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4章 巫族剔鬼刀

    更新时间:2018-08-09 11:40:54本章字数:2802字

    阴间没有什么白天晚上的区别,永远都是那昏暗色的天气,或许很少的时候能见度可以高一点,谁也不知道这里的光源是从什么地方来的,刚出面店门口,就看到一排马车有四五辆,快速的像峡谷的深处驶去,街道两旁的男鬼们都伸长脖子看着中间的一辆马车,一股阴风吹过,马车窗帘被揭开了起来,一张妖艳的脸正好和朱不为对在一起,朱不为不知道是自己有点看错眼,还是马车里面的女人真的对自己很妩媚地笑了一下。

    难道这个就是面店胖女人所说的那个谷道客栈的头领,朱不为快步的跟了上去,马车在前面飞快奔驰,很快离开街道有五六里的路,前面可以看到一处偌大的庄园,庄园是用红色的岩石砌成,五六米高,每隔两三米远就有一个竖形的黄色旗子上面用小篆写着谷道客栈几个字,差不多有十五六道旗子在墙头,红墙的中间是一个两辆东风卡车可以并排进入的朱红色大门,门口两处有带刀的守卫,院墙应该就是这峡谷里面就地取材,而整个红谷到这里也就没有了路,红谷的尽头也就是谷道客栈。

    朱不为可以远远的感觉到在这道墙的后面有数十个鬼道高手在里面,要是自己贸然进去或许会死的不明不白,红谷是地府最大的黑市,而黑市交易很多见不得光的东西,这些东西看来就集中在三用、酒鬼客、和这个谷道客栈里面,按面店女人的说法,这个谷道客栈里面的东西应该最多才是,而且一个女人可以当家的地盘,要是没有一点特殊的东西或许早就烟消云散了。

    就在朱不为犹豫的时候,突然感觉到自己的身后又一股很大的杀气在慢慢靠近自己,心神暗道不好,随机侧身一跃,向着右边的山石而飘了过去,刚刚站稳,一把鬼头刀就顺着朱不为劈了下来,躲避已经来不及,朱不为心说一时大意可害苦了自己,右手挥出,黑色的匕首挡住了鬼头刀,朱不为这才看到,一个红发红眉头的大汉,举着一把形同铡刀一样的鬼头大刀,身后跟着一队穿红衣的士兵,全部都是红发红眉。

    朱不为用黑色的匕首挡住红眉大汉的大铡刀,这让红眉大汉很是吃惊,红眉大汉用力将刀压了下来,朱不为冷笑一声,右手用力一挥,大铡刀居然发出崩裂之声,红眉大汉惊诧之余,大铡刀随着嘎嘣一声,已经断成了两半。

    红眉大汉怒目而视瞪着朱不为讲到“小鬼你手里拿的是什么东西,居然把我的鬼铡刀给弄断了,你可要赔我。”

    听这大汉这样讲,朱不为紧绷了一下的心放了下来,看来这大汉出手快狠,可是话里行间好像没有说要自己的性命,这就好说了。朱不为笑了一下说“我又没有惹兄台你,你一出手我差点脑袋搬家,你说这事该怎么算,我与你有仇与否,有怨与否?”

    红眉大汉摇摇头说“没有。”

    朱不为又笑着讲到“那你拿着你的大铡刀来砍我,我拿刀阻挡可否有错?”

    “没错。”红眉大汉又摇了摇头。

    “那你说,你叫我陪的你鬼头铡刀有没有道理?”

    “没有道理。”

    “那不就对了,既然没有道理那就不用陪了,这里不是讲究公平买卖的吗。”

    红眉大汉揉了揉自己的脑袋说“那就不陪了,不对,你为什么要鬼鬼祟祟跟着我们,是你一路跟着我们,我才动手的,要你不是你跟着,我就不用动手了,所以你一定要赔。”

    “这大路朝天各走半边,你怎么就说我跟着你们,我还说你们一直挡着我的道才是,有谁说这条路就是你们家的。”朱不为说着看着红眉大汉纠结的眼神心里直笑。

    红眉大汉还想说点什么,刚刚张开嘴,一个穿深褐色长袍的老头,噌的一下就来到了红眉大汉面前,老头面骨精瘦,扎着一个道士头,等着红眉说“怎么这么半天。”老头说完眼角余光看了朱不为一下也看见了断在地上的半截铡刀。

    “钱总管这小子不讲理,弄坏了我的到不赔我,非说是我有错再先,你给评评理。”红眉大汉瞪着朱不为说。

    老头看了了朱不为,问红眉大汉“大憨你确定你的到是被这个小鬼弄断的吗?”显然这个叫钱总管的老头很吃惊。

    大憨说“就是那小鬼手里的那柄黑色小刀给弄断的。”

    钱总管的眼神飘到了朱不为右手的短刀上面,眼神里面的惊讶之情,就算再怎么努力控制还是暴露了出来,嘴里面自言自语道“上古巫族的黑金剔鬼神刀,怎么会在这个小鬼身上。”

    朱不为也很是惊讶,说实在的这把刀也是千手婆婆送给自己的东西,自己也不知道这把刀的来历,可是看到钱总管的表情,就猜的到自己手里的这个黑色小刀身价斐然,朱不为很平静地讲“晚辈来到这里是想请教贵庄一样东西,可不曾想到贵庄的待客之道有点太特殊了。”朱不为说着将短刀收回袖口。

    钱总管回过神讲到“小先生误会了,实在是打我们生意的恶鬼太多,我们也是正常的防卫而已,请问小先生找我们可是有什么生意要做?”钱总管本来是发现朱不为一直跟在身后,等出了市集,来到这里的时候动手拿下这个小鬼再进行拷问,可没有想到自己府里面的护卫居然被断了刀,虽然大憨手里的不是什么非常名贵的武器,那那也是经过名家之手千锤百炼的鬼头大铡刀,一般的小鬼别说被砍一下,就是刀锋扫到,七魂也能被逼出两魄,而现在轻易的就被面前的这个小鬼给弄断了,这不光是兵器的原因,要是自身的修为不够,那再好的兵器也发挥不了作用。

    朱不为也不生气,歪了下嘴角说“我想见见你们当家的,有一件东西想要向她请教一番,如果钱总管方便还望给通融一下,禀报你家头领,是否赐见。”朱不为说着双手抱拳,与钱总管行礼。

    钱总管本来想直接打发走着小子,可是看到朱不为手里的黑色短刀,还有这小子这么客气说的有理有眼的,要是自己直接拒绝了,那不是说自己小心眼了不是,只好硬着头皮冷冷地说“既然这样,我去禀报我家头领,如果头领愿意的话,自然可以相见。”

    “多谢钱总管了。”朱不为又抱拳说到。

    钱总管走进庄园来到一个大院的大厅里面,一个穿着红纱,看起来妖娆妩媚异常,手里正端倪着一条绿皮青花的小蛇,钱总管站在门口小声说“小姐,刚才跟踪我们的那个人说有事请教想要见你,你看是否一见?”

    那女人头也没有抬,摸着蛇头懒懒地说“我为什么要见他。”

    “刚才大憨的鬼头铡刀被他一刀所斩断,用的是上古乌金的巫族剔鬼刀。”

    女人的手停了一下说“那把刀消失了有八千多年了吧,怎么会出现在一个小鬼的身上,看来这个小鬼有点意思,他有没有说是有什么事情?”女人继续把玩着小绿蛇。

    “这个没有讲,点名要找小姐您,要是小姐你不想见,我带几个好手,拿了这小子,他手上的剔鬼刀也可以……”

    钱总管还没有讲完话,就听到女人骂道“红谷讲究的是公平买卖,要是强抢强买,还会有我们的立身之地吗?”

    “属下知错了,那你看那小子?”钱总管很小心地问。

    “你带他来见我,我倒想看看,把那能传说中能剔鬼杀神的刀会是什么样子。”女人说着笑了起来,钱总管只觉得那笑声穿透了自己的每一寸身体,急忙退了出去。

    很快朱不为随着钱总管进到了院子里面,走过一道用木头搭建的走廊,发现这里居然种着好多开着黑红色花朵的玫瑰花,也不知道这些花草在阴间是怎么活的,可是看着那花朵飘散的妩媚之气,朱不为心里一惊,难道说这是传说中阴间黑玫瑰,一朵黑玫瑰可以换取数千鬼奴,而开在这里的有数百朵,开在幽暗世界的花朵看起来并不怎么美丽,反而觉得多了那么一丝的诡异。

    钱总管看了朱不为一眼,提醒地说道“待会见了我家小姐说话可得小心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