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8章 这关乎他一世清名

    更新时间:2018-08-09 11:41:58本章字数:1008字

    易达通闭上眼睛,哼哼:“亲家,你恨归恨,眼下还不是心甘情愿让亲家母去找他掐?”

    稀大爷一听这个“掐”字,心里就不舒服。

    老把这个“掐算”的“掐”想成“掐捏”的“掐”。

    好字瘦回到家中,越想越气不顺,街坊邻居一辈子,还换不来一个信任。

    他在心里咒骂稀大爷:“见风就是雨,一根眉毛遮眼,仗着财大气粗,拉着黄牛就是马。

    杀人不过头点地,老子不怕你栽赃陷害……”

    好字瘦暗骂一通之后,倒在布靠椅上生闷气。

    他两眼看着八仙桌上的黄木盒子,里面装的就是那两个鸡心核桃。

    他憋气归憋气,要紧的还是要把鸡心核桃拿给稀大爷看,自己才能洗得白。

    他起身打开黄木盒子,不禁大吃一惊,鸡心核桃不见了。

    不可能啊,昨天还在,怎么今天就不在了呢?

    他问老伴宗氏,也说不知道。

    这就奇了怪了,这关乎他一世清名的鸡心核桃,到哪里去了呢?

    耗子拖去了?不可能,盒子盖得好好的。

    娃娃拿去了,不可能,他有个小外孙,还在么磨庄呢,家中没有娃娃。

    好字瘦实在想不出丢失鸡心核桃的原因。

    眼下唯一要做的是,只有求稀大爷宽限些时日,让他慢慢找找。

    宗氏见好字瘦魂不守舍的样子,就问:“你怕是起早闯着野鬼,把魂勾走了?”

    好字瘦不想让宗氏晓得这事,宗氏是一位心里搁不住事的人。

    她那张嘴从不让闲着,无话还要找话说,有了现成的话,那还有不说的理?

    好字瘦起身说:“我就是想让野鬼勾,野鬼也不要。”

    宗氏笑笑:“就是,我要是不讨你,你还在稀酬前洼凉干板菜呢。”

    凉干板菜就是没人要的意思。

    好字瘦是稀酬前洼人,入赘稀酬镇宗姓为婿。

    上门人要看老婆的脸色行事,宗氏又有些小颠狂。

    好字瘦老觉得抬不起头来,总是唯唯诺诺的样子。

    现在出了这么大的事,他哪敢让宗氏晓得:“我还得出去一下。”

    宗氏虽然事事管着好字瘦二八成,但也给好字瘦一点男人的尊严,起码在人前是这样。

    “你还要到稀大爷家去吗?你不是刚从他家回来的吗?”宗氏语气有几分轻佻。

    好字瘦说:“人家走失了一个大姑娘,心里象猫爪一样。

    我们该将心比心,事情要是出在我们头上,也不得利索。

    作为老街坊,我还是去陪陪他。”

    宗氏就爱听好字瘦啰嗦,觉得这样的啰嗦是必须的。

    啰嗦才能证明好字瘦说的是真话,丈夫的真话对妻子是太重要了。

    可是,稀大爷的二姨太皮氏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却是:

    “朋友面前不说假,老婆面前不说真。”

    意思是,二姨太皮氏没有听到过稀大爷对她说过真话。

    别人家的丈夫什么样,宗氏管不着。

    可宗氏相信好字瘦对她是真诚的:“那就去吧,多宽慰人家几句。”

    宗氏为好字瘦的小酒瓶里添满了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