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5章 就象丢了魂似的

    更新时间:2018-08-09 11:41:55本章字数:1010字

    “嘻嘻嘻,不叫你哥哥,难道叫你弟弟啊?”孔环贤说着只顾低头往前走。

    她没料到这笑声让小二驻足一楞,她那光滑的臂膀就撞到了小二的背上。

    小二扭头一看,只见孔环贤害羞地别转脸,他就看到了孔环贤光滑的背。

    他立马回过身去,慌慌地往前赶。

    “小二哥哥,等等我,走慢点嘛,我看不见路了。”

    孔环贤回过脸来,小二已经走出一段路了。

    小二时常侍候稀大爷,稀大爷玩女人那点事,他了如指掌。

    有时,稀大爷也让他玩一把,可是,他心里只有嫩圆一个相好。

    他总是推辞不受别的女人,以至稀大爷叫他傻小二。

    可是,不知怎么,他一看到孔环贤,就象丢了魂似的。

    每年涣江发洪水,都要冲来大量的枯树朽木。

    江边人家,利用这个好机会,打捞起来,用做烧柴。

    离土标的棚子不远处,有一个弯弯拐河滩。

    江水到了那里就打旋,形成了一处缓冲段。

    冲下来的东西就在那里打旋,这样就便于打捞。

    今天,他和嫩圆约好到弯弯拐河滩捞柴。

    可是,嫩圆的娘要嫩圆陪她到观音阁烧香,嫩圆从来不敢违拗她娘,小二只好作罢。

    小二在家呆了一会,甚觉无聊。

    他就披上蓑衣,戴上棕帽,扛上柴勾,一个人向弯弯拐河滩而去。

    经过土标的棚子时,看到棚子门拴上了,知道土标不在。

    他四处望了望,雨地里,一个人影也没有。

    他下意识地冲了一泡热尿在门板上,这才吹着口哨继续走。

    小二跟土标的过节,还是因为嫩圆。

    土标明明知道小二跟嫩圆好,可是,土标却时不时地引诱嫩圆。

    虽然土标没有对嫩圆有实质性的伤害。

    可是,嫩圆是小二的命,小二不容许任何人与嫩圆套近乎。

    怎奈土标的身高比小二高出一个脑袋,胳膊比小二的粗出一圈,拳头有小二的两个大。

    从外形上,小二就不是土标的战将,硬碰硬那肯定是不行的。

    可是,小二也有优势,那就是他的小脑袋。

    脑袋虽小,可鬼点子不少。他能把稀大爷玩得团团转,何况土标乎?

    于是,表面上,他嘻嘻哈哈地与土标周旋,暗地里,却忘不了给土标使坏。

    刚才冲刷在土标门板上的那泡热尿,也算是他整治土标的一个举措。

    小二吹着口哨向弯弯拐河滩正走着,突然看到站在弯弯拐河滩边上的土标。

    土标抛出柴勾,勾住了一根树杈,树杈上似乎还有一个人。

    此时,弯弯拐河滩就只有土标一人,他快步向土标跑去。

    小二跑到跟前时,土标正往岸边收柴勾的绳子。

    柴勾勾着的树杈上,果然卡着一个人。

    一个女人,一个美艳无比的女人,这个女人就是孔环贤。

    “小二,快来搭把手,挺沉的。”土标叫道。

    小二拽住绳子,同土标一道把树杈拖到了岸边,又一同把昏迷不醒的孔环贤抬到沙滩上。

    孔环贤处于昏迷之中,脸色苍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