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5章 山村鬼事

    更新时间:2018-08-09 11:40:53本章字数:2912字

    一个十一二岁的孩子在外人面前不想让自己家里人出丑,这样懂事的孩子是越来越少,穷人的孩子早当家,一点也没有错,人的生活里面许多的理念是慢慢逼出来的,不管是好的习惯还是坏的想法。

    房子里面的夫妻听到院子里面有人在喊,停止了叫声走出一对四十出头的中年夫妻,一脸的憨厚,不过可以看的出来,不管是丈夫还是妻子年轻的时候长的都挺好的,不过农村日积月累的生活在他们的脸上结下了厚厚的痕迹,小马亮对着朱不为说“这是我爸妈,妈这个叔叔来旅游的,我带我们家里来了。”

    小马亮的妈妈过来热情地招呼说“走,走先进屋吧。”虽然朱不为还是穿的那一身迷彩服,可是他身上明显和农村人有不一样的气息,有很多的驴友也是穿这样子的迷彩服到处旅行,小马亮的爸爸也说道“兄弟快进屋,刚好做好的饭,你要是不嫌的话一起吃。”

    朱不为听到夫妻两这样说,笑着说“马哥、马嫂看你们说的,只要是吃的就行,我这人只要是熟了都能吃。”朱不为虽然说有上千年的岁数了,可是看着也就二十多点,你要是见了这两口子不叫个大哥大嫂,人家也不知道你是千年老妖,心里肯定会不舒服。

    马哥马嫂听到朱不为这样说,心里也是高兴,看这小伙子挺懂事的,一起进屋之后,在一张小方桌上,有几个小菜和几碗面条,马哥说“早不知道有客人来,不然就做点好菜了。”

    朱不为笑呵呵地说“这不挺好的,我就喜欢吃这些的。”

    马哥和马嫂还想要再做点东西,被朱不为拦下了,几个人吃完饭,收拾完东西,马哥问“兄弟一个人来这里玩的,怎么也不见你带行李什么的?”

    朱不为随口说“我们来了好几个人,我走散了,所有身上的行李什么的都没有带。”自己说完这话突然想到,这身上没有带钱可怎么办,自己再这里吃,要是再住不给钱,不是成了吃霸王餐,一时心里不怎么舒服,早知道就不来了,怎么没有想到这个。

    马哥看到朱不为说了一半有点犹豫,就笑着说“兄弟在我这里吃住好了,其他的事情就不要想了,反正农家的饭菜都自己种的,房子空着也是空着,谁还没有一点遇难的时候。”

    朱不为也笑了笑说“那我就不客气了,日后一定会再来这里的,等再来的时候好好看望马哥马嫂。”

    “看兄弟你这一个哥,一个嫂子叫的我心里舒坦,你就安心的在我家里住着,好好玩,看你也是个实诚人,我收拾完桌子你和你马哥喝几盅。”马嫂一边抹这桌子一边说。

    看来这两口子,看出来朱不为没有带钱,可是还是热情的款待,生意人做的是生意,可是真正的生意人做的应该是人心,虽然马家这两口子或许读的书不多,可是做人的道理一点也不逊色,比起道貌岸然的许多君子强的多了。

    马嫂一边抹着桌子将桌边的一张纸条推到了朱不为这边,下意识的一看,上面写着:马家村捉鬼费用通知单,每户一千块,还有一个红色的村支部印章。朱不为拿起纸条笑着说“马哥这是收的上面费,捉鬼费,难道村子里面闹鬼吗?”

    马哥还没有说话,马嫂听到朱不为这样问,气的抹布仍到桌子上说“村子里面有没有鬼不知道,反正有两个活鬼是一天歪着脑筋地闹腾,就不叫人好好过,非得遭报应不成。”

    马哥苦笑着说“你去洗碗去,被那两个叔侄知道了,我们又的惹麻烦。”

    马嫂瞪了一眼、马哥说“瞧你那点出息,我看他们叔侄早晚被鬼给弄死。”马嫂说着就进拿着抹布去了厨房,一边走一边还骂骂咧咧的。

    马哥看着朱不为说“兄弟别见怪。”

    朱不为笑着说“这没有什么,不过这收捉鬼费到底是怎么回事,马哥你给我说说。”

    马哥给朱不为递了一根烟,然后自己也点了一根慢慢说“我们这个村子原来一支贫困,这几年有人来我们这里游山玩水,村子里面也就做点农家饭,有时候买点土特产什么的,日子比原来好过了一些,可看着村子里面的日子好了就有人想歪主意,赚点昧心钱。

    朱不为虽然不抽烟,但是人家给你,也不好意思拒绝,所以也点燃火,看着正在吐着烟圈地马哥说“你是说,村子里面的干部?”

    马哥点点头说“原来村子里面穷谁也不稀罕什么干部不干部的,这两年生活好点,马连海就巴结着镇上的干部,成了这个村子的村长,这一当上村长就成天张罗着收这钱,收那个钱的,不是说修路,就说修地,反正大大小小什么事都张罗着收钱,他的侄子叫马举,长的五大三粗的,要是那家不给钱就去那家祸害,闹的村子里面不得安宁。”

    “按理说修路,修地什么的算好事,收钱办事也没有什么不对的。”

    “起初吧,大家伙也是这样想的,可是你不知道钱收走了,可那路还是那样子,马连海随便找了几个人把几个大点的水坑填了一下,就算完事,路和以前一样,修路的几个人领了几十块钱,干了不到半天就完事,可马连海修路每家五百块,村子里面有三十多户人家,你说那小子黑了多少钱,前些天又收修地的钱,起初每家也五百块,大家伙都不给,后来又说每家一百块,马举那小子每天来家里闹哄外面旅游吃饭的都被吓走了,大家伙把一百块又都给交了,这中间什么有领导视察工作,还有什么镇长老婆生孩子,反正什么乱起八糟的事情都得给个几十块,你看这又想不出名目来了,非得说村子里面闹鬼这次倒好狮子大张口一户一千块,你说我们农村人那么这么多钱成天给上交的。”马哥说着满口叹气。

    “你们就没有去镇子上告他?”

    “这么会没有,村子里面有人去镇政府派出所都去了,可这小子早有防备给镇政府和派出所的领导给了好处,人家只是忽悠,也不管,去上告的几个人回来之后还被马举打了一顿,一村西头的老王头腿都给打断了。”

    “马哥你也姓马,那马连海和你应该是以个族里的吧,应该不会找你的麻烦吧。”朱不为说。

    “村子里面大多数人家都姓马,我和马连海是同辈的,不过也不是很亲,我呢也不想惹事,所所以吃点亏就吃点亏吧,希望完事了就行,可你看着叔侄两个现在没完没了不是,你说村子里面闹鬼就闹鬼,这钱被你们收了去,鬼才知道去做了什么。”

    朱不为笑了笑说“马哥那村子里面闹鬼吗?”

    马连海掐掉烟头说“那个村子里面没有闹鬼的传言,不过都是谁小时候看见什么穿白衣服的了,就是谁那天回家晚了,看见前面有一个人可怎么追也追不上,还有说大白天的在什么地方迷糊了,这些事情大家都是从小听到大的,可谁也没有见到被鬼给怎么的了。”

    “那这次说闹鬼收钱根本就是无中生有的事情了?”

    马哥说“其实说无中生有,算也不算,也就是前几天村里有个喜欢喝酒的老邢,晚上喝多了,说是在村子西口的河边看见有一个女人在哪里哭,便走过去看了看,结果那女人脸色煞白,双目大的和牛眼睛一样,老邢被吓的都尿裤子了,时候大家伙都说肯定是老邢喝醉酒乱说话,撒尿没有解裤子而已,可这事谁知道被马连海知道了,非得说要为了村子里面人的安宁要请道士驱鬼拿妖,这不昨天说请回来一道士,现在就住在马举家里,等收齐了钱就去捉鬼,你说这事可笑不可笑的,可大家谁也不愿得罪那叔侄两个无赖,真希望有鬼把这叔侄两个捉去才好。”

    朱不为笑了笑说“原来是这样啊,马哥今天我转悠一天有点累了,家里有住的地方吧,我今晚先打扰一晚如何。”

    马哥笑着说“看兄弟你说的,西边那两间房子都是收拾好的,进去就可以睡,既然你累了,我先带你去休息。”

    朱不为和马哥来到西边的房子,安顿好朱不为之后,马哥就离开,朱不为躺倒床上,看着房子对面还在忙碌的马哥和马嫂,心里想,农村人都实在,好不容易攒点血汗钱,还有人打这主意,人心恶,恶过恶鬼,既然吃了人家的东西,那就得做点什么才对,请道士捉鬼,我看请的是哪里的道士,捉不捉的了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