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7章 山村混混

    更新时间:2018-08-09 11:40:54本章字数:2899字

    马举颤颤悠悠的站起来,指着朱不为骂道“你是哪里来的瘪孙子,居然敢打我,你等着,你要今天能竖着出了这村子,我就不姓马。”马举说完一晃一晃的快步离开了马家。

    马嫂走过来说“大兄弟,你得罪了那王八羔子,这下可麻烦了,你赶紧离开,那小子就是混混,好事做不出来,坏事做绝了。”马嫂一边说,一边推着朱不为往外走。马哥在旁也劝着朱不为赶紧离开。

    朱不为站在门口说“要是我走了,他不得找你们麻烦,你们放心,这样的小混混我见的多了,我会叫他跪下来给全村父老认错的,要不然的话,我挖了他的心出来喂狗。”

    马哥和马嫂虽然不知道朱不为是什么人,可是说最后的那就话的时候,却明显感到一股冷气从这个小伙子身上散出来,马嫂还要劝劝,可被马哥拉住小声说“我看这个小兄弟不简单,不是一般人,我们就不要劝了,再者说他马举还敢杀人不成的。”

    马嫂还是不甘心的说“可是……”

    “别可是了,我们就等着、看马举那小子今天能做出什么事情来。”马哥拉住马嫂站在房檐下说。

    过了十几分钟就听到远在外面人声鼎沸,马举纠结了村子里面五六个平时跟着自己混的,小年轻,各个手里拿着木棒有两个手里拿着杀猪刀,马举走到最前面,拿着一根一米多长的镀锌钢管,走到马家,一脚踹开了大门,身后还跟着许多的村里人,小马亮从屋子里面探了探了,被马嫂赶紧撵回屋子里面,关好门,马嫂也马哥站在院子门口,而朱不为坐在院子的一个椅子上,敲着二郎腿,在哪里傻笑着。

    马嫂看朱不为也不说话,瞪着马举就说“你个碎娃子带这么多人我来家想做什么,赶紧走、赶紧走。”

    马嫂说着就去推马举,马举站在门口举起钢管说“二婶你要是再多管闲事,我就对你也不客气了,赶紧回家呆着,今天我不把这小子的腿打断,我就不姓马。”

    朱不为在院子里面笑着喊道“我说你是不是真不姓马,这么老是强调这个,难道你自己清楚自己是捡起来还是怎么回事?”

    马举听到这话,推开马嫂,举着钢管就走到朱不为面前,骂道“小子,今天看来不光要打断你的腿了,我看你的嘴也得给治治。”说着抡起钢管就朝着朱不为的小腿砸了过去,马哥一把抱住马举的胳膊喊道“马举,你今天是非得要再我家闹事不成,你还把不把我当成你二叔了。”

    “二叔,既然你是我二叔,那你应该向着我,现在你和二婶怎么还向着一个外人,我看你们是没有把我当成你们的侄子,你和二婶都让开,不然我怕伤着你们可就不好了。”马举一边说着,一边对身后的两个小年轻使了使颜色,两个小年轻,把马哥马嫂拦住,让他们躲远点,都一个村子的要是真伤着可就不好说了。

    朱不为看到马哥和马嫂被两个小年轻挡在房檐下,马举身后还有三个小年轻,一个拿着一把杀猪刀,两个个拿着洋锹把,马举得意洋洋地喊道“小子你说你自己动手断一条腿,还是让我动手,要我动手的话,那可就不止一条腿了。”马举说着还把钢管在自己手里颠了颠。

    马举身后拿着杀猪刀的小年轻说“举哥,要是断了这小子的腿,还能长好,感觉躲下他两根手指喂狗,让他长个记性。

    马举笑着说“这办法也行,小子你自己选,你是要腿还是要手指。”

    朱不为坐在椅子上,端起旁边的一杯茶喝了一口说“要是你的话,你选择哪个?”

    马举看着朱不为根本没有把自己当回事,气急被坏地说“看来你的手指和腿都得尝尝苦头了,麻子去把他的手指头给我砍了。”

    拿着杀猪刀的那个小年轻,举着刀就走过来,看着朱不为的左右在椅子上,挥刀就砍了下去,就要砍刀朱不为的时候,朱不为左手一抬向前一伸,捏住麻子的手腕,麻子手腕一麻刀一松,朱不为手往会一伸,刀就到了朱不为的手上,挥手一切,麻子的小拇指就掉在了地上,朱不为一松手刀和手指同时掉在了地上,旁边的人只看到朱不为的手动了一下,可没有看到麻子的手指头怎么会被切了下来,麻子一看自己的手指头掉了,一时还没有反应过来,可是随后鲜血顺着指头刷刷的流了出来,麻子“啊。我的指头。”麻子疼的大叫起来,一旁的马举还没有弄明白怎么回事,只是看到麻子去砍别人的手指头,怎么会把自己的给弄掉,看着麻子这样一时也慌了神,手里的钢管也掉在了地上。

    身后穿着黄T恤,拿着木棒的小年轻说“举哥,快报警,这小子故意伤人,叫派出所把他给拘了。”

    马举刚要拿出电话报警,马婶喊道“赶紧带麻子去医院看能不能把手指接上,这时候了还在想着整人,你们几个小畜生。”

    马举这才急忙捡起麻子的手指,找了个塑料袋包好,赶紧拉着麻子走了出去,出门的时候对着剩下的几个小年轻说“你们几个看好他,等我回来再说。”

    麻子疼的嗷嗷乱叫,村子里面的人有看着瞪眼的,有无奈摇头的,居然没有人出手帮忙,麻子的叫声越来越远,可能去镇上医院里面了,剩下的几个小年轻把朱不为和马哥马嫂堵在院子里面谁也不让出去。

    朱不为还在悠然自得的喝着茶,马嫂走到朱不为身边小声说“大兄弟,你一会有机会赶紧走,派出所和马举他们穿一条裤子,要是他们把你抓走了你不死也得脱层皮。”

    朱不为笑了笑说“马嫂你就放心吧,我没事的,对了你家里要是有钱的话,先把那一千块钱给村委会交了,我还想等着看完捉鬼大会后再离开这里,不过你放心这钱有人会连本带利的给还回来的。”朱不为又小声说。

    几个小时之后警车鸣着警笛到了马嫂家门口,两个穿警察制服的人从车上下来,,马举也从后座下来,一起走进马嫂家,一个警察看起来有四十多岁,头顶看着都有点秃了,还有一个二十多岁像是才上岗没有多久的一样,一进门,马举就指着朱不为说“就是这小子伤了麻子的手指头,警察叔叔快点把这小子绳之以法,为人民除害。”

    周围的村民听到这小子这样说,都忍不住笑了起来,这家伙不就是应该第一个被除掉的祸害不是,居然这样叫嚣着,虽然大家心里明白,可谁也没有办法不是。

    秃顶的警察走到朱不为身边看着朱不为,还是一口口的喝着茶水,也不知道今天朱不为喝了多少水了,保暖壶里的水都换了两次了,秃顶警察看着这小子,理都不理自己,在这地面见了自己能这样的还真没有几个,秃顶警察的心里一下就恼火了,对着朱不为面目表情地说“有人举报你故意伤人,现在正式拘捕你,请你回警局协助调查。”说着拿出手铐就给朱不为戴上,朱不为也不反抗,伸出双说,笑了笑对马嫂说“记得把那个钱交了,记得打收条。”

    朱不为很配合的很警察上了警车,马举在身后得意地笑道“敢和我作对,也不看在什么地盘,老子这回叫你不脱层皮都难。”

    看到警察把朱不为带走了,马举笑着对马哥马嫂说“二叔二婶,你看那费用你们是交还是不交啊,要是不交的话,今天这事你们也看见了,要是要派出所的来收可就不好了。”

    马嫂还想说点什么,可悲马哥拉住,马哥说“不就一千块钱吗,给你,不过你得给我打个收条,证明是村委会收的,最好还要盖村委会的章子。”

    马举一听愿意交钱了,马上说道“二叔,你看你说的,这钱本来就是给村委会交的,条子收据肯定有,不然还不得说我马举把钱给贪污了,村委会的章子我就带着,你们交了钱我就给你们打条子,盖章。”

    马嫂从屋子里面拿出一千块钱交给马举,马举数了数钱,还看了半天真假,然后写了一个马家村捉鬼费的收条,拿出村委会的公章给盖上,带着几个人乐呵呵的离开了马家,走的时候还嘱咐马哥马嫂今晚八点一定要去河边看道士捉鬼,马举带着人离开后,屋子周围也没有看热闹的人了,马嫂脸色担忧地说“也不知道那大兄弟怎么了,他可是我我们出的头这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