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6章 旧仇难灭

    更新时间:2018-08-09 11:40:54本章字数:2997字

    朱不为看着姬媚娘贪婪的目光收回短刀说“既然头领这样说了,那只要头领能把我的疑惑解开,我答应您的要求。”

    姬媚娘轻声的笑了几声然后伸手说“你要我帮你鉴赏什么东西,拿出来吧,纵横地府这么多年,可没有什么东西是我谷道客栈瞧漏眼的。”

    朱不为伸手,从怀里拿出那个褐鼠抱瓶的石像,双手递给姬媚娘,姬媚娘看到朱不为拿出东西的一颗眉头猛然一紧,当朱不为把东西递给姬媚娘的时候,姬媚娘下意识的退了一步,然后对着朱不为说“你跟随我来。”

    朱不为心里一紧,难道这东西真的有这么可怕,还是这女人故意耍花招,可是细细观看,这并不是姬媚娘想要耍什么花招,要是有什么花招这个女人也不会和自己废话这么半天了。

    朱不为跟着姬媚娘绕过后面的躺椅,姬媚娘在躺椅后面一处突出的黑色玫瑰的雕花上轻轻一转,后面的石壁开了一道门,姬媚娘快速的走了进去,朱不为虽然觉得这会不会是阴谋,可是石像现在在姬媚娘的手里,自己也必须进去才是,朱不为刚刚走进石壁后面的门洞,咔吧一声,那门已经和好,看不出一点有门缝的一样,石壁的门后是一道可供两人行走的石洞,里面居然点着油灯在地府很难见到的东西,姬媚娘冲着朱不为点点头,朱不为跟着姬媚娘走了有一分多钟,才看到前面是一扇石门,姬媚娘从脖子上去下一个环形的玉佩,按在门口一处凹下去的地方,然后玉佩发出一道蓝光,石门打开,里面是一处封闭的石室,石室四方形五丈有余,里面放着两个货架,上面摆放着许多的书籍、各类的瓶子,各色的珠宝,石室的墙上还挂着一些刀剑之类的东西,这里看来是谷道客栈的藏宝室朱不为这样想道。

    石室里面有一张桌子,两旁放着两把椅子,正对着石门,朱不为和姬媚娘都进石室之后,拿到石门又自动关闭,姬媚娘径直地做到左边的椅子上面,然后冲朱不为点点头示意他坐下,拿着褐鼠抱瓶的石像放在桌子上说“这东西你是从哪里得来的?”

    朱不为看了看四周,姬媚娘说“你放心这里是我们的密室,就算法力再好的人也窥探不到我们这里,你必须告诉我实话,我才能告诉你我知道的东西。”

    看着姬媚娘的表情,朱不为知道这个女人看来让这个东西吓唬的不清,就和醉鬼万被那么神秘人追杀一样,像是碰到了什么力量强到无法触碰的人或者东西。

    朱不为说“这个东西是偶然得来的,不过好像很多事情都和这个东西有关联,所以我才来这里,想要打听清楚这个东西的真实身份。”

    “偶然得来,你能说的详细一点吗?”姬媚娘说。

    朱不为想了一下将山洞里面那些隋朝士兵有关系的事情都讲给了姬媚娘,朱不为觉得如果先前那些人是因为自己查找那些魂魄被捉走事件调查有关系的话,自己也是无意之中卷入到青衣十三这个几千年之前的杀手组织里面,而很巧合的是在青衣十三人间的那个联络点上也有褐鼠抱瓶的图案,从无冕之地出来之后,在河边的那几个人虽然没有正面的发生冲突可是他们身上所散发出来的强悍之气,比青衣十三的那些手下要强的多,她不知道眼前的这个女人能知道多少东西,可是看着这个女人紧张的神色,她一定知道一些秘密。

    姬媚娘听完朱不为讲完隋朝士兵被困山洞的事情之后,犹豫了一下说“看来要么你是不算计了,要么你是无意之中介入到他们的行动之中。”

    朱不为有点糊涂,自己被算计了,这到底怎么回事,朱不为疑惑地看着姬媚娘说“能否赐教?”

    “按你所说,你是跟着那个泰国女巫师找到那些被封闭在山中的士兵魂魄,第一不不很相信有这么巧合的事情,第二就算是巧合那个泰国女巫师对付不了那些结印,可是要是一个巫师觉得里面有自己对付不了的结印自己还会进去吗,冒着被困在里面的危险进去,那么他真的是为了驱逐那么魂魄,他完全可以在那个洞口设法,将那些魂魄引渡去阴间,第三照你所说,要是开采银矿的一定有很多的武装守卫,可是你并没有提起,这个就有点蹊跷,银矿在人间开采的利润有多大,你肯定知道,要是没有守卫就不怕有人来抢。

    朱不为真的没有怀疑过那个银矿,可现在仔细想来,除了在那里见到那个负责矿洞开采的经理还有哪些旷工,其他人就没有发现,要是按照姬媚娘所说的,那么自己或许是巧合进入到那里,可是他们开洞的目的是什么难道就是为了这个石像?朱不为觉得心里一阵的寒意升了起来,难道有人雇佣了那么多人开山挖洞就是为了找这个东西,或许当时那个泰国巫师有能力将哪些士兵的魂魄给收了,可是被自己一个外人加了进去,彻底打乱了他们的部署,而自己仗着城隍的头衔将那些士兵直接带到了地府,所以才会得到现在的这个褐鼠抱瓶的石像,要是这样子的话,那个泰国巫师和青衣十三或者和马家村对面的那几个人是不是一伙的。

    姬媚娘一边仔细观看者桌子上的瓶子一边说“想清楚了吗,我可以很明白的告诉你,这个东西很有可能会要了你的命,不是有可能,而是一定会要了你的命。”

    朱不为知道或许姬媚娘的话是真的,这个东西的确很危险,可是既然已经踏进了这个泥潭,那么想要走出去就必须,搞清楚这个泥潭的深浅。

    “我知道很危险,你现在可以告诉我关于这个石像的事情吗?”朱不为散去了满脸的阴霾,突然笑了一下说。

    姬媚娘正好抬头看见朱不为灿烂地一笑,突然心里有一种被针刺过的感觉,那笑容太熟悉了,姬媚娘既然发愣了一下,可很快又恢复了表情说“其实我知道的也是一点,不过足可以让你知道这东西的危险。”

    朱不为看到姬媚娘有点犹豫,笑着说“既然都到了这个地步,是生是死,总的讨个明白不是?”

    姬媚娘叹了一口气说道“既然这样,我就把我知道的都告诉你,大概在八十年前客栈接到一笔生意,里面有着一笔上古时期的东西,听说是人间在一所古墓里面挖出来的东西,可是挖掘古墓的人全都死了,这笔东西就被带到了地下,当时里面就有一个这样子的石像。”

    朱不为自言自语道:八十年前是日本侵华战争期间,难道是那些东西是被军队所挖掘出来的,战争年代军代是最大的盗墓着,军队盗掘墓葬变卖以添加军械。

    “不错,当时出卖这笔东西的就是一个军阀,而且和几个日本人在一起,由于那几个日本人死在了当时的盗墓活动中,所以魂魄和那些军阀的士兵一起来到了地府,地府里面有很多人看见那几个日本人就收拾,日本人为了贿赂负责投胎的掌事所以到黑市变卖了墓葬里面的一批东西,里面年代最为久远的就到了这里,就是因为这些东西,这经营几千年的客栈差点灰飞烟灭。”

    听到姬媚娘这样讲,或许这家客栈发生的事情和酒鬼客发生的一样,被神秘人所清洗了,朱不为听姬媚娘继续讲道“按理说人间实物的东西是带不到下面来的,可当时那几个日本人中有个会一点阴阳术的,所以,这些东西都带了下来,其他的东西很快被处理,可是那个和这一样的石像却没有人愿意要,直到有一天一个自称为蔑的中年男人带着一个夜叉的面具,想要拿走那个石像,结果被当时的谷道客栈的头领也就是我的父亲给拒绝了,当夜带着夜叉面具的一伙人血洗了客栈,而我被父亲藏在了这个密室里面才免遭一难,父亲在推我进入密室的时候说了最后一句话:这个石像是灾难的化身,千万不能碰。”

    听着姬媚娘的话,朱不为觉得要是这个女人说的是很的,那么又多了一伙带着夜叉面具的人,他和自己遇到的人是同一伙的吗,看来这个东西只要一公开露面就会招来杀身之祸,朱不为看着一脸愤怒的姬媚娘说“既然你父亲让你不要再碰这个东西,你为什么还要对我讲这些,你不怕再一次卷入这个石像的纷争里面?”

    姬媚娘冷笑一声说“我永远也忘不掉父亲那绝望的表情,还有哪些夜叉冷酷嗜血的面容,人和鬼可以轮回投胎,可是被诛杀在鬼界那就意味着灵魂彻底的灭忙,所以我一直暗地查询这个东西的下落,我发誓一定要报仇,诛杀哪些带着夜叉面具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