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1章 重游故地

    更新时间:2018-08-09 11:40:54本章字数:2972字

    在一片漆黑的空间里面,一团蓝色的火焰如同幽灵一般在哪里燃烧着,前面是一条缓缓流动的河水,河边的两块大石头上坐着两个人围着那团蓝色的火焰,左边是一个背有点瘦瘦弱弱的老头,全身看起来都是老态龙钟的样子,只不过那一双眼睛却精神矍铄,目光炯炯,右边是一个穿着白色长袍的年轻人,老头子看着年轻人说“你小子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年轻人说“我这不是想你了,回来看看你有没有死在这里,也好替你收尸不是。”

    老头子笑了笑说道“我还不知道你小子要是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怎么可能回来见我,老实说是不是遇到什么难题了?”

    “就你老头子聪明是不是,对了你的那个什么酒鬼客好像还是有一定实力的,看来你没有少费功夫,我有点想知道你那个酒鬼客下面有多少帮众吗。”

    年轻人就是朱不为,受伤之后便来到了无冕之地,这个老头子也就是酒鬼客真正的老大在酒鬼客叫做客主,谁也不会想到地府第一大黑帮会是这样一个佝偻着身体的老头子,可是每个这样大的帮派,还有各种隐秘组织的头目一般很多人见不到,所以显得都比较神秘。

    老头子眯着眼睛说“你小子少打岔,你不会对我酒鬼客有多少帮众而敢兴趣的,你老实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让你不得又回到这里?”

    朱不为抿着嘴笑着说“酒鬼客的客主,人称最为机智敏捷的醉鬼万,果然是名不虚传,想要糊弄一下看来都难。”

    老头拿起一旁的石头扔了过去,将蓝色火焰砸得火星四射,又捡了一块对着朱不为就要扔过去,朱不为急忙摆手说“老头子我说实话还不行吗,你别急着动手呀,人间现在流行更年期,可你老应该早过了不是。”

    老头一颗石子精准地砸向朱不为的眉头,瞪着眼睛说“你小子是不是遇到什么厉害人物了,还是说创了什么祸了?”

    朱不为揉了揉额头说“其实也没有什么就是前两天差点被人干掉,手臂快废掉了,才跑这里来养伤而已,顺便像您老人家打听一些事情。”

    “那你说说到底怎么回事,是谁伤的你?”老头子好像很感兴趣。

    朱不为将在那片迷雾之中发生的事情告诉了老头,老头听完之后沉默了半天,也不说话,朱不为也只好等着老头在哪里想事情,也不知道过去了多久,老头才慢慢说道“你真的听见,那个迷雾之中的怪物发出了嘤嘤如同小孩啼哭的声音,而且有好几对眼睛?”

    看到老头子一下子变的如此严肃,朱不为收住笑脸说“没错,的确听见了嘤嘤如同小孩的啼哭声,不过那东西好像是凭声音判断物体的方位进行攻击,不过攻击的速度实在太快,所以差点把小命留在了那里。”

    老头听完朱不为说完摇了摇头说“你小子能有小命逃出来也算是命大,就算是我也没有把握能从它的手里逃脱,毕竟它可是上古神兽,我们就算是修炼得再久,和他天生的力量比起来还是有区别的,你能硬碰硬接下一次攻击也没有几个人能做到,最起码地府里面是没有这样的几个人的。”

    “老头那玩意到底是什么东西,你说半天还没有告诉我怎么回事?”

    “如果我没有猜错那应该是上古神兽九婴,有九个脑袋形同恶龙,相传被弈射杀之后,它的魂魄来到地府,可是在半路就神秘失踪,地府对于这样的恶鬼是极为严苛的,可寻找几千年也未果,所以这个一个迷案,到现在也没有人说出当年的九婴去了什么地方,当年弈将九婴所有的眼睛都射瞎之后才将它杀死,而死了之后的九婴听说每个脑袋的眼睛如同两火炉一般燃着怒火,动不动就杀光所有能听到的猎物,地府的人都死了好几拨去收他的魂魄,最后还是上面有哪位大仙赐了一个白色的净瓶才将九婴收了进去,就在地府的人将装着九婴的瓶子送往地狱的时候,装着九婴的瓶子和那一队地府工作人员全都消失不见了踪迹,为此阎君十分恼火,还被上面降罪,治了一个失责的罪名,这都过去了多少年了,九婴居然会出来,照你所说,那些黑衣人的背后肯定有一个庞大而惊人的组织,他们存在的时间可比酒鬼客要长的多,看来你这次是碰到麻烦可不是那么简单。”老头说完闭上了眼睛想着什么。

    朱不为听老头这样说,那么那个黑衣组织连这个黑衣组织神秘的连地府第一大黑社会组织都不知道,那它的背景到底有多深,九婴那个传说中的恶魔居然会在人间,如果那是九婴的话自己对付不了也是正常,可是救走自己的人又是什么人,他这么可以摆脱九婴,还有哪些浓雾是怎么回事,那里面好像是一个异世的空间,本来以为这个老头可以给自己提供一点有用的消息,可是现在看来虽然老头告诉自己,那个袭击自己的怪物可能就是九婴,一个传说中的上古魔兽,可是连老头子也没有把握对付,那么要是下次再去调查那么黑衣组织的话,该怎么对付他们,还有就是黑衣组织的目的究竟会是什么,太多的疑问在朱不为的脑海里徘回,自己就好像掉进了一个漩涡一样,有东西吸引着自己前进旋转,可就是看不明白那东西到底是什么。

    老头想了半天开口问道“你说的那些黑衣人还有没有什么特征?”

    朱不为想了一下说“没有什么特征,黑色的衣服,也就是人间现在穿的西服之类的东西,面色煞白算不算特征?不过很多鬼魂都是这个样子。”

    看到老头子摇摇头,朱不为想到好像有一次看到眼镜男的右手手心有一个三角形的青色标记,也不知道是不是胎记,朱不为实在想不到那些长的差不多的黑衣人还能有什么其他的特征,自己也没有把他们的衣服给拔了下来仔细瞧过,就把偶然看见眼镜男手心有个青色三角形的事情告诉了醉鬼万,醉鬼万听到朱不为讲到对方有人的手心有个青色三角形的标记,眉头明显的一皱,朱不为问“老头怎么这个很棘手?”

    醉鬼万摇了摇头说“我也只是猜测,你怎么会惹到他们,如果真的是他们的话,你还是尽快撤出来,不要再继续查下去的比较好,不然我真怕你小子化作一股青烟,这千年以来的修为算是白费了,连投胎重新修过的机会都不会有。”

    朱不为故意笑着说“老头你可别吓唬我,你知道我比较胆小的,你这样吓唬我,我可赖上你了。”

    醉鬼万面无表情的说“老子我没有和你开玩笑,如果那个标记不是巧合的话,那么那个组织很可能就是传说中的‘青衣十三’,不过青衣十三的踪迹一直是隐秘的,就连我们酒鬼客也没有他们的一点线索,如果说我们是地府的第一大黑帮的话,那青衣十三就是一直隐秘的雇佣军团,很少有人见过他们,很多人一直以为他们只是传说,而且几千年以来,他们消失的干干净净,要是现在出现的话,那你所查的那件事情可就不是你一个人所能够承受的。”

    朱不为揉了揉右手的手臂说“以前怎么没有听过你提起除了酒鬼客在地府居然还有一股暗十里这么强的组织,你是不是老了很多事情想不起来了?”

    朱不为看醉鬼万愁眉苦脸的好像大祸临头一样的,想缓和一下气氛,可醉鬼万一脸正经,双目寒光四射地说“臭小子你给我听好了,现在开始你不许再插手他们的事情,你就好好做你的城隍。”

    朱不为无奈地说“恐怕现在就算我放手,人家也不一定会放过我,上次是我砸人家的场子,所以这件事情必须得查下去。”朱不为虽然这样说,其实还是自己的好奇心在作怪,一个连酒鬼客客主都忌惮三分的组织,对朱不为的诱惑实在太大,在这无冕之地的千年时间里面,他将这里许许多多的恶鬼妖魔都给收服,所以对于越难以做到的事情他的好奇心就越发的严重,而醉鬼万也知道,自己身边的这个小子一定不会轻易的放手,可是自己和这个小子挺投缘的,总不能看着他去送死吧。

    醉鬼万叹了一口气说“臭小子记得我来这里的情节吗?”

    朱不为“坏笑着说,怎么会不记得,你那个时候被阎君惩罚来这里受罚五百年,刚来的时候身上还带着牵鬼绳,捆的和粽子一样,看你被很多可能你以前的老对头欺负,我看一个瘦老头怪可怜的,所以才出手救得你,那都是两百年前的事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