨家?还有,既然你是站在刘家这边,为什么还要派韩紫薇杀刘源呢?”

    我还是满肚子疑问。

    墨雨道:“开始的时候帮杨家,那是因为我们墨家和杨家合作,而刘家和杨家也没有矛盾,大家都是朋友。”

    “后来,我们墨家被杨家算计了,很多生意上,投资上出现了问题,杨家想一步步挖空我们墨家,想成为中央城地下娱乐业的霸主。”

    “另一方面,杨家还想击垮刘家,霸占中央大学,因为中央大学这几年做的太大了,成为了国内数一数二的一流大学,要是杨家彻底得到了中央大学,就可以把杨家彻底的洗白。”

    “但是……杨家的势力越来越大,我们墨家都压不住了,但刘家家强势大,但一直稳打稳拿,一直不强烈的对付的杨家,刘家不急,但我们墨家着急。”

    “于是,我是先是利用韩紫薇杀死刘家的一个管家,虽然这个案子不了而了,但让刘家的人误认为是杨家的人做的,再者,我在学校内杀人,正好可以击溃杨家,这样以来,杨家认为是刘家要对付他们。”

    “只要我成功的挑起杨家和刘家的斗争,再杀死刘家唯一的公子刘源,嫁祸在杨家头上,就算刘家再不想闹事,也会和杨家死拼!”

    “到时候,他们斗的两败俱伤的时候,我们墨家就会落井下石,将杨家的地盘彻底吞并,将他们赶出中央城!”

    我和毛小悠终于知道了所有事情的来龙去脉,墨雨这个女人太可怕了!不过这些算计确实厉害,她十有八九已经成功了。

    我继续问道:“那梁思文呢?既然要搞垮杨家,为什么还要帮梁思文续命?”

    墨雨道:“这一步棋,是最后彻底搞垮杨家的一步棋,我所有计划,是从三个月前开始实施的,所以,三个月前,杨汉文已经不再需要梁思文的研究成果了,杨家的人在极力抹除一切盗取梁思文研究成果的证据,甚至想对付梁思文,或者说,是杀了梁思文。”

    “但是,我怎么会让梁思文死呢?到时候,我把杨汉文窃取梁思文的劳动成果的事曝光,杨家就会彻底陷入被动!刘家知道了这件事后,就会彻底的击溃杨家!”

    好深的算计!好可怕的女人!

    幸好我们用了几天时间就找出了墨雨是凶手,不然的话,她要是算计我们,绝对不我们玩的团团转!

    其实,她已经不我们玩的团团转了,要不是我有透视眼,还找不到凶手。

    我怒道:“你是不是已经掌握了杨汉文窃取梁思文劳动成果的所有证据?之后,在一切曝光的时候,杀了梁思文?”

    墨雨叹了一口气,“没错,我已经掌握了杨汉文窃取梁思文研究成果的所有证据,只有杀死梁思文,死无对证,我给梁思文续命的事,就不会曝光,到时候,我的证据就是铁证!”

    “但是……我几次派韩紫薇去杀梁思文,她不但没有杀梁思文,而且继续给他续命。”

    “因为,梁思文一家的车祸,是韩紫薇造成的,韩紫薇心中愧疚,她给梁思文输了三年的阳气和阴气,让她再对梁思文下手,她做不到,我派其他鬼去杀梁思文,都被韩紫薇阻止了。”

    “再加上梁思文有个患有白血病的妹妹,要是梁思文死了,没有人照顾他妹妹,韩紫薇更下不了手。”

    “现在倒好,韩紫薇死了,没有鬼梁思文输阳气和阴气了,过不了十天,梁思文就会自然的死去,同样可以达到目的。”

    看来韩紫薇虽然是个厉鬼,但还是有良知的,可是墨雨的良知在哪里呢?

    她安排的所有一切,都是为了她的家族利益!

    我心中越想越怒,声音冰冷的可怕,“墨雨,就连韩紫薇都知道报恩,都知道梁思文有个患病的妹妹,不忍心下杀手,而你呢!你的良知呢!”

    墨雨撇了我一眼,“你跟我谈良知?你干走私的时候,有没有想过自己的良知?你有什么资格教训我?”

    我愣住了,走私?她以为我手中的枪是走私而来。

    我冲动之下正要说出我的身份时,毛小悠立即打断了我,“墨雨,身为一个法师,我们的职责是除魔卫道,而你呢?纵鬼害人,我徒弟没资格教训你,但我有资格教训你!”

    墨雨冷冷道:“毛小悠,你不要以一个正义者的姿态教训我!你知道家族斗争么?你们知道我从小生活的环境么?要是我们墨家败了,这些年来,我们得罪的人都会找我们麻烦,甚至把我们家族的人杀光!”

    “是,我是不择手段!但这是我们所在世界的生存法则!弱肉强食!我们不对付杨家,杨家就会毁灭我们!不是你死就是我活!”

    “毛小悠,如果我和你一样,从小生活在道法世家,我现在会做这些事么!”

    “你们认为我邪恶?我在做坏事?那你们了解过我们的处境么?了解过地下势力之间的斗争有多残酷么?”

    “护城河中,每年都要捞出数十个无头尸体,不知道这些人是谁,不知道这些人是怎么死的,难道你们不知道,都是地下势力斗争的结果么?”

    “我是纵鬼害人,可是……有些人比鬼还可怕!”

    墨雨说到这里,情绪非常激动,甚至是有些失控。

    或许,墨雨站在他的立场上,没有错,为了家族的生存去战斗,确实没有错。

    我的情绪平静了很多,说道:“你杀地下势力的人,杀的都是恶人,我不管,或许你没有错,你让韩紫薇复仇,那几个混蛋该死,也没有错,可是……你错的是,你杀了那些无辜的学生!”

    “无辜的学生?呵呵……”墨雨冷笑道:“我为什么杀他们?你们杀了韩紫薇,我要不要报仇?可是我派鬼杀不了你们!我只能杀别的人,让你们知难而退!”

    “而你们呢?你们变本加厉,不知难而退,还杀了宋艳!无论韩紫薇还是宋艳,都是我养的鬼,你们杀了他们,难道我不应该给你们颜色看么!”

    “那几个无辜的学生死了,都是你们的错!是你们一步步逼我的!”

    “本来韩紫薇复仇后,已经够了,我不会再杀无辜的人,我所掌握的证据和下一步行动,只要杀死刘源,就可以彻底的挑起杨家和刘家的战争,可是你们……都是你们破坏了我的计划!”

    我陷入了沉思,我不杀伯仁,伯仁却因我而死。

    确实,我和毛小悠还有钟小灵把墨雨逼急了,她才杀人。

    有些事情是我们无法控制的,我和毛小悠有错么?我们是为了找出凶手,我们没有错,可是我我们把凶手逼急了,害死了无辜的人,那我们有错么?

    全是凶手的错,可是,我会内疚。

    “毛小悠,颜知,所有事情的来龙去脉,我都全盘托出告诉了你们,你们要是想和我作对,我接着!要是你们识趣的话,就退出!”

    我要抓墨雨归案么?要是墨雨被我抓了,墨雨的计划失败,杨家胜利了,那么……杨家击垮了墨家,就像墨雨说的,墨家所有人都有可能被杀。

    那么,这些人的死,我有责任么?

    要是我不抓墨雨,那么墨家赢了,杨家肯定面临着和墨家一样的局面,很多人被杀。

    那么,这些人的死,又和我有责任么?

    我突然不知道应该怎么做了。

    难道……我将所有事情的真相解开,让警方将相关人等全部缉拿归案么?那这样,三家的斗争会停止么?显然不会,到时候,恐怕三家的人都会对付我!

    如今,我们提出这场战争,是最好的选择。

    可是,那些无辜死去的学生,怎么办?谁替他们伸冤?

    我的大脑里一阵阵的混乱,到底什么是对?什么是错?

    我从来都这么纠结过,我突然好想钟小灵,要是她在这里的话,肯定会把这件事处理好。

    现在,我是骑虎难下,左右为难,要是我不管,调查了这么久放弃了,我不甘心,没有将凶手缉拿归案,我更不甘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