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7章 褐鼠抱瓶

    更新时间:2018-08-09 11:40:53本章字数:2945字

    朱不为将八百多隋朝将士的魂魄送到了地府,地府的新魂魄接待处,一看一下子来了这么多魂魄,看守这里的鬼卒急忙禀报给这里的接待处知事,知事翻看了预约和工作安排也没有接到有这么多魂魄一起来报到,和前来报告的鬼卒来到门口一看,真有排列整齐的一大队魂魄前来这里报到,朱不为看到穿着知事服装的官员出来,就喊道“你是这里的负责人吧。”那口气就是上级下达命令一样,这个能在这里做知事还是知道一点官场的规矩的,知事连忙说道“鄙人正是这里的知事,请问先生有何事?”

    “是这样的,这一队魂魄被人困在一个地方很近了,我将他们带了出来,你看尽快安排他们投胎吧,要是有不愿意或者适合地府工作的就听他们的意愿好了。”

    知事抱抱手说“这个是我们这里的职责所在,可不过一次来了这么一队人马,是不是禀报一下阎君比较好?”知事说着偷看了一下朱不为的脸色。

    朱不为看这知事还是比较懂事的,就说道“这个也是应该的,后面的事情你看着办,按照规矩来就说,你告诉阎君这些人是我朱不为带来的就行了,阎君是不会为难与你的。”

    朱不为说完来到那个将军面前说“将军我就把你们留在这里了,是去投胎还是留在地府就看阎君的意思和你们的意愿好了。”

    将军抱拳说道“先生的大恩,我们不言谢了,要是有缘再见。”

    朱不为变转身离开,走向生门,就再快到生门的时候,听见身后有人喊道“先生请留步。”在地位一般没有人会大声的喊叫,地位的秩序要比上面中转站的好多了,所有一切虽然繁忙但也井井有序,朱不为回来看到原来是哪位将军又追赶上来了。

    “将军还有何事吗?”

    “先生是这样子的,生前我得到一样东西,好像与我们的死有关系,我看先生是修道之人,所以看看先生是否能认识此物?”将军说着从身边的一个士兵手里拿过一个黑色手掌大小的石质雕像,一只老鼠抱着一个瓶和巷子里面门柱下的那个图画居然和一模一样,是巧合还是中间有所联系,绝对不会是巧合,谁会没事弄这种东西,要只是老鼠和瓶子还有可能,可是瓶口的那个鬼头,太诡异了。

    朱不为拿着雕塑仔细看了看问将军“这东西将军是怎么得来的?”朱不为的眉头一紧。

    将军说“这事说来也奇怪,那是我们被困在那个山洞的前几日,本来我们一路追赶一路三四百人的叛军到了山里面,可那路叛军到了山里之后就找不到踪迹,我们找了好几日,却发现他们都死在了一个山谷里面,我们想着可能是被别的军队给杀了,可是检查伤口的时候却发现他们每个人都瞪大着双眼,而且身上没有任何的伤口,有人说可能是中毒,再说像那种深山里面经常会有瘴气,要中毒也算合情合理,所以军队就决定撤离这里,就再那天半夜撤离的时候发现在半山腰有一所破旧的庙宇,有士兵上去查看,庙宇里面什么也没有供奉就在香案中间放着这个雕塑,士兵看着东西雕刻的十分精致就拿来下来,就在这时候漫山遍野的响起了鬼哭的声音,所有的将士都十分恐惧,慌乱之中找到了死前的那个山洞,等天亮之后再出大山,可进洞之后没有过多久洞口轰然一声就塌陷了下去,最后我们被困死在了洞中,我觉得我们遇到的一切都和这个东西有关系,那天夜里好像就是有人领着我们找到这个东西,也领着我们找到了那个山洞。”

    朱不为想到,看来这个将军分析的不错,要不是有人故意这样,那么事前都可以解释为巧合,可为什么会有人把整个山洞都做法,用十字鬼结封住他们,到底是为了让他们看住那个瓶子,还是说为了其他目的,朱不为对将军笑了笑说“这个东西我能不能先拿回去仔细瞧瞧?”

    将军将瓶子送给朱不为,转身离去,朱不为带着瓶子回到了人间,阎君府里面新魂魄接待处的知事,站在下面听着阎君训话“那个小鬼带了这么多人来就没有说什么?”

    知事说“他让卑职将他们好好安置,想投胎的去投胎不想投胎的留在地府给找个事做,不过他也让卑职征询阎君你的意思。”知事说着偷看了阎君一眼。

    阎君笑着说“这小鬼做事还是有分寸的,你就按他说的做吧。”听阎君这样讲,知事暗自一乐,辛亏听说上次有个白衣书生模样的人大脑生门死,看门的被修理的很惨,自己多了个心眼,感觉这穿白衣服的小鬼和那次传言差不多才拉下架子,看来这次是做对了,要不然这会说不定会变成什么样子,看来那个白衣小鬼和阎君关系不错,以后可得巴结着点。

    朱不为回到人间,又来到了那个巷子里面,在那个大门口看着一旁门柱下面的那个图画,眉头锁的紧紧的,本来以为这可能是某一个组织为了什么目的才收走人的魂魄,可是千年之前就有的找个东西,和门柱上的一模一样,不用怀疑,这件事并不是偶然,而是蓄谋了很久很久,那么自己会不会也是这件事情里面的一环,或者自己被别人利用了,可是看着那些黑衣人的表现,显然对自己的出现是诧异的,这个大门后面会有什么,朱不为很想进去看看,可是他的理智告诉他现在还不是时候,要得到更多的信息才行,朱不为转身离开巷子回到了自己的住处。

    张涛和赵海早就从地府回来,看到朱不为眉头紧锁的走了进来,张涛问“老大出了什么事情,怎么看你愁眉苦脸的?”

    朱不为看了看张涛和赵海,本想把这事告诉两个人,可最后还是摇了摇头说“没什么事情,小蒙的事情安排好了吗?”

    “安排好了,过几天就会投胎去一户好人家。”赵海说。

    朱不为点点头说“你们有没有查到黑衣组织有线索的事情?”

    张涛摇了摇头说“一点线索都没有,我们和所有认识的兄弟都打听了,没有一个人知道的,或者说有人是三缄其口。”

    朱不为想到,一个最少存在上千年的组织,地府是不可能不会有人知道的,那也就是说有人故意锁住消息,不让人知道,那阎君会不会知道,或者说地府里面也有很大一部分人是那个组织里面的,看来想要了解这个组织,就必须知道他们的目的是什么,朱不为对着张涛和赵海说“你们两个继续去地府暗地打探消息,要是有什么消息立即给我汇报,不过你们两个也要小心,当心被人家给收拾了,不要小看对手。”

    张涛和赵海离去,朱不为转身也离开了院子,刚走到门口就看到乐琪的车子停在了门口,乐琪从车上下来说道“你这几天死哪里去了,我以为你又不告而别了,我差点去京城找你了。”

    “你找我有什么事情吗?”朱不为一脸的不悦说。

    “谁愿意看你的臭脸,我舅妈说家里不闹鬼让我来找你吃个饭,表示感谢,不然我才懒得来,对了我过几天就回家去京城了你要不要回去?”乐琪说。

    朱不为面无表情的说“我这里还有一点事,等处理完再说,暂时不回去了,你给舅妈说我现在有点事,等过几天有时间我请他们吃饭。”其实朱不为知道乐琪是和好女孩,可是自己对人鬼恋实在是没有什么兴趣。

    乐琪听到朱不为这样说,关上车门瞪了一眼话也不说就开车离开,朱不为看着远去的车子摇了摇头,向着城南走去,在一家城中村的村口有一家叫来来往往的小吃店,可能还不是饭点里面没有吃东西的人,朱不为走了进去,看里面卖的也就是包子、米线、馄炖之类的东西,店面不大里面摆了五六张桌子,厨房在后面一间小门里面,一个三十左右,长相普通,一脸憨笑的男子走到朱不为面前说“想吃点什么,我们这里有包子、米线、馄炖。”

    朱不为笑了笑说“我想吃,酒鬼无酒不是客,这里有没有的卖。”

    男子先是一愣又说道“不吃酒不是客,吃多客不怪。”

    朱不为手指敲着桌子说“客不吃酒,酒不醉、醉过三更天。”

    男子笑着说“先生要吃的东西在里面,请里面走。”

    朱不为和男子穿过后面的小门,上了一截楼梯,来到二楼的一个房间里面,进到房间,朱不为才知道,这里已经不是原来的地方,应该说到了一个人为修建的空间里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