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9章 有一种掏心茶

    更新时间:2018-08-09 11:41:59本章字数:999字

    宗氏一时语塞,就只会说一句:“你们冤枉人——”语气明显软了。

    大太太陈氏也觉奇怪。

    平日里,宗氏是稀酬镇出了名的刀子嘴,半点不饶人。

    怎么今天变成另一个人了?是不是理亏了?

    宗氏越是这样,大太太陈氏越相信,字条所指的人就是好字瘦无疑。

    大太太陈氏剜了宗氏一眼:“不要装模作样了,假的真不了,真的假不了。

    我就是要跟你要我的宝贝闺女。”

    宗氏还是那句话:“你们冤枉好人。”

    稀大爷收起字条:“谁冤枉你了?我叫好字瘦拿出那枚鸡心核桃,可是,他拿不出来。

    你也别叫冤枉了,好字瘦拿得出那枚鸡心核桃,我就给他磕三个响头,向他赔礼道歉。”

    宗氏听稀大爷说得钉是钉,铆是铆,再与一嘴定掐算的联系起来一想,就没了底气。

    刚才,她到一嘴定家,一嘴定掐算出,那枚鸡心核桃不翼而飞了。

    既然是不翼而飞,那就不排除飞到大小姐手中的可能。

    就因为此,她才没有了底气。

    那一嘴定是凭借什么掐算的呢?

    原来,他有一种掏心茶,外形跟茶叶一样,气色也跟茶叶一样。

    这种掏心茶,在稀酬后山的悬崖峭壁上才能采得到。

    采的时候,还要看天气,风和日丽时才能看得到,要不然,就是走到跟前,你也看不见。

    采制掏心茶还有许多讲究,采前三天必须清心寡欲,不近女色。

    采到手后,沐浴斋戒三天,方可动手炮制。

    先用千年瓦上霜化水浸泡七七四十九天。

    再用自己的千根头发、千滴血,制成炭,与掏心茶同蒸七七四十九天。

    要用甜桑树根做燃料,文火,火不可大了,也不可小了。

    第三道工序是焙干,边焙边搓揉,左揉七七四十九转,右揉六六三十六转。

    前后搓九九八十一下,如此反复,一直到干脆,方可收入瓶中,密闭保存。

    从头至尾,要日夜守候,不得离开半步,哪一道出了差错,就不灵了。

    这种掏心茶有一个特性。

    比如说,一嘴定采摘炮制的掏心茶,只能由一嘴定亲手给人喝,才有效。

    而且,喝掏心茶的人只对一嘴定一个人倾诉和由一嘴定一个人支配。

    解药也很简单。

    由一嘴定拔下喝茶人的三根头发,烧成灰,兑水,让喝茶人喝下,就可以解了。

    一嘴定劳心费力,好不容易炮制好了掏心茶,他要试一试功效。

    找谁试呢?想来想去,他想到了稀酬后山老石庵的尼姑妙妙。

    妙妙是半路出家的尼姑,不丑也不美,一嘴定风闻她不守清规。

    就认定她尘缘未了,选定她试一试掏心茶的功效。

    他先到老石庵附近的一个山洞里住下,有意无意到庵中走走。

    背了人就用些轻浮之语撩拨她。

    她是过来人,当然晓得他是什么意思。

    一日,妙妙暗中告诉一嘴定,明日只她一人守庵。

    第二天,一嘴定进到庵中,果然只她一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