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7章 见缝插针

    更新时间:2018-08-09 11:40:54本章字数:2853字

    姬媚娘的表情变得冷酷而狰狞,复仇的愤怒或许已经侵占她的灵魂,那个面容妩媚、娇柔做作的女人一下子从姬媚娘的身体里面分离,可这些不是朱不为所关心的,他只是关心那个石像的来历。

    “这样说你也是受害者,可我最想知道的是,这个石像的来历,有什么人想要得到它,用它做什么?”朱不为用手敲着桌面,看着一脸愤怒的姬媚娘说道。

    听到朱不为这样问,姬媚娘定了定神,面容变的很平静,然后淡淡地说“这么多年以来我借助客栈生意圈的人,尽力打听这个石像的来历,可是我发现所有直接和石像接触的人全部都消失了,只有一点可以肯定,这个石像出现过好几次,而且出现在不同的地方,人间阴间都有它的踪迹,至于它的源头很遗憾,我到现在也没有查到。”

    听到姬媚娘这样讲,朱不为难免有一点失望,本来以为,在这里可以打听到这个石像的一些秘密,可是这里只有石像留下的仇恨而已。

    朱不为突然有一件事在他的脑海里面飘过,那个老鼠的表情,朱不为看着现在面前这个忧心忡忡的老鼠,醉鬼万说过自己见到的那个是一个面容十分狰狞的表情,那么姬媚娘谷道客栈得到的那个又是什么样子的。

    “您有没有见过那个被带着夜叉面具抢去的那个石像,和这个有什么区别吗?”朱不为问?

    姬媚娘只是看到那个和导致自己家族惨案的东西差不多,可没有仔细的甄别,被朱不为这样一问,姬媚娘又拿起石像仔细的瞧了起来,反反复复看了几遍说“这个石像好像和我见过的那个不太一样。”

    “那里不一样?”朱不为有点兴奋地说道。

    “好像老鼠的表情不一样,我记得我见过的那个面容十分狰狞,看起来就十分的不祥,而这个石像老鼠的面容要平静的多,好像没有那么大的戾气,这个和我见的那个绝对不是同一个。”姬媚娘一边仔细看一边说。

    面容狰狞的石像,酒鬼客拿到那个石像的时候是两百年前,而谷道客栈拿到是八十多年前,那么这中间的一百多年这个东西在什么地方,在酒鬼客的总管阿谀手里,可是谷道客栈得到的消息,这个东西是日本侵华战争期间从一座古墓里面挖出来的,难道说阿谀当年逃跑之后,把这个东西藏到了一个古墓里面,那么阿谀在什么地方,阿谀或许已经知道了这个石像的一些秘密。

    姬媚娘突然放下手里的石像,站起身在一旁的书架上面翻找起来,过了一会,手里拿着一本蓝皮白线装订的书籍,这是一本记载星象炼丹的道家书籍,按照上面的文字应该也是秦始皇统一六国之后,姬媚娘翻找半天,在书籍最后几页找到一篇画着一个老道坐在一座炼丹炉前,手里拿着一本书籍,老道的身旁有一个小方木桌,木桌上面画着一个褐鼠抱瓶的石像,图画画的十分逼真,可以看到那个老鼠的笑脸,如果说那个老鼠是在笑的话,那么那就是另外一个石像,可是那本书上并没有记载任何有关这个石像的事情。

    姬媚娘把书递给朱不为,朱不为仔细看了半天说“看来这个石像最少有三个,一个面容狰狞,一个面容忧心,还有一个笑意盎然,除了现在这个两外两个都不知道在什么地方。”朱不为看了一下那本书的封面写着黄祖丹药记,看来这只是一个自称黄祖的道士,记载自己炼丹的一些事情,而那个石像就应该是在这个所谓的黄祖手里,可是按照这书籍判断,这本书已经是两千年前的东西,也就是当时的汉朝,那么这个黄祖或许早就飞升天界,或者说尸骨化了黄土,绝对不会在人间了,要想找到这个黄祖是不可能的。

    秦统一六国之后,在司马迁的史记里面记载了许多的故事,可那也是近汉几百年的事情,而在更久之前的时代,那时候的事情都会飞传以神话而描述,真实的世界,谁也无法再描述,就算是阴间的魂魄也不会幸存在那么久远,对于现在来说,在那之前的世界是神秘的,那那些时候究竟发生了什么,谁也无法叙述,而朱不为的心里觉得这个石像或许就和无人记载的那个时代有所关联。

    密室里面朱不为和姬媚娘又翻看了一些古代的书籍,可是根本没有记载有关这个石像的东西,朱不为只好带着石像离开密室,姬媚娘在朱不为离开之后又转身进了密室,而朱不为离开谷道客栈之后,径直的来到狱岩河边,河边那个瘦弱的老头早就在等候,或许老头本身就是谷道客栈的人,瘦老头做了一个请的姿势,朱不为也不客气跳上我乌船,老头挡着石船向着对岸驶去,到了岸边,朱不为跳下乌船,老头说道“小伙子要是能见到千手婆婆带我问她好,就是乌船老头一直记挂着她。”

    朱不为点点头,看着瘦老头没有上岸,而是划着乌船回去了红谷的方向,看着红谷,他的心里觉得有点惆怅,这里虽然不算是白来,也得到了一些消息,可是那个谜底却没有揭开,正当他要离开的时候觉得不远处有很强的一股戾气,好像正在那里缠斗,而且有一个气息十分的熟悉,朱不为急忙疾行过去,在一片砂石土堆之后,一个老头正被一伙穿着黑衣手持钢刀的人缠住,老头左躲右闪,看着已经气力不支,朱不为仔细一看老头正是醉鬼万,而那些穿着黑衣的人挣是青衣十三的人,那个带头的正是那个戴着金丝眼镜的男子,朱不为嘴角冷哼一声,右手乌黑的短刀已经握在手心。

    一道白影闪过,两个手持手持三尺钢刀的男子,只觉得自己的脖颈有东西划过,之后顺着脖颈自己的身体瞬间化为了灰烬,飘散在这无边的幽暗之中。

    老头刚好一个趔趄,被朱不为扶住,看着老头狼狈的表情,朱不为说“死老头看来是老了,居然连这么几个杂碎都对付不了了,不退休看来是不行了。”

    醉鬼万瞪着朱不为说道“老头我与他们已经缠斗三天了,就算你体力好你也试试,臭小子扶着我点,我不行了。”醉鬼万说着就靠在了朱不为的身上。

    眼镜男看到朱不为的出现,嘴角抽搐的厉害,指着朱不为喊道“小子,上次是你命大居然有有人救走了你,你可不要多管闲事,不然今天叫你魂归老家。”

    朱不为看到眼镜男突然有种很想笑的感觉,自己与这个人看来还真是有缘,来来回回的总是能够遇见。

    “看来我真的应该第一次就把你了解了,不然也不会一直被你烦着了。”朱不为说。

    看到朱不为那冷冷的眼神,眼镜男下意识的向后退了一下,急忙从自己的口袋里面拿出了一个透明装的白瓶子,右手紧紧捏着木头塞子,看到眼镜男这样,朱不为又笑着说“干嘛这么紧张,我又没有说要取了你的性命,这样吧,你们就先在这里呆一会,我就不陪你们玩了。”朱不为说着左手拉着醉鬼万,想着右边疾行,两个黑衣人看着朱不为飞奔了过来,手里的刀晃了晃,吧唧一下掉在地方,转身跑开,朱不为抿嘴一笑,拉着醉鬼万就跑了不知道多少地。

    两个黑衣人看到朱不为跑了,眼镜男站在正在捡刀的黑衣人身旁看着朱不为已经看不到了踪影,两个黑衣人小声地说“史副领我们……”两个黑衣人战战索索地说。

    眼镜男拍了拍两个黑衣人的肩膀说“大家都是兄弟,出来混的最重要的是留住命,今天的事情大家知道怎么说吗?”

    一行的十几个黑衣人就齐声说到“老头被一神秘人救走了。”眼镜男点点头,然后转身带着黑衣人离开。

    朱不为拖着醉鬼万,走了半个时辰才停了下来,醉鬼万气喘吁吁地说“你小子不是很能打的吗,怎么一来就跑,快累死老头我了。”

    “死老头不是你说的,见到那个小瓶子就赶紧跑的吗,我可不想被九婴害死,那玩意我对付不了,我不跑我等死难道,见缝插针能跑就跑。”朱不为深呼吸两口说。

    “什么你说的那个装着九婴的瓶子就是那个戴眼镜小子,最后拿出来的那个。”醉鬼万气喘吁吁结结巴巴地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