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2章 禁咒

    更新时间:2018-08-09 11:40:54本章字数:2899字

    水若寒点点头,又摇摇头说“什么乱七八糟的五行、又是什么水性元素的,你只要把我能从这里救出去,那怕我以身相许都没有问题。”

    朱不为听水若寒这样讲,摸了摸没有胡子的下巴,然后很严肃地说“要是这样子的话,我得认真的考虑一下,你这摸样……”

    朱不为还没有说完,老村长就笑着说“郎才女貌,很不错的一对,我赞成,哈哈哈……”

    被老村长这样一说,朱不为倒是没有什么,可水若寒突然间不好意思了,嘟囔着嘴说“我也就随便说说而已。”

    老村长笑着说“这小伙子多精神,本事又好,姑娘你可要抓紧啊。”

    朱不为本来想接着说点什么,可是一股很强的寒气好像越来越近,朱不为又一种不好的预感,看来先前河对面偷看的那几对眼睛,还在附近,朱不为拿出一张黄色的符印,放在手心,手心生出一股蓝焰点燃之后符咒之后剩下灰烬,朱不为说“弄点水喝掉这个马上走。”

    看到朱不为说话的口气十分紧急,水若寒急忙弯腰捧着一捧水,朱不为将灰烬洒在水若寒捧在手心的水里,朱不为对着水若寒点点头,马上喝掉手里的水之后,朱不为又拿出一张黑色的符咒,口里念念不语,黑色的符咒突然爆裂,一道白光闪过,三个人消失在了岸边。

    朱不为几个人干过消失,一个留着山羊胡子长发黑袍的老头站在朱不为刚刚消失之后站立的地方,山羊胡子的老头身后站着一个穿黑衣的少女,少女身后还站在两个长发黑袍三十多岁的男子,摸了摸胡子说“接连用了两张符咒,没有想到现如今的世界上还会有这样的人才,看来我是小看了这个小子。”

    “旗主,这个小子有你说的那么厉害吗,不就是两张符咒而已?”站在山羊胡子身后的女子说道。

    “如果没有猜错,那小子第一张是补五行缺水的,化水之咒,第二张是玄空移位大咒,不管那一个都是被三界所禁止使用的,如果这样的东西随便用,三界早就乱套了,能用这两张咒语的人也没有多少,这个年纪轻轻的小鬼,要不是得到高人指点,就是天赋异禀,要是能把这小子给吸纳进来,那我们的力量也会增加不少。”山羊胡子说着有点得意地笑了起来。

    “旗主那个小子,有那么好吗,我可是第一次听见你夸奖人。”身后的黑袍女子显然有点吃醋,几个人都穿着黑袍。样貌在黑夜里面看不太清楚,可是女子的口气明显很是嫉妒,山羊胡子看了看身后的女子,笑着不语,黑袍女子气的跺了跺脚。

    朱不为和水若寒。老村长在白光闪过之后来到了鬼街,来到人间的朱不为幻化成了那个白衣少年,分度翩翩,水若寒看着朱不为一动不动,那俊秀的脸庞,清逸飘洒的身段。

    朱不为瞪了一眼水若寒说“你看什么看,再看挖你眼珠子出来。”

    “真没有想到你这个样子,比上面要好看帅气很多,我爱上你了你说怎么办。”水若寒满眼金光说。

    朱不为瞪了水若寒一眼说“再乱说话,找个恶鬼把你嫁掉。”

    老村长跟着朱不为往前走,水若寒跟在后面翻着白眼,几个人来到鬼街的酒鬼客,一进门小二就认出了朱不为,招呼着朱不为上了二楼,在二楼的雅间里面陶耀走了进来,看到朱不为身边还有两个人就没有敢多说话,只是很客气地说“朱先生今天来可又什么吩咐?”

    朱不为笑了笑说“你帮我把这两个人先安排在鬼街,要是有合适投胎的机会就让他们去。”

    陶耀点点说“我一定尽心,有好的机会一定先安排他们两个。”

    老村长倒是没有什么意见,可水若寒说“我不想急着去投胎,我想现在这里玩一段时间再说,在那条破河里面待那么多年,我好好玩玩再说。”

    朱不为看了看水若寒瞪着自己的眼神,无奈地说“只要地府不强行下达投胎令,你随便吧,爱咋的咋的,你和老村长先去外面转转,我和陶掌柜还有点话说。”

    水若寒不情愿地和老村长走出了酒鬼客去了鬼街溜达,陶耀见到两个人走后,问朱不为说“朱先生有什么要事?”

    “你吩咐帮里面的兄弟帮忙打听一个叫青衣十三的组织,他们的老巢在什么地方,有多少人,在人间和阴间有什么生意或者行动,越详细越好,记得打听的时候叫兄弟们尽量小心一点,你可以以客主的身份发布这条命令,不过要再暗地里面进行。”

    酒鬼客只认令牌,所以朱不为现在就是酒鬼客的客主,对于朱不为的话陶耀自然得听,朱不为说完之后又问道“你知道在阴间有什么地方有黑市吗?”

    陶耀想了一下说“距离地府向西三百里有一个地方叫红谷,那里算得上阴间最大的黑市,有各种修炼鬼道的书籍、能伤及魂魄的鬼刀、那里还有阴间最大的鬼妓院,鬼奴交易,反正所有可以交易的东西那里都可以找的到,也是消息最多的地方,而那里也是阴间最乱的地方,可以说那里的鬼怪都是亡命之徒,恶鬼流魂,而地府千万年以来一直视而不见听而不闻,只要从地府往西三百里,看到一条红色的熔岩河流,熔岩河对面有一道红色的峡谷,峡谷里面就是交易的地方,那里又客家兄弟,可是哪里地头蛇很多,我们和当地的恶鬼也是进水不犯河水,你要是有什么需要我可以通过帮里的弟兄从那里把东西弄来,要是您贸然前往会很危险,那个地方对于陌生的面孔非常警惕。”

    朱不为淡然一笑说“不用了,我想去哪里找一样东西,他们两个就交给你了,我这就走,记得有了青衣十三的消息,马上通知我。”

    看着朱不为离去,陶耀表情有点纠结,皱着眉头走进了店里面,刚刚前脚进店,水若寒后脚就跟了进来,得知朱不为已经走了,水若寒瞪着陶耀,陶耀无奈地摇了摇头,水若寒又跑了出去,嘴里喊着“你休想逃出老娘的手心。”

    离开鬼街之后,朱不为直接来到知事府通往地府的通道,进到地府里面,看着地府昏暗交织的地府,形形色色的魂魄游荡在街道,无数条街道围绕着地府中心的那座气势磅礴的阎君殿,阎君作为地府最高的行政长官,有着生杀的权利,可是整个阴间又有多大的地方,地府管住的只是这小小的一片,那些隐秘在幽暗空间的东西还有多少。

    朱不为快步离开了地府的街道,朝着西边前行,一路走过越来越荒凉,可以看到离地府越远,看到的只是一抹幽暗的黄沙,三百里对于一个修炼鬼道有成的人来说也不算很远,可是也得花费半天功夫疾行才可以到达,半日之后,朱不为看到面前有一条百丈之宽的熔岩河流缓缓流动,就算是修为再好的人也是决然过不去这里的,对面有黑市就一定有在这里摆渡的人,不过在这里摆渡可不是一般人能够做的了的,且不说要有适合在滚烫的熔岩行驶的船只,要是普通的人就算有这样的东西,可是河对面是一帮子亡命的恶鬼,所以在这里摆渡的人一定是对面黑市的人,而他们有他们的规矩,要想要过河第一必须是熟人,第二你得有东西去对面交易才行。

    朱不为看到在河边的一个岩石上,一个老头带着斗笠,瘦瘦弱弱地身体像是被风轻轻一吹就可以放了风筝,这会正闭目养神,靠坐在岩石山,翘着二郎腿,朱不为走了过去,咳嗽了几声,可老头完全没有反应,就好像死掉的尸骨一样,朱不为说道“老人家可否渡我过河?”

    老头还是一动不动,朱不为从白袍里面拿出一本蓝皮线装的书,还有一锭银子,老头睁开眼看了看说道“归路不是鬼,是鬼何必走归路。”

    朱不为知道这是黑话,可是该怎么回答,朱不为突然想到在无冕之地有个老婆婆对自己说过一句话:蜀山道,道在蜀山,人在上。鬼不走归路,归路无鬼。这句话和老婆婆的话是反的,那么他这句是不是应该接老婆婆的下句。

    老头看朱不为半天答不上来,翻了下身子又准备继续睡觉,朱不为急忙说“鬼不走归路,归路皆无鬼。”

    老头又睁眼看着朱不为,笑了笑说道“既然知道是不归路,那么我就送你去,人不归、鬼不归、世间总有人鬼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