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4章 两眼警惕地注视着门前的路

    更新时间:2018-08-09 11:41:57本章字数:1034字

    特别是稀酬镇的总管。

    总管是个中年人,相貌平平。由于长期与上司打交道,那眼角、嘴角明显改变了原状。

    在上司面前和在民众面前,那眼角和嘴角的上翘或下撇,分得十分清楚。

    总管的妻子有几分姿色,是一位下得厨房,上得厅堂的能干女人。

    总管上有老,下有小。

    老的是六十多岁的老娘,小的是六七岁的儿子。

    一家人住着一所院子,与寻常人家一样,没有抢眼的地方。

    日常生活也是平平常常,不经人介绍,还真不知道他家就是“官宅”。

    “这么说,这总管还算得上是清官了。”孔环贤边走边与野莓说。

    “算是吧。”

    “那我们到他府上看看吧。”

    “不能去。”野莓站住不走了。

    “怎么不能去啊?”

    “二小姐,我们稀酬镇有一个习俗,有钱人家的女人,不到别人家串门。”

    “你又叫我二小姐了,多生分啊。我不是说过了吗,不管什么场合,你叫我姐就行了。”

    “是,我记住了,二小姐。”

    孔环贤轻轻拍了拍野莓好看的脸:“就是记不住,我的好妹妹。”

    “姐,我记住了。”

    “那是你们的习俗,管不到我。”孔环贤拉起野莓的手,继续走。

    “为什么就管不到姐啊?”

    “我是外来人,不管这些。就是有人说,也只是说我,与妹妹不相干。”

    野莓只得领孔环贤来到总管的小院。

    总管的家在稀酬镇靠边的位置。

    大门开着,一条大黑狗横卧在门槛里,头搭在门槛上,两眼警惕地注视着门前的路。

    孔环贤生来就怕狗。

    她止步不前。

    那黑狗看到有人站在门前不动,就扬头“汪汪”地叫起来,却没有站起身来的意思。

    狗吠声惊动了院里的人。

    一位身段敏捷的女人,快步来到大门:“哦,这不是稀府的野莓吗。”

    她看了看孔环贤:“野莓,这位是——”

    野莓:“这位是稀府的二小姐。”

    “哟,稀府的二小姐啊,没见过。哦哦哦,想起来了,想起来了。”

    那女人一惊一乍,连珠炮似的,“我家总管前几天提起过,说稀府认了一个干闺女。

    叫什么来着?你看看,你看看,长得如仙女似的,白白净净的手,红扑扑的脸。

    还有这腰身。啧啧啧啧,稀酬镇还真就找不出这般美貌的女人来。哦,叫什么名啊?”

    孔环贤一听,明白了,这位就是总管的老婆。

    她大大方方地说:“总管太太,你真是伶牙利齿,还很会恭维人。

    我喜欢你这样爽快的人。我叫稀水水,就叫我水水吧。”

    “水水小姐,看你叫的,什么总管太太不太太的,往后别这样叫,羞死人了。

    水水小姐就叫我木莲得了。”

    大黑狗见主人与来人交谈,就起身到一旁去了。

    木莲把孔环贤和野莓让进堂屋里坐下,就去泡茶。

    这时传来训斥声。

    木莲端着茶具进来,忙说:“这是我婆婆教训我儿子。

    我儿子爬到别人家的树上,摘了几个黄皮梨回来,我婆婆就教训他,不得拿别人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