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4章 加上他一炷香的耐力

    更新时间:2018-08-09 11:41:59本章字数:994字

    好字瘦晓得,时辰倒可以说得出,那刻和分,断断说不上来。

    好字瘦无奈地说:“一先生,那你就掐个大概吧。”

    好字瘦报了大概的时日,一嘴定自己掐了自己的手骨节几遍,皱了皱眉头。

    对宗氏说:“到你家楼上掐吧,你随我来。”

    郝凤也想去长见识,可是,一嘴定说:“只有当事人才能听,你在场就不灵验了。”

    山宝也要上楼去,一嘴定更不准:“这样吧,在你家里干扰太大,到我家去吧。”

    宗氏看了好字瘦一眼,好字瘦挥挥手:“去吧,请一先生好好掐一掐。”

    一嘴定伸出两个手指头:“先交二两银子,等找到了,再补二两。”

    宗氏回房取了二两银子,交到一嘴定手中,就跟一嘴定去了。

    稀仙姑为了夜里去和一嘴定鬼混,先得要关照丈夫一炷香一声。

    说起一炷香,那可是稀酬镇耐力最强的男人。

    那一年,衙门要招募弓兵,其中要比蹲马步。

    不是在平地上蹲,而是两脚板各踩一个洋芋大小的鹅卵石。

    以一炷香为限,达不到的就被刷下来。

    结果,二十多个应招的小伙中,只有他一人蹲到烧完一炷香。

    别人最多也就挨到半柱香。

    从此,一炷香就成了他的名字。

    不幸的是,在平息稀酬后山金矿闹事中,被人捣断了根子。

    这是在前任知县手中发生的事,那时,他还没有成婚。

    当时,外人只有知县和赵草药晓得。

    后来,知县调走了,赵草药也去世了,一炷香的秘密就只有他爹娘晓得了。

    他家三代单传,眼看就要断了香火,他爹娘想来想去,想之无奈,想出一个下策来。

    一炷香别无它法,也只好认命了。

    一炷香外表是位彪形大汉,加上他一炷香的耐力,稀酬镇倾心于他的姑娘有好几个。

    他娘自有主见,认为,相貌固然要挑,不过,主要还是要挑风骚一点的姑娘。

    因为,风骚才看得开,才能达得到预想的结果。

    如果找一个把贞操当命的姑娘,那香火怎么接得上?

    他们不是没有想过,抱养一个儿子。

    可是,抱养的儿子,明明白白是别人的种,獐子无儿抱兔养,兔儿长大不姓獐。

    那不是白辛苦一场吗?不如暗中借种好,起码名誉上,有一半骨血是自家的。

    只要做得稳妥,就可以瞒天过海,香火不就接上了吗?

    真是心想事成,选中了稀仙姑。

    稀仙姑父母早亡,她的姑妈把她养大。

    她天生秀美,却娇生惯养,从小就与男童混在一堆,稍知人事,就夜不归宿。

    她姑妈年事已高,管不住她,又怕戳了拐,弄出事来,被街坊取笑。

    这样的姑娘,正合一炷香父母的马口。

    一炷香的爹娘,请媒婆钱成氏去向稀仙姑的姑妈求亲。

    稀仙姑的姑妈知道,一炷香在衙门当差,小伙人品又好,身体也壮实。

    他家在稀酬镇也没做出什么出格的事,就先答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