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2章 审案

    更新时间:2018-08-09 11:40:53本章字数:2907字

    瘪三是真害怕了,他知道刚刚那一刀要是捅到的是自己,那自己早就变成阿鼻地狱里面的一丝幽冥之气了。

    朱不为反正今天也不着急,就凭着瘪三在哪里喊着,陶耀看着朱不为没有反对别人喊人,也就在一旁静静站着,都等着瘪三在叫人,瘪三心想你们等着,一会知事府的鬼卒出来将你们拿下,有你们好看,知事府这时候的办事效率还是很高的,因为不远处的知事门口站岗的鬼卒已经将瘪三被打的事情禀报给了这里的知事,一个胖乎乎圆圆的脑袋,穿着一身黑色地府官员的制服,也就是一件黑袍,上面绣着麒麟,不同的级别麒麟的形态不一样,像中转站的知事算是级别最低了,不过还是可以穿麒麟官府的,胖知事身边的是主薄也就和人间以前的师爷一样,也就是现在官员的助理秘书之列的角色,主薄一脸的鼠相,紧跟着胖知事就走了出来,身后还跟着四五十个鬼卒,站岗的鬼卒禀报知事说有人把你妹夫给凑了,还有一个手下被杀了,知事一听居然在知事府门口这么嚣张,还敢杀人,欺负我妹夫,知事一下来就火了起来,将所有的鬼卒都叫了出来,一定要出一口恶气。

    陶耀看着知事这么气汹汹的来了,看来今天是有点麻烦了,再怎么说,知事是这条街一亩三分地的老大,就算自己黑社会再怎么厉害,可对于地府官员来说明着斗就有点气短了,不过陶耀抬头看了一眼朱不为,看着朱不为一点脸色都没有变,还是在哪里里嬉皮笑脸的站着,这让陶耀心里静了下来,马上低头吩咐身边的伙计说,叫兄弟们准备好,要是实在不行就把知事府给平了,那个年轻人我们一定要保,身边的伙计点点头退到了人群后面。

    胖知事走到人群中间喊道“是谁在这里闹事啊,可知道这里是知事府门口。”

    瘪三看见自己姐夫来了,跑了过去趴在胖知事面前说“姐夫,你给我做主啊,那个酒鬼客的老板陶耀,带着手下过来,好端端的把我一个手下给杀了,你说在这里杀人犯法吗,不对杀鬼犯法吗?姐夫你快去把陶耀还有那个萧然,还有那个小鬼都给抓起来。”

    “事实是这样吗?居然有人在这里公然杀人,那么来人啊,给我把凶手抓过来。”胖知事喊道。

    这时候陶耀大笑着说“谁看见我的手下杀人了,我明明是自己站在这里看热闹的,我说瘪三你可别胡说八道,看我酒鬼客好欺负不是?”

    瘪三站起身骂道“你奶奶的陶耀少他们的放屁,就是你指示你手下那个叫萧然的杀了我的人,你还敢狡辩不成?”

    陶耀大笑道“你说我指示人杀人,那萧然在哪里,好像不在这里吧,那他又怎么杀人呢,如果你再这样说,可别怪我告你诬陷之罪。”

    胖知事肯定知道这陶耀是在胡说,可是酒鬼客的实力他是知道的,要是真把这陶耀给抓了,那自己可就得罪了阴间第一大黑帮,自己以后的日子能好过吗,这时候身边的主薄凑到胖知事耳朵旁说“大人你看着陶耀是不是也太自大了一点,见到大人没有一点礼貌不说,好像咋们这条鬼街好像就是他家的一样,那里把老爷你放在眼里啊,平日里蛮横不讲理,今天敢公然的顶撞大人,要这样下去,以后大人你还怎么管理这里,我们又有几个小鬼能听命的,我看是时候把那个酒鬼客从咱们这里给拔掉了。”

    胖知事小声说“你又不是不知道,酒鬼客可是阴间第一大黑帮,要是我们惹了他们以后还怎么好过。”

    “大人,你二叔现在不是地府衙门的第二判官吗,有他做你靠山你还怕什么,再说听说酒鬼客的老大已经被阎君给收拾了,酒鬼客早就没有以前那么威风了,不过是一张披着狼皮的小绵羊而已了,趁现在收拾了酒鬼客手不定地府还可以嘉奖大人,大人可以官升一级了。”主薄在知事耳边嘀咕了半天。

    胖知事挺主薄这样一说,一下子来了精神,决定将酒鬼客这个黑社会组织从这条街道清理出去,胖知事微微一笑,露出一排黄黄的牙齿,然后喊道“来人啊,酒鬼客老板陶耀指示手下故意杀人,先将拿下审问。”

    瘪三听到自己姐夫下令了,指着朱不为急忙喊道“姐夫还有那边的那个小鬼是一伙的。”

    胖知事并没有仔细看朱不为,只是用手指了指说道“还有那边的那个小鬼,一起拿下带到知事衙门,我慢慢审问。”

    躲在一旁楼上的萧然带着十几名伙计,已经准备好弓箭对着胖知事就等着陶耀一声令下,陶耀看了一眼朱不为,朱不为摇摇头笑了笑,陶耀点点头对两旁楼上的伙计摇摇头示意不要轻举妄动。

    陶耀和朱不为被带到知事府的大堂,大堂好像是宋朝的一样,反正衙门的摆设每个朝代虽然有差别可功能都有些相似,上面坐着老爷,两旁的衙役,老爷身边有个记事的。

    胖知事坐在大堂看着下面的朱不为和陶耀,两人一眼的嚣张,胖知事火一下就大了,拍着惊堂木喊道,堂下二人为何见了本官还不下跪行礼?

    朱不为噗嗤一下笑了出来,看到朱不为笑了,陶耀也抿着嘴笑着,胖知事的火更大了,又拍了一下说道“二人如此放肆,见到本官既不下跪行礼,还哄笑大堂,你们可知罪?”

    朱不为收住笑脸说道“你个狗官,现在都什么年代了,谁还行下跪之礼,老子我上拜天地,下拜父母,还拜过师傅,其他人我还真没有拜过,就算阎王老子,我也不拜,你一个小小的知事想要我给你下跪,你可受得起?”

    胖知事听到朱不为这样说,看朱不为的脸色和话语有一点拿捏不准,可是那个小鬼身上透出来的傲气着实不凡,胖知事心想是不是这小鬼是有来头的,别让自己再给惹到什么大人物,就再胖知事犹豫的时候,主薄又凑前说“大人,我看那小子在忽悠,别听他胡说,给他上上刑来点厉害的,嘴巴自然就软了。”

    胖知事点点头,突然大声的喊道“来人啊,将堂下的小鬼给我重打五十鬼棍,我叫你胡说八道公然藐视公堂。”

    一旁的两个鬼卒听到胖知事这样说,提着两条八尺长手腕粗的黑木棍子就走到了朱不为身边,左边的鬼卒说道“你是站着受呢,还是趴着受,五十鬼棍可得费不少力。”

    两个鬼卒正要准备动手,就听到堂外有人高喊“且慢动手。”走进一个穿着和主薄一样黑袍的人,站在门口的瘪三喊道“曲副使,你来捣什么乱,好好在家待着不行吗?”

    曲副使没有理会瘪三径直走到大堂之上说“知事大人这件事情恐怕事出有因还往大人查明原因再做定夺不迟。”朱不为听这人说话,一看就是文人出身,每个知事都还有一个副职,其实也就是一个现闲职,名义是监管知事的,可时间久了,这个职位就成了养老的了,知事也都是有后台的,一把的副职也就不放在眼里,而这个曲副使也一样,要是今天不来,估计胖知事都忘记还有这一号人。

    胖知事看着曲副使说道“曲副使今天怎么有闲工夫来这里了,我可好久都没有见你了,你说此事事出有因,你怎么会知道,这件事笨知事已经调查的很清楚了,你不必再多言,来人啊给我打。”显然胖知事是没有把姓曲的放在眼里。

    “知事大人今天你这棍子打下去,可就后悔也晚了?”曲副使带点警告的口吻说道。

    朱不为看着越来越有趣了,而胖知事火越来越大,这个平日不见的副使今天居然敢警告自己,一旁的主薄说道“大人,这姓曲的一定和酒鬼客是一伙的,别被他给蒙蔽了。”

    胖知事高喊到“给我打,狠狠地打。”

    朱不为身边的两个鬼卒说道“兄弟对不起了,你要报仇可别找我们啊。”说着那棍子就轮了下来,陶耀的眼里涌现出一道杀机,可朱不为看了他一眼,陶耀收住刚刚准备抬起的胳膊,只听到朱不为“哎吆。”一声,抱着自己的屁股就跳到了知事的文案旁边,身边的人都没有看清楚朱不为是怎么过去的。

    胖知事吓的往后一推,身后的椅子差点摔倒,急忙喊道“你、你想干什么?”

    朱不为揪住胖制服的胸口冷冷地说道“你居然敢打阎君亲命的城隍爷,我看你是活腻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