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1章 饭店旧友

    更新时间:2018-08-09 11:40:55本章字数:3072字

    北京故宫,景山公园一旁的一处老四合院里面,早上九点钟,阳光充沛,院里面几棵一人粗的梧桐树,枝叶繁茂,树荫影在北边的一间卧室里面;卧室里面摆着古色古香的红木家具,一张木床的床头柜放着一部手机,厚的和砖块一样;嘀铃铃的电话铃声吵醒了正躺床上睡觉的人。

    穿着迷彩背心的男子迷糊地打开电话,恩、恩地应答了几声,又睡了起来;没有过十分钟电话又响了起来,男子将电话按到了免提,电话里面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臭小子你爷爷说今天晚上要全家聚会,特别是你一定要来,快点起床。”

    男子应答了一声,揉揉眼睛、坐到床上说“老爷子又想做什么,朱不为啊,朱不为你真够命苦的,大难不死,连个好觉都睡不成。”

    朱不为坐在床边穿上了那身迷彩衣,喝了一口放在床头的罐装啤酒。看着窗外的树荫想到,半个月前,在三界之滨掉进沙河之后,自己逐渐失去意识,而迷糊之中顺着流沙到了一片沙海,如果没有猜错的话,那里应该就是别云间外面的百鬼流沙海,有个穿着蓝纱裙的女人将自己带到了百鬼流沙海的外面;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从别云间出来的醉鬼万、红山槐几个人出来带走了自己,等完全醒来的时候已经到了人间,过了两天醉鬼万也离开,朱不为觉得全身都没有力气,好像大病了一场,只好坐车来到北京,在这个院子里面养了半个月的伤。

    前几天张涛和赵海找到了自己,朱不为让张涛赵海继续打听青衣十三的事情之后又离开了这里,而朱不为想到从一开始青衣十三的人捉走魂魄到在山洞之中救走那些遗留的隋朝士兵,从哪里将军手里得到褐鼠抱瓶的石像到山村河边出现的神秘人,姬媚娘是被人利用,醉鬼万好像有些话没有对自己说,霍达那个出现在封印密洞里面的男子究竟是什么人,而这个石像在三界之滨白狼和大蛇都可能知道一些秘密,这一切好像都是巧合,可为什么巧合的连自己手里的这把剔鬼刀也和他们有关联;千手婆婆一个对自己有恩的人虽然现在自己并不知道她老人家在哪里,可是朱不为觉得好像许多事情和千手婆婆也有所关联,虽然一切可以勉强的联系起来,可却并没有直接的证据,也看不到世间后面真正的目的是什么。

    朱不为摇摇脑袋,走出房门,看着外面的阳光自言自语道“管他什么秘密不秘密的,我过我的逍遥日子得了,人间如此美好,干嘛管那么多的闲事。”朱不为说着走出了四合院,这里是一个老胡同,走出院子锁好门,一直瞎逛着走到了一家饭馆,看着饭馆朱不为觉得还真想吃点东西了,就走进了饭馆里面。

    饭馆也不是很大,这个时候过了饭点吃饭人也不多,朱不为找了一个门口靠近窗户的桌子坐下,随便点了几个菜,靠着椅子看着外面来来往往的人群,这地方是朱不为上次偷着跑出无冕之地之后,重新幻化成小孩一点点变大的地方。

    当年朱不为来到人世间,看到一个年轻的女人抱着一个八九岁的小孩子哭泣,才发觉小孩子已经断了气,一时心软就附身到了那个小孩子身上,后来知道那小孩子叫朱睇权,和自己还是同姓,后来慢慢长大自己也就幻化到了自己应该有的某样,而对外都说自己叫朱不为,后来索性他的家里人把户口本就改叫朱不为。

    这都过去十几年了,朱不为也把那个女人当母亲一样叫着,不过家里还有一些人这小子就不是那么好说话,不是老头子,就是小姑子什么的乱叫,不过他算是这家子唯一的香火,也太惯着了,没有人在意这小子叫自己什么,朱不为也乐意享受这样的人间烟火。

    朱不为望着外面街道的美女也没有仔细看饭馆里面吃饭的人,可身后桌子上一个女孩的声音听起来好像有点耳熟,朱不为侧着头看到身后两个女孩子一边吃饭一边说话,一个长发一个齐肩的短发,长发的穿着白色连衣裙,清纯可爱;短发的女孩穿着一身的职业装背对着自己没有看清摸样,不过看身材一定也是美女才对。

    短发女孩说道“周天那个混蛋最近好像发达了,这不下午非得在什么费德曼俱乐部餐厅搞个同学聚会,茵茵你去不去呀。”

    长发女子笑了笑说“周天当年在学校属于那种纯粹的小人,都多少年没有见了,现在突然想起来搞聚会了,我看呀除了显摆就是显摆;听张冲说,那小子现在考自己在铁路上的什么亲戚,赚了不少钱,成天臭显摆,管他呢,反正是白吃白喝,有这么能显摆的人去,一定抢着付账的,我还能省点饭前贴补买房。”

    “你和张冲算是修成正果了,可怜的我,都没有人要,哎、世道险恶啊,张冲明明和我在一起上班,却被你勾引走了。”短发女子说。

    “我的好薇薇要不是你看不上人家,那会有我的菜啊,你说你是不是准备一辈子单身啊,追你的男生张冲可说了,每天送公司的花垃圾筐都装不下。”长发女子笑着说。

    短发女子说“你别听你们家张冲乱说,那有那么严重呀,就那么几个不知道人间疾苦的傻公子哥,成天闲得蛋疼,没事做给花店做贡献而已,对了你和张冲准备什么时候领证啊,我可要做伴娘的。”

    “先攒钱买房把首付给交了,再结婚吧,你看我们两个现在为买房都多省钱的,你一个人多自由,不过薇薇你老实交代,这么多年一直不找男朋友到底是不是有心上人了?”

    “我哪有什么心上人啊,只不过是没有合适的而已。”短发女子说。

    朱不为听两个女孩在身后说话,想起来这两个是自己高中时候的同学,不过很多年都不见了,不过声音样貌都还没有怎么变,不过一会,朱不为点的菜上来了,朱不为慢慢吃着东西,身后的女孩子好像吃完了饭,走到了门口的收银台去付账,付完帐转身看见朱不为,眼神在朱不为的身上盯着看了很久,突然跑过来说惊讶地说“你是朱不为吧。”

    朱不为绷着脸,看着短发女子“小姐你是谁,是不是认错人了?”

    “你小子还装,这么多年都不见了,你好像和所有的同学都失去联系了,老实说你都做什么去了?”短发女子一惊一乍地说。

    长发女子也跑了过来问“微微怎么了?”

    “你看这小子是谁,居然给我装蒜。”薇薇一脸兴奋像发现了新大陆一样。

    茵茵看着穿着迷彩衣的朱不为,半天才说道“你是那个成天捉弄周天的朱不为,你怎么在这里啊,很多年都不见你了。”

    朱不为看着美女太热情就笑着说“陈茵茵,张小微你们两个大美女怎么在这里呀,女大十八变你看我都认不出你们来了。”

    茵茵说“你小子最会装了,是不是看见我们故意不理的,你老实说这么多年你都做什么了,也不和我们联系,是不是发大财,故意不理我们。”

    朱不为苦笑着说“你看我这样子就一民工,我能发什么大财啊。”

    张小微笑着说“你就不要装,又不要你请客的,对了下去有人请客的,你去不去吃啊,大家都很久不见了,就一起去吧,把你电话说说,下午我给你打电话。”

    朱不为还在犹豫,张小微一看朱不为的口袋里面鼓鼓的一看就是电话,一把拉出电话,看了半天看到和老旧洛基亚差不多一样的手机,可也不是,按了自己的号码,拨通之后交给了朱不为。

    朱不为无奈地笑着说“你怎么还和当年一样疯啊,这么斯文的打扮,简直就是斯文败类,你看你这样子,怎么嫁的出去。”朱不为的话张小微好像没有听见一样,对朱不为说“姐姐我还有事,记得下午联系啊,我先走了。”

    张小微说着拉着陈茵茵一起离开,走到小饭馆外面陈茵茵笑呵呵地对张小微说“薇薇你该不是一直喜欢朱不为吧,所有这么多年都不找男朋友。”

    张小微脸色一红说“死茵茵你少胡说,怎么可能。”

    “怎么不可能,你看你见到朱不为多热情啊,你见了我都没有这么热情过。”

    “那不是很久都没有见,我先走了,公司还有事情。”张小微说着跑步离开。

    朱不为看着两个女同学离开,笑了笑并没有放在心上,继续吃饭,吃完饭又在街道溜达一会实在没有意思就到了一家酒吧,拿着啤酒朱不为坐在吧台上,看着周围陌生的人群,朱不为一瓶接着一瓶喝,都喝了二十几瓶瓶啤酒了,一点酒醉的样子都没有,吧员看着朱不为像是看着怪物一样,过了一会朱不为觉得自己的电话好像震动,拿起电话就听到“下午两点在费德曼俱乐部见,一定要来不然割了你,哈哈哈……”不等自己说话,电话就挂了。