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29章 为什么这般厉害

    更新时间:2018-08-09 11:42:00本章字数:1007字

    法坛是一个高台,一应祭祀物品都是事先摆好了的。

    可见,这是巫医二鬼治病的手段之一。

    此时,巫医二鬼正在虔诚地点香,画符,打表,烧纸。

    孔环贤听说过兽医有“十结九死”的说法。

    她的闺蜜阿芝,是米孔镇中医院的主治医生。

    阿芝的丈夫玛雷是米孔镇兽医站的医生。

    在长期的接触中,她也知道一些兽医方面的事。

    “十结九死”,这个可怕的说法,延续了不知多少千年。

    饲马大鬼和饲马小鬼顿时就瘫倒地上,嚎啕大哭起来。

    兽医说的“结症”是什么症啊?为什么这般厉害?

    孔环贤正想向巫医二鬼讨教,突然闯进一伙人来。

    阿秀鬼婢悄悄告诉孔环贤:“打头的那个就是军师大鬼,跟着来的是骑兵。

    八成是有什么急事,来骑马的。”

    果然,军师大鬼大声说:“奉大王令,要马二十匹。先把我的坐骑牵出来。”

    瘫倒在地上的饲马大、小鬼,战战兢兢地挣扎着起来,到军师大鬼身前,扑通就跪下了。

    “你们这是什么意思?”军师大鬼问。

    巫医二鬼指指地上不停翻滚的马:“军师大鬼,你的坐骑得了结症,怕是没救了。”

    军师大鬼这才定睛查看,大叫起来:“这是怎么搞的?这是怎么搞的?”

    军师大鬼在原地打了几个旋之后,对身后的骑兵说:“你们快去牵自己的马,如果有病倒了的,就牵机动的马。”

    众骑兵进马厩牵马去了。

    军师大鬼吼叫:“我有紧急军务在身,无暇与你们理论。

    如果我回来,我的坐骑没了,我就要你们也没了。”

    军师大鬼牵了一匹机动马,头也不回地率队飞奔而去。

    孔环贤的心提到了嗓子眼。

    她看看满地打滚的马,看看专注于祭法坛的巫医二鬼,看看哭得昏天黑地的饲马大、小鬼。

    她一时间没了主见。

    阿秀鬼婢扯扯她的衣袖,小声问:“姐姐,吹气还能用得上吗?”

    野莓没好气地说:“吹气那是对人,对马怎么吹啊?你的嘴有马的嘴大吗?”

    阿秀鬼婢陪着小心:“我只是问问,问问罢了。”

    孔环贤一遇疑难之事,就习惯性地揉掐拇指骨节。

    她开启了现原形镜片,仔细地透视翻滚的马匹。

    她发现,这些马匹的肠道有大团的草料阻塞,这不就是西医说的肠梗阻吗?

    她明白了,结症就是肠梗阻。

    据她的临床经验,保守治疗和动手术。

    可是,眼下,她没有药物可以保守治疗。

    也没有手术器械和条件来动手术。

    她来到巫医二鬼面前。

    巫医二鬼跪在地上,正在默默地嘟囔着什么。

    时而把手中的桃枝柳条在空中挥来甩去,时而匍匐地上,磕着响头。

    孔环贤不好打断巫医二鬼的虔诚。

    她想,正因为巫医二鬼对结症束手无策,才乞求鬼神相助。

    问他也是白问。

    马的病已经明摆着是肠梗阻,只要疏通了阻塞的食物团,就能痊愈。

    关键是,怎样疏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