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章 赌生付死

    更新时间:2018-08-09 11:40:52本章字数:2856字

    这一回警察的警戒线拉的更远了,马路早就被封锁,一直到有过百米的包子摊也被赶出了警戒线,听说银行里面还有一个劫匪,扬言要引爆炸弹,警察让赶紧走,老板娘也没有要包子钱,张涛和赵海跐溜一下就跑开了,朱不为给老板娘喊道“包子钱一会给你。”老板娘听说对面有炸弹,那还会要什么包子钱,跟着警察赶紧退到了警戒线外面,不过好奇心大家都是有的,警戒线外面的人群越来越多,调来的武警也不少,各个全副武装。

    张涛在朱不为身边嘟囔地说“就一个劫匪弄这么大动静,给老子一把狙击枪三秒钟搞定。”

    “涛子,你还需要三秒,给我两秒搞定。”赵海轻蔑地看了一眼张涛说。

    “靠就你们几个土鳖的样子,不吹牛能死吗。”站在张涛身边一个穿着白色运动服二十多岁样子的男子,瞪了几个人一眼说。

    张涛骂道“你他妈是那里冒出来的孙子,敢损老子,信不信老子把你头拧下来当球踢。”

    一旁买包子的老板娘急忙拉住张涛说“小伙子他是县公安局曾副局长的儿子曾权,也是县公安局射击水平最好的,经常上报纸的,你可别招呼他不然惹上麻烦。”卖包子的老板娘看着几个人的样子以为是民工好心好意的提醒。

    朱不为听说旁边的这小子是县公安局副局长的儿子,嘴角轻轻上扬,对着穿白运动服的曾权喊道“敢不敢来打个赌?”

    曾权看了看灰头土脸的朱不为说“打什么赌,你有什么东西可以赌的。”

    朱不为笑了笑问包子摊老板娘,早上吃的那些包子总共多少钱,老板娘很快说道一笼十五一共一百五,你给个一百四就行。

    朱不为看着曾权说“就打赌两百块钱,我们要赢了你拿两百块钱给老板娘,我们要输了你随便提要求都行,你看怎么样。”

    曾权看了看朱不为和张涛赵海,看来几个人是没有钱付包子钱故意在这里骗自己钱,他倒要看看这几个人有什么花招,曾权摊摊说“你说打赌什么,赌你们三秒干掉那个劫匪吗,我给你们三十分钟你们只要干掉劫匪,不伤害人质,别说二百,就是两万也给你们,不过事先声明,这里面要是牵扯到法律问题我一概不知。”

    朱不为说道“这就好三秒足够了,张涛你三秒能把那劫匪抓到这里来吗?”

    “老大这个没有问题,不过那家伙手里有起爆器,要是不小心按一下就完蛋了,我是说银行里面的人完蛋了,那些人好像挺无辜的。”张涛看了看百米外银行玻璃窗里面。

    曾权看着两个人摇了摇头,这几个人真的不吹牛能死,这么远,还能看到那么仔细,就算是骗人手段也太拙劣了点。

    “靠。你也太笨了点,我把他手里的起爆器打掉,你把人抓来总可以吧,真是废物,快点过去,我数到三你就过去,三。”朱不为刚刚说出三,张涛就噌的一下消失了,而朱不为一瞬间从腰里拔出别人以为是玩具枪的拿把九二式手枪,砰的一声,子弹飞了出去,朱不为慢慢的将抢别回后腰,张涛就带着一个手腕中枪的中年男子出现在了曾权面前。

    曾权看着朱不为腰里的手枪,再看看地上正抱着手腕痛苦呻吟的中年男人,不可置信的看着几个人“你怎么有枪,这么快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枪一响这边的记者都把镜头对准了这里,而银行外面的警察突然发现里面的劫匪不见,正在纳闷就听到有人高喊,劫匪被制服了,警察也一拥而上,看着被张涛踩在脚底下的劫匪都举着枪不知道是该对准谁。

    一个穿着警服的中年男子走过来喊道“是谁开的枪。”

    众人的目光都落在了朱不为身上,而朱不为好像没有看到一样,对着曾权说“掏钱啊,两百块,快点,你是想赖账吗,还是想我也给你来一枪。”听到朱不为这样说,曾权觉得朱不为那嬉笑的眼神下可有着嗜血的味道,急忙从自己身上掏出二百块钱递给赵海,赵海又把钱给了老板娘,老板娘有点糊涂的把钱揣到了身上,也不说多收了,看着身边这些人都虎视眈眈的,自己还是不多嘴的比较好。

    “是你开的枪吗?我问你话,怎么不回答?”中年警察对着朱不为问。

    曾权说到“吴局长,就是这家伙开的枪,不过这么远就一把手枪,不可能射击那么准确,而且都没有进行瞄准,你说你们几个到底搞什么鬼,是不是和劫匪是一伙的。”

    听到曾权诬蔑自己和劫匪是一伙的,张涛走过去就给曾权一巴掌,曾权的口角流出血渍,曾权大声叫道“你们就是和劫匪一伙的,快点把这几个也抓起来。”

    听到曾权这样说,围在这里的警察和武警纷纷将枪口对准了三个人,不过中年警察并没有下达抓人的口令,而是对着朱不为说道“你在光天化日开枪,你的枪是那里来的,有没有持枪证,谁命令你开枪的。

    朱不为无所谓地说“我喜欢开枪就开枪,要谁批准吗,奶奶的,我们还有要事要办,快点让路,,耽误了你能承担的起吗。“

    中年警察努力压制着自己的怒火,冷冷地说“你有没有持枪证,要是没有的话,我们要拘捕你,你非法持有枪支……”不等中年警察说完,朱不为将一个绿皮的小证件扔给那个吴局长,吴局长黑着脸从地上捡起那个小绿本子,看到上面只有一个持枪人姓名,和一张照片,然后盖着两个钢印,国防特勤X和国务院办公厅,下面有一行编号。吴局长的脸更黑了,也还是努力挤出一个笑容说“大水冲了龙王庙,误会、误会。”吴局长说着把那个小绿皮本子交还给了朱不为。

    “那我们可以走了吧。”朱不为瞪了一眼吴局长说。

    “当然可以走,这个劫匪就交给我们处理吧,要是在这里遇到什么事请及时与我联系,我是这里的公安局长姓吴。”吴局长一边说着一边送着几个人离开,曾权跟本来还想说点什么的,可是看着吴局长的样子,自己弄不好又闯祸了,只好找机会灰溜溜的离开。

    三个人离开银行劫案现场,张涛嘿嘿的说“老大原来你叫朱不为啊,先前都没有敢问你。”

    朱不为瞪了一眼张涛说“既然你们叫我老大,以后就是兄弟有什么想问的就随便问。”

    三个人并排走在县城的人行道上,回头土脸的,一看就是刚刚从工地出来的,赵海问道“老大,那我们现在去做什么,难道就这样晃悠,我觉得我们应该做点有意义的事情比较好。”

    “靠。这年头做什么事有意义,老大是巡查城隍,那我们就看有什么冤假错案,没事找几个小鬼城隍玩玩,只要不回地府就行,还是人间热闹。”张涛一边说着一边左右环顾看着路过的女孩子。

    走到十字路口几个人正张望要往那边走,一辆宝马越野车,带着刺啦强劲的刹车声停到了三个人面前,走在最前点的朱不为已经碰到了前保险杠,张涛怒气冲冲的走到车门旁边,大声地拍着车窗玻璃喊道“会不会开车,妈的给我下来,老子今天非得好好教育教育你,给你讲讲这车该怎么开、给我下来……”

    车门打开,本来叫嚣的张涛咽了咽口水,换了一副嘴脸说“小姐,你没事吧,没有受伤吧,都怪我们走路不长眼……”

    赵海做了一个作呕的表情直接鄙视张涛,可张涛看着车上下来的那个穿着紧身T恤,超短裙,一对修长的美腿,还有那张能迷死人的娃娃脸,早就把兄弟的鄙视抛脑后去了。

    下了车的美少女怒气冲冲的走向站在一旁的朱不为,赵海以为这妞过来是找事的,可是看着老大那表情怎么怪怪的,有点哑巴吃黄连的味道,赵海看到美女少走到朱不为的面前看着朱不为,脸上的黑线直线上涨,朱不为用手挠了挠脑门,看着走过来的这个美少女有点撒腿就跑的冲动。

    那女孩走到比自己高出半头的朱不为身旁伸手抓住朱不为的T恤,突然间垫起脚那性感的红唇就贴在了朱不为的嘴上,足足两分钟,朱不为傻傻地在那里站着,女孩亲完终于笑着说“这回终于被我逮到了,要是刚刚你跑了,我让你后悔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