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4章 慌慌张张褪下裤子

    更新时间:2018-08-09 11:41:58本章字数:1001字

    他只好滑下树来,脱了衣裳,清除身上的毛辣丁。

    没想到,下面也痛痒无比,也顾不得脸面,慌慌张张褪下裤子,勾头清理。

    他被叮得鼻青眼肿,浑身痛痒难耐。

    毕青自责预先没有告知,顺柳远远看着,闷着笑得气脱。

    桃子摘好后,顺柳说:“实在对不住大哥,毕青要到丧事家帮忙,不能相送。

    只有大哥受累,自己背桃子回家了。”

    空空侠本想不要了,这么重的桃子,怎么背得赢啊。

    可是看着鲜艳夺目,味道美极了的桃子,又舍不得丢下。

    他咬咬牙,背起桃子走吧。

    顺柳一再叮嘱,一定要到毕玉家吃饭。

    下坡虽然没有上坡累,可也出了不少汗,一出汗,被叮过的地方更是恶痒恶疼。

    好不容易下到山脚,他远远看到毕玉在村口等候着了。

    毕玉亲热地迎上前来,接过空空侠沉重的背子。

    她心疼地说:“啊哟,背这些桃子整哪样,老重八重的。

    我家的桃子比这好吃,到这里摘不是更省事,你真是气大。”

    看到空空侠被毛辣丁叮得皮泡眼肿的样子,毕玉捧出些核桃。

    她说:“你嚼嚼敷上,一会就不疼了。”

    他照着做了,果然有效。

    毕玉一个人忙出忙进,空空侠过意不去,就想替她搭把手。

    毕玉说,你要实在闲不住,就到房后地里掰些包谷回来吧。

    空空侠挎了个篾箩,来到房后,钻进包谷地里。

    他掰了小半箩包谷,跑过来一个小媳妇,气喘吁吁地说:“你为什么掰我家的包谷?”

    他说:“这不是毕玉家的地吗?”

    小媳妇说:“毕玉家的地在哪边,你怎么乱掰?”

    他堆起笑脸道:“对不起,这些还你。”

    小媳妇不依了:“你说得轻巧,这是我家的种子地,是种子,你懂不懂?

    呸!你这个无赖。”

    小媳妇的一泡口水“呸”到他的脸上,还出口伤人。

    他却忍了,掏出那几文工钱,递过去,说:“我认赔。”

    不料,小媳妇接过铜钱,看也不看一眼,顺手一扔,骂道:“就你这几个臭钱?呸!”

    小媳妇的这一“呸”,把他的鬼火逗绿了。

    他手指小媳妇的额头,破口大骂:“你这个众人骑的小娼妇,欺人太甚……”

    冷不防,小媳妇一头撞到他的小肚子上,撞得他一个四仰八叉。

    小媳妇乘势骑到他身上,又撕又咬。

    他一时性起,反把小媳妇按到身下。

    突然,不知从哪里窜出两条大汉,拳脚相加,把他一顿痛打。

    打得他爬瘫不动,连连求饶,那两条大汉这才扬长而去。

    他挣扎着回到毕玉家。

    毕玉一看,吓坏了,忙打来热水,替他清洗泥污。

    他紧握双拳,生怕把那两个“悟”字洗去。

    毕玉找出丈夫生前的衣裤,为他换上。

    毕玉打量了又打量,说:“还真合体,看后身,还以为是我那死鬼老公呢。”

    说得他面红耳赤。

    毕玉又取出跌打损伤的药酒,为他细心地搓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