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5章 把尖顶摔断了

    更新时间:2018-08-09 11:41:58本章字数:1018字

    把玩核桃跟玩女人真的有相通之处。

    他俩都知道,核桃分新核桃与老核桃。

    质好的新核桃轻轻碰撞声音应该瓷实,老核桃碰起来如同金石;

    新核桃应该硬坚,皮质不粗糙,老核桃应红色透明,如同红玉;

    新核桃应沉手,有坠感,老核桃揉起来如羊脂白玉那样细润。

    拿在手里揉一揉,是金石之音,很实在,硬朗,说明是成熟的野生核桃。

    要是皮拉皮拉的空声,那多半是嫁接的泡核桃。

    打个比方,就像实心木头球和乒乓球揉在手里的区别。

    揉核桃也有技巧,在五指间轻轻地来回揉动,须细细把玩,才能揉出玉质。

    越揉手感越好,它可以把你手上的气感和血性慢慢地浸润到它的“体内”。

    揉核桃能让你不急不躁,在把玩中产生乐趣。

    时间长了,你或许能琢磨出核桃纹路上所蕴藏的天然图案。

    这不是跟玩女人一个理吗?

    好字瘦说到得意处,不禁手舞足蹈起来。

    “咚”一声,他手中一个核桃掉到地上,把尖顶摔断了。

    当时,稀大爷说另外为他选一个好的,他抵死不要。

    他说,那个核桃是他的一个知根知底的女人送的,虽然只与那女人相处了三个月,就分了手。

    但是,每当他搓揉核桃的时候,手心里就有那女人的感觉。

    稀酬镇用文玩核桃作为定情之物,由来已久,男送女,女送男,时常传为佳话。

    用自己的头发缠绕在文玩核桃上,对方如果接受了,那就表明以心相许了。

    既然好字瘦这么在意那个核桃,稀大爷就取出锉刀,小心打磨,因此就留下了记号。

    稀大爷认定那枚鸡心核桃是好字瘦的,心中又犯起了嘀咕。

    一个老倌,还做出这等风流事,不怕人耻笑?

    再说,风流到我的闺女身上,于情于理也说不过去。

    我俩毕竟如兄弟一般,他也是有儿有女的人,在儿女面前怎么抬得起头来?

    先不管这么多了,只要好字瘦拿不出那个鸡心核桃,就向好字瘦要人。

    稀大爷气鼓鼓地往好字瘦家而去。

    好字瘦也听说稀钱钱失踪了,就过来看一看,半路上遇到了气鼓鼓的稀大爷。

    好字瘦喝酒不分时候,随身带个小酒瓶,想喝就喝。

    看上去,就象永远也没睡醒的样子。

    好字瘦说:“我正要到你家去呢。”

    稀大爷没吭声,转身就走。

    好字瘦跟在他身后,安慰道:“不要着急,急也没用。这么个大姑娘,不会丢失的。

    说不定,等一会就回来了。”

    稀大爷还是不吱声。

    回到稀大爷家,稀大爷为好字瘦倒了一杯茶。

    稀大爷开门见山,要好字瘦把鸡心核桃拿出来看看。

    好字瘦眨眨眼,故弄玄虚:“我那鸡心核桃,给谁看都行,就是不能给你看。”

    稀大爷说:“那鸡心核桃,你已经送人了,是吧?谅你也拿不出来那鸡心核桃……”

    好字瘦就喜欢与人耍贫嘴:“算你猜对了,我就是送人了。”

    稀大爷追问:“送给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