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8章 求知一事

    更新时间:2018-08-09 11:40:53本章字数:2776字

    进到房间里,里面有一个圆桌,周围放着四条椅子,其他什么东西也没有,朱不为坐在椅子上,看着男子说“你就是吴二吗?”

    “是的先生,陶掌柜交代过,所以我一直在这里等候先生,请问先生有什么吩咐的吗。”

    朱不为点点头说“你在这一个地方待了多久了?”

    “大概有七八十年了,是在日本人侵略我们的那时候下来的。”

    “那也有些年头了,那有一个穿着黑衣的组织,专门收走魂魄,你知道他们吗?”

    吴二说“我只是知道一点,也是外围的东西,具体的不是很清楚,组织也没有下达过彻查的命令。”

    朱不为接着问“那把你知道的都给我讲讲。”

    “那些人大概是十几年前就来到了这里,一直也没有做什么,只是半年前才开始收走魂魄,而且他们好像并不是没有目的的乱收,每个被收走的魂魄都会有一个特点。”吴二说。

    “什么特点?”朱不为有点激动地说。

    “被收走魂魄的人,都是在农历四月鬼节前后出生的人,这个是我们注意很久之后偶然发现的。”吴二说。

    “那还有其他的没有,只有发现这个吗,有没有发现他们这个地方的老巢?”

    吴二摇了摇头说“具体的地方我们没有找到,不过每次他们出现都会消失在县城北边一片旧的居民区里面,如果没有猜错的话,他们的老巢就藏在附近,不过这几天很奇怪,晚上不见他们活动了,以前每晚都会有几波人在县城转悠,可这几天夜里,一个他们的人都没有出现,就好像消失了一样。”

    难道他们察觉了什么,还是转移了地方,离开了这里,朱不为又问了几个问题,然后就离开这里。

    看来在外围是拿不到什么有价值的线索那就只有去拿到铁门里面瞧瞧才是,朱不为突然觉得心里没有那么的压抑,回到住的地方,闭上眼睛睡了起来,等到午夜刚刚过去,睁开眼睛,伸了伸腰,拿起身边那个褐鼠抱瓶的玩意装进口袋,然后推开房门走了出去,很快来到了旧巷子的那个铁门前面,朱不为抬起手想要敲门,可是手停在了半空中自嘲的笑了笑,收回右手幻身走进了铁门里面,记得第一次来这里有一只猫精,那个时候是看不到有铁门的,而这个巷子应该很深,所以说那个时候看到的应该是这里幻化出另外一个空间的景象,可朱不为进到这里却没有出现他所希望的东西,铁门后面居然是人间的街道,两旁的建筑很久没有人住而已,路边的房子看着萧瑟而诡秘。

    朱不为一直顺着巷子向里面走去,一座废弃的工厂在这里,朱不为停在了厂门口,闭上眼睛可以感受到这个废旧工厂里面有一股强大的阴气,工厂的大门锈迹斑斑,他站在门口纵身一跃站在了厂房的顶端,围绕废工厂周围一公里的地方看俩都没有人住,就和一个鬼城一样。

    工厂下面的那件大办公室里面,穿着黑衣的眼镜男正在给看报的老头汇报说“他来了,正在上面,是不是叫人去?”

    老头又翻了翻报纸说“本来不想招惹是非,看来有人是日子过得太舒服了,你去带人给来一点记性。”

    “老板,那小子功力不错,兄弟们恐怕会吃亏,你看要不要把它带上?”黑衣人说着偷看了一眼老头。

    老头沉默了一会说“带上就带上吧,不过不再万不得已不要使用,最好不要和地府的人正面冲突为好,我们只要完成我们的目标就行。”

    朱不为站在厂房上面,看到下面的景象起了变化,一条悠长的街道里面走出来几十个穿着黑衣的男子,每个人手里带着一把砍刀,为首的是一个带眼镜的家伙,朱不为认识那个眼镜男,就是在自己那里留了一命的那个,随着空间的变化,朱不为也变成了一袭白衣,长发垂于脑后,风拽飘然,眼镜男带人走到厂房下面,煞白的脸庞挤出一丝笑容说“朱先生,今天来我们这里可有什么要事?”

    朱不为笑了笑说“今晚夜色太好了,散步就来到这里难道不可以吗,看你们的架势可是不怎么欢迎我?”

    “朱先生说笑了,我们以为有贼人闯入,可没有想到会是您,看来是有些误会。”

    “我们之间有误会吗?我这么记得有好几次你们可是气势汹汹的来找我的麻烦,如果这也算是误会,那你可得给我解释下?”

    眼镜男的嘴角抽搐一下,可马上又笑着说“朱先生贵人多忘事,好像我们有好几个人都在先生手上消失,我们并没有主动和先生结仇,您说是不是?”

    朱不为拧了拧脖子说“好像是有这么一回事,我这人有个毛病就是看不得别人做坏事,要是给我碰上了,手里就痒痒就想管管,只能怪你们的那几个人太不走运了,他们要是都和你一样有礼貌说不定我会手下留情的。”

    眼镜男心里想到,我们做什么事要你找个小鬼管吗,可是他想起上次在上面自己的两个手下被找个白衣小鬼轻易的斩杀,心里还是有些后怕,尽管现在人数很多而且还有它,可是那个白衣小鬼的气势实在太强,不由的心里有些许发憷,只好强忍着怒火说“朱先生,有些事情可能有点误会,以前的事情我们就当没有发生过怎么样,我们以后井水不犯河水。”

    朱不为笑了一笑说“其实我也不很想和各位为敌,不过我一项好奇心很重,所有你们告诉我一件我想知道的事情,我现在马上立刻就离去。”

    “如果只是想问一件事情的话,如果我想这件事情一定不简单,所有还是请先生先说是什么事情,然后我才能答应与否。”眼镜男眼睛皱了一下眼睛说道。

    朱不为站在房顶说“其实很简单的一件事情,就是你们为什么捉走那些魂魄,而且还是在四月鬼节前后出生的,我想知道你们的目的是什么?如果你的答案我满意的话,我马上就离开。”

    眼镜男听到朱不为说出被捉鬼魂的事情,虽然是隐秘可是被朱不为碰到过几次,所有很正常他会知道,可是为什么连那么鬼魂的出生日,都调查的很清楚,看来这个人得小心防范才是,或许他还知道更多的事情,眼睛男小声对身边的一个黑衣手下说“你去告诉老板这里的事情,请示老板该怎么处理,要不要老板亲自出来一下。”

    朱不为看到眼镜男身边的一个人迅速离开,就冷笑一声说“你最好还是叫你老板自己出来,要是这样子的话,我看我们没有谈下去的必要。”

    眼镜男虽然很想将面前的找个白衣小鬼给活吃了,可是现在必须得冷静面对,只好笑着说“朱先生虽然你的问题我也知道一点,可是为了谨慎期间,我还得请示我们老板,如果老板愿意出来见您的话,自然就会出来。”

    朱不为听到眼镜男这样讲,就不再说话,夜里的风很大,站在房顶的朱不为白衣和青丝被风吹的飘了起来,面目表情的望着远处,而朱不为身上气息正在一点点起着变化,眼镜男和那些手下,突然觉得那不是一个刚刚出道的小鬼而是历经了很多战火、经历无数次生死考验才能有的冷静睿智,尽管很想冲上去把这个白衣小鬼给拿下,去老板那里领赏,可理智告诉眼镜男自己,要是那样的话,自己会不会活过下一刻都说不定,理智战胜了冲动,眼镜男和手下都站在那里一定不动,时间一秒一秒的过去,眼镜男有点着急,尽管带着组织的秘密武器,可是他现在有一种很想逃离这个白衣小鬼的冲动,望着房顶一动不动的白衣小鬼,他身上渗出的寒气越来越强,周围的空气好像都冷却了起来,也不知道过去了过久,眼镜男身边去报到的那个手下回来了,眼镜男如释重负,急忙问道“老板说什么了?”

    黑衣下手在眼镜男耳边小声说“老板说就一个小鬼也要他出来,那以后的事情还怎么做。”听到手下这样讲,眼镜男觉得自己掉进了冰窖里面,全身发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