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3章 是鬼亦人

    更新时间:2018-08-09 11:40:55本章字数:2973字

    虽然朱不为觉得这里很可能就是陷进,可是这样的想法很快就被自己否决掉,因为姬媚娘不知道怎么打开了又一条洞穴,一条斜着向下而走的洞穴里面有热热的气流,难道说这里就是通往姬媚娘所说的那个火源之地。

    姬媚娘很兴奋地回头看着朱不为,而自己的右手按在石洞中一块凸起的石头上面,看来这里真的是最原始的机关,朱不为自嘲的笑了笑,走向那条斜着向下洞穴,姬媚娘松开手,也快速的走进了斜着向下的石洞,就在两人刚刚进去,身后传来一身闷哼,后面的通道被石门重新封闭了。

    朱不为突然觉得自己这是一条不归路,可是现在既然已经来了,回头已经没有了可能,望着脚下的石阶,是人为雕刻出来的,朱不为觉得这里的一切就是人类的杰作,根本不像是在地府里面可以出来的东西,他的感觉这里是一座年代很久远的古墓。

    斜着石道的气氛和刚刚进来的那一段洞穴很不一样,不光是人为雕刻的石阶,而且这里偷着一股昏暗、一股浓烈腐朽的味道,这是死人的味道,朱不为的内心开始不安起来。

    姬媚娘一句话也不说,只是在身后点着火折子跟着朱不为走,这个女人带朱不为来到这里,并没有告诉朱不为准确的目标,朱不为觉得这个女人肯定是从哪里弄来的消息说,这里藏着鬼王玉玺,这个女人才会冒这么大的险来到这里,而这个女人一定是想要传说中鬼王玉玺调动鬼军对付那些带着夜叉面具的人,为了复仇,这个女人是抛出去一切了。

    在燃烧完又一根火折子的时候,下斜着的的石阶终于停止了下来,下面出现一个巨大的地宫,整齐的两排石柱,宽十丈有余,顶着五六米高的石顶,而且一直往前延伸看不到尽头,地面铺着清一色的的石砖,每个石柱上面雕刻着张牙舞着的墨麒麟,好像每一个麒麟的眼神都注视着从石阶上下来的人,朱不为的眉头明显的皱了一下,石柱上雕刻着墨麒麟那么这里会是什么地方,人间不会雕刻墨麒麟在地宫里面吧,可是阴间的话,会有人修建这样的地宫吗,带着这样的疑问。朱不为踏在了地板之上,一脚踩上之后,朱不为觉得麒麟的眼神好像动了一下,地宫的深处传来一声沉闷的声音。

    姬媚娘手里的火折子又灭了,又拿出一个,可是被朱不为拦住了,小声地说“这里面有东西,先不要动。”

    姬媚娘现在倒是非常的冷静,没有了起初的烦躁,拿着手里的火折子,伸着耳朵听了半天,里面什么声音也没有,朱不为也觉得纳闷,刚刚明明听见里面有声音的,可是为什么现在却静的奇怪,突然朱不为觉得有东西在悄无声息的靠近自己,这是一种感觉,对于危险的预知,有东西正在从左侧过来,朱不为抓起姬媚娘的手,顺着右侧的石柱拼命跑了起来,那个东西的感觉使朱不为想起了黑暗之中的九婴,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朱不为感觉这条地宫好像没有尽头一样,石柱间隔十米就会有一根,而且从不间断,刚进入这里明明只有两排石柱的,可现在怎么觉得周围都是一望无际的石柱,朱不为拿过姬媚娘手里的火折子,然后抠出一颗子弹的火药,点燃火折子之后,把火药洒在上面,只是一瞬间,朱不为看到这里无数的石柱上面都雕刻着墨麒麟,而且那些麒麟的眼睛都看着自己,火折子在地上燃烧,朱不为拉着姬媚娘躲到了五六根柱子后面。

    姬媚娘小声问“你想做什么?”

    朱不为盯着火折子说“我要看看,跟着我们的是什么东西,希望这光可以吸引过来,还有大姐你的消息有没有说,这里还有一个这样的鬼地方,这里该怎么走。”

    姬媚娘结结巴巴地说“我、我也不知道、我只是打探到,这里穿过地道在火源之地会有想要的东西,可没有说还有这样一个迷宫在这里。”

    朱不为了一眼姬媚娘说“真是胸大无脑,这才真是被你害死了。”

    听朱不为这样讲,这个看起来妩媚异常的女人竟然低下头,不好意思一样,不过朱不为并没有看到姬媚娘这样,而是盯着火折子的方向,朱不为只是感觉到那个东西靠近了火折子,可是一条毛茸茸的东西顷刻间就踩灭了火折子,而朱不为模糊的看到那个东西,只有一条腿,而且形似牛,朱不为突然想到难道会是夔牛,相传麒麟为龙所生,而夔牛为龙的一角,也是没有完全形态时期的龙,而那个东西单足就有两米多高,居然在这里行走发不出声音,朱不为没有和这个史前怪兽比试一下的想法,而是慢慢拉着姬媚娘想着身后退去。

    姬媚娘刚刚也看见有东西踩灭了火折子,虽然没有看见是什么,可是多年经验谷道客栈的江湖经验告诉她,就在面前就有一个非常危险的东西在靠近着自己,朱不为和姬媚娘慢慢向后退着,突然感觉到好像有什么不对劲,为什么后背碰到的东西会有柔软的感觉,朱不为心里暗叫不好,看来这东西不止一个,抓起姬媚娘的手就疯跑了起来,姬媚娘的手都被朱不为攥的生疼,身后传来沉闷的响声,在黑暗里面看来那些夔牛可以看的见两个人,现在也开始追击两个人,朱不为觉得身后夔牛越来越近,后脑勺都可以感觉到夔牛在呼吸,朱不为觉得要是被形同石柱一样的夔牛踩上一脚会是什么效果,从声音判断这里的夔牛最少有两只,慌忙中拿出一张黑色的符咒,攥在手心点燃之后随便向后一扔,发出霹雳巴拉的响声,身后沉闷的脚步声突然慢了下来,又跑了一回,听不到后面有声音追来,穿着大气的两人,靠在一个石柱上休息起来。

    姬媚娘一边喘气一边问“你刚刚仍了什么,很管用,后面的怪物没有追来,看来是害怕了。”

    “我也不清楚,可能是张驱鬼符。”其实朱不为真的不知道那是什么符咒,在无冕之地的时候,画了很多的符咒,这些很多都是百灵道长所受,而后来一切千奇百怪的符咒都是朱不为自己所研究出来的,无冕之地有很多的恶鬼,自然就是朱不为试验符咒效果的对象,久而久之,很多里面的恶鬼见到朱不为都会绕道而行。

    听到朱不为说刚刚的符咒是一张驱鬼符,姬媚娘突然愣在了原地,自己是鬼,而朱不为也是鬼,一个鬼的身上既然带着驱鬼符,这解释的合理吗,对着这个一袭白衣的年轻人,姬媚娘一直认为会是那种传统迂腐的老派修道着,可现在姬媚娘不怎么认为了,他觉得这个家伙有点危险。

    朱不为在自己的身上翻找着各类符咒,也不知道他有什么法宝在身上居然可以装下那么多东西,夔牛的气息没有传来,看来刚刚的符咒是起了作用,朱不为或许是在找类似的符咒。

    姬媚娘又打开了一个火折子看着朱不为手里捏着一把大的各色符咒,姬媚娘有一种想要逃跑的冲动,朱不为手里的符咒很多都是对付恶鬼使用的,这是人间的道士应该用的东西,可从来也没有见过那一个鬼魂的身上带着这些东西,姬媚娘怀疑这个男人到底是人还是鬼,他的特别是姬媚娘从来没有见过的。

    “您在找什么?”姬媚娘终于忍不住问了起来。

    朱不为头也没有抬地说“我再找刚刚的那个符咒,我好像记起来,那是三百年前无聊时候捉弄别人是弄的玩意,没有想到夔牛居然会怕这东西,可是怎么找半天也找不到了,你先帮我把这些拿着。”朱不为说着将一沓夹杂着黑色的、黄色的、金色的、还有红色的符咒塞到姬媚娘的手里。

    姬媚娘看着自己手里的那些符咒,觉得全身都有一种窒息的感觉,这些东西随便拿出一张就可以要了自己的小命,姬媚娘看到几张红色符咒上面还写着弑神的字样,姬媚娘的手开始颤抖起来。

    就在姬媚娘想要将那些符咒扔掉的时候,朱不为,一把抓过那些符咒,塞回了自己的胸口,拿着几张黑色符咒乐呵呵地说“早知道这玩意这么管用,当时就应该给九婴试试,那次差点要了自己的老命,眼镜男下次见了有你好看。”朱不为说着嘴角扬起一抹邪恶的笑容。

    姬媚娘觉得影在黑暗里面的这个男人,亦正亦邪,是鬼亦人,她实在看不透朱不为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看着朱不为嬉笑的样子,姬媚娘皱着眉头问“我们现在应该,怎么办,好像走了很久都找不到出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