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0章 止步三思

    更新时间:2018-08-09 11:40:54本章字数:2903字

    朱不为看到醉鬼万靠在巨石上整理着衣服,刚刚在鬼流沙里面到底是不是幻觉,如果不是幻觉的话那么那个女人又会是谁?为何那个女人会如此的面熟,朱不为突然记起那个女人好像有说一句话,可是为什么醒来之后就完全不记得了,前面的很多事情还没有理出头绪,现在的疑问更加的多了,仿佛掉进了一个弥天漩涡,不到中心的时候永远也不会知道最后的谜底。

    “臭小子走吧,走过这片片石林就是别云间了,那里又很多的老前辈你一会不要乱说话,我可不想替你擦屁股。”醉鬼万拍拍身上的沙尘说道。

    朱不为看着醉鬼万好像,人间那些地痞流氓一样,摇摇头说“老家伙能不能正经点,有一个问题,你要是公开露面的话,带你去无冕之地的人会不会也在里面,而对你下手?”

    醉鬼万跳到巨石上面说“这里是千鬼聚会万鬼朝圣的地方,我还没有听说过有谁在这里闹事过,如果他们敢来的话,不管是什么人正好可以借助鬼界的各路力量问个明白。”

    醉鬼万说着已经起身跳到了另外一块巨石上面,朱不为只好紧紧地跟着,跳到巨石上面才看见这里是一望无际的石林而在不远的地方有一处凹陷下去的地方,那地方的鬼气肆掠,醉鬼万所说的别云间肯定就是那里,看着醉鬼万噌噌噌的上蹦下跳,朱不为由衷的佩服这老头的体力,两个人半刻之后便来到了那块凹陷下去的地方,整个地方有五六个足球场大小,令朱不为惊讶的是这里居然会有花草树木,而且看着凹陷在地下起码上千米,而里面却异常的光亮,这里面的植物或许就是借助这些光才能生长。

    “老头这里怎麽会……”朱不为看着老头惊讶地讲。

    醉鬼万已经轻身向下飘去,回头在半空对着朱不为说“小子你好奇的事情还多着,快点跟上吧。”

    朱不为落地的时候看到,地面都长满青青的绿草,周围奇石怪立、百花盛开、在一个巨大的石拱门上刻着朱红色巨大的别云间三个字,如果不是从阴间走来,一定人文这里会是仙境,那青色的巨石,衬托着周围的花草,可是抬头往上可以看到上面漂浮着浓重的戾气,这是具有强大力量厉鬼聚在一起的景象,如果是阎君看到也会止步三思的。

    朱不为和醉鬼万来到拱门处,两旁突然出现两个穿着黑色盔甲的士兵,朱不为第一眼想到的这是鬼王的随从,和半路看见的那些鬼军一样的装束。

    醉鬼万看到两个鬼军,乐呵呵地说“两位将军,我是酒鬼醉的账房,这个是我们客主,我们应邀前来参加鬼王大赛。”

    听到醉鬼万这样子讲,朱不为真想狠狠踢醉鬼万一脚,明明说里面有自己的老友说不定还有相好的,在门口就撒谎,左边的鬼军伸手右手,对着朱不为,朱不为不明白这是要什么,对着看起来长相都一样的鬼军而言,难道他们要银子,进门要过路费,还是请帖,自己也没有这个东西不是。

    一旁的醉鬼万着急地看着朱不为,看朱不为没有反应,急忙对朱不为小声地说“客主令。”

    朱不为这才明白,原来人家要验身,急忙拿出客主令,鬼军看了一眼让开道路,醉鬼万便带着朱不为赶紧走了进去,进去之后朱不为回头一看,门口的鬼军又消失不见,变问醉鬼万说“死老头为什么不说你是客主?”

    “谁拿着客主令,谁就是令主,再说了我老了选一个年轻的接班人是理所应当的,你要是再反应慢一点,鬼军的鬼头刀可就照着你的脖子砍了下来,听说鬼军的鬼头刀看到人的时候只是觉得一丝清凉,什么感觉都没有了,而你也就永远会结束,这对于鬼来说叫二次格杀,不过很少人会觉得这会有趣,看你好奇心这么重,我看被二次格杀的时候不远了。”醉鬼万说完狠狠地瞪了朱不为一眼。

    朱不为掏了掏耳朵,看着周围的风景这么好,却不见几个人,不是说百鬼千鬼的,这怎么连个鬼都没有,醉鬼万又踢了朱不为一脚,指了指一条用青石铺成的小道说“这是通往沉湖地小路,百鬼都是在那里,我们从这里走。”

    朱不为,咧着嘴笑着说“里面真的有百鬼,我怎么看这里好像一个鬼都没有,我们怕是来错地方了吧,看这里的风景不是到那个仙地了吧。”

    “你小子,废话真多,我会老道那个程度吗,赶紧走。”

    朱不为看老头着急的摸样,看样子老头很想马上就去那个湖边,真不知道有什么值得老头如此羁绊的。

    走了没有多远,翻过一个小斜坡,一座碧波荡漾的湖面出现在了面前,湖边种着一排排的垂柳,柳枝垂入水面,湖边盛开着各色的花朵,朱不为看的有点痴呆,看着朱不为这摸样,醉鬼万实在是没有心情和这个小子在这里赏风景了,对朱不为说“你小子喜欢看风景慢慢看,我先去湖对面了,一会记得过来找我,还有千万不要在这里惹事,这可是鬼王的地上。”

    朱不为点点头,醉鬼万急忙大大步向着湖对面走去,朱不为也想去看看,可是向着吵杂的人群,这里风景独好,而且要打探石像的消息也不能在大庭广众之下吧,也得等人少夜静的时候,可就是不知道这里会不会有夜晚的时刻。

    朱不为没有向着湖对面走去,而是一个人慢慢的走到湖边、躺在了一处长满青草的树荫里面,从这里抬头望去,居然可以看到蓝天,难道说这里整个都是幻境吗,在阴间怎么也不会有这样的地方吧,可是此时此刻,朱不为不知道为什么突然间感觉这里是如此的亲近,这里的味道那么熟悉,以至于,他怀疑自己是不是来过这里,或者说来这里的人都会幻想出自己心里最美的东西,可自己心里最美的东西是这样子吗,自己也不敢肯定。

    朱不为正在出神,丝毫也没有感觉到自己的身边居然不知道什么时候站了一个看起来三十出头穿着锦衣的男子,男子面容消瘦,龙眉凤目,一幅画瓜子脸,看着清风道骨,不像是阴间之人,对于找个人是怎么突然间来到自己身边的,朱不为虽然惊诧,可是转而一想,时间奇大,有什么不可能的,转而站起身对着锦衣男子很客气地讲到“兄台如此看我,可有不妥之处?”

    锦衣男子抿嘴一笑,淡然地说“今来此地着,为之热闹而行,看你独自一人躺于此地定然有所心事。”

    朱不为笑了笑说“何为知心事,心所想之事,都可为心事,事事都过心,何事却有心。”

    锦衣男子大笑着说“不想到你年纪不大,道法可算精湛,如若不嫌,和去一旁对饮几杯如何?”

    朱不为听到这人一见面说两句话就要请自己喝酒,人不抖说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吗,可是要是拒绝不是显得太没有风度不是,算了去了还能吃了自己如何,醉老头不是说了吗,这地方绝对安全,不然像老头那么谨慎的人,可以觉得来到这里完全放松了警惕,整个人也变的豁朗了起来,不就是几杯酒那就走吧。

    朱不为笑着随锦衣男子走到沉湖另外一侧的一座凉亭边,凉亭里面摆着一张八仙桌,上面有一壶酒还有几个小菜,亭子旁边站在两个穿着粉红衣服的丫鬟,看到锦衣男子走来,欠了欠身,锦衣男子摆了摆手,两个丫鬟,便顺着通往亭子的一条青石小路走去,锦衣男子伸手做了一个请的姿势,和朱不为两人坐在了八仙桌旁的椅子上面,坐在这里很清楚看到湖水的对岸,有一座石头磊砌的台子,上面好像有人在说着什么,虽然不远可是却听不到,朱不为突然觉得这里和人间一样,而来到这里的人那些修炼的鬼道什么的都好像失去的能力,你只能和一个凡人一样,用脚走路,百步之外也听不到别人会讲什么,而且也没有看到有任何一个人疾驰而行、飘然而至、朱不为突然明白原来这里不是幻觉,而是用强大的法力开辟出另外一个空间,这里的一切都是真实的,而面前的这个人在这里如此坦然,就算是在阴间有实力强大的隐者,可会来这里带着丫鬟吗。

    朱不为看着锦衣男子,正端着酒杯看着自己,笑意盎然地说“别猜测太多的东西,无须有,总归回,无须多、不坦然,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