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2章 但有一点灾星

    更新时间:2018-08-09 11:41:58本章字数:1004字

    真真是头顶生疮脚淌脓,烂心烂肺烂肚肠的通体烂人一个。”

    稀大爷当然知道易钻禄的底细,那么,稀大爷为什么要应下这门婚事呢?

    难道稀钱钱是嫁不出去的丑八怪?

    不是的,稀钱钱,不单是稀酬镇数一数二的大美人。

    她还识文认字,跟她娘大太太陈氏一样,敢作敢为。

    上门提亲的好小伙有的是,为什么稀大爷偏偏看上通体烂人易钻禄呢?

    这事说来话长,暂时按下不表。

    二姨太皮氏见大太太陈氏去找稀钱钱,也坐不住了。

    她对稀大爷说:“当家的,我去问问涣江桥头的一嘴定。”

    稀大爷点点头,招手让稀文到身边来。

    三姨太火氏也跟二姨太皮氏匆匆出门而去。

    难道那灯花预示的就是这件事?

    那也太急促了点,预示,总得提前三两天时间吧?

    这个预示不算。

    稀大爷这么一想,心中更是慌了。

    那么,还有什么更可怕的事等着他呢?

    稀文焦急地说:“叔父,我也去找姐姐吧。”

    稀文是稀大爷大哥的儿子,按理,稀大爷的女儿稀钱钱,应该是稀文的妹妹才对。

    可是,稀钱钱比稀文早出生八年。

    这样,稀文与稀钱钱就不以辈份论,而是以年龄论了。

    稀大爷停止了转动核桃,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你就不必去了,就陪在叔父身边吧。”

    稀文说:“叔父不用这么着急,姐姐她……”

    稀大爷一听,坐直腰板,“快说快说,你姐姐去哪里了?”

    稀文望着稀大爷的眼睛:“我答应过姐姐,不告诉别人。

    姐姐说,要说到做到,要讲诚信。”

    稀大爷急了:“我的小祖宗,你要把人给急死啊?快说给我听,你姐姐去啊里了?

    这与诚信没有关系。”

    稀文还是不改口:“我说到做到,就是不说。”

    稀文边说边往门外跑,与匆匆忙忙进门来的大太太陈氏撞了个满怀。

    “拦住他,他知道钱钱去哪里——”

    还没等稀大爷喊完,稀文早已推开大太太陈氏,跑出大门去了。

    稀大爷只好把火撒到大太太陈氏身上:“你怎么这么笨啊,真是。”

    稀大爷叫来土标,赶快找到稀文,土标匆匆忙忙出门而去。

    大太太陈氏把核桃、头发和字条,拿给稀大爷看。

    看着看着,稀大爷大叫一声;“不好!”

    吓得大太太陈氏和绿花大气都不敢出。

    孔环贤也傻眼了。

    稀大爷说:“这是个文玩核桃。”

    皮氏松了一口气,问:“一个文玩核桃,值得你这么大惊小怪的吗?”

    稀大爷说:“这你就不懂了,你好好看看这个文玩核桃吧。”

    大太太陈氏怎么也看不出这个核桃有什么特别之处,正要问个明白。

    孔环贤对文玩核桃也很陌生。

    二姨太皮氏和三姨太火氏小跑着进门来。

    “我们到涣江桥头问过一嘴定了,一嘴定说,小姐没走远,但有一点灾星,一时半会回不来。”

    大太太陈氏急忙问:“有破解的办法没有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